慈禧西逃时究竟是什么样的,其中的过程是什么样的

南荒
四十八史
2019年08月06日 14:31

公元1900年,随着天津的陷落,各地洋人即将进攻京城的消息传到北京后,使已经在北京围攻西方各国使馆的义和团乱民纷纷逃窜,京师重地人心慌乱,以慈禧为首的清廷听到这样的消息,也顿时乱作一团。据说,当时慈禧已有了“军败国辱,乘舆播迁”计划,史载早在庚子年七月十六日,“两宫已有西狩之志”,只是“以车辆未备缓行”。不过,笔者对这种说法持怀疑态度,一则这种临危西逃的想法只是慈禧一宫的决策,并不是两宫共同之意,二则“车辆”未备的理由也不能令人信服,所以,这种说法应该只是慈禧为西逃设下的“漂亮”借口。

慈禧西逃时究竟是什么样的,其中的过程是什么样的

七月二十日夜,慈禧仅召见王文韶、刚毅、赵舒翘三人,向其明确表示出走之意,慈禧说:“今只余尔等三人,余均自为计,不复恤吾母子矣。尔等当随吾行。”第二天,天不亮,慈禧等便仓皇出逃京城。从本次出逃之意亦可看出慈禧之虚伪和无耻,在国都即将破门之际,身为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慈禧却丢下国之心脏一走了之,为遮丑慈禧还将此次西狩归为臣下劝谏所致,对臣下说:“我本意不出宫,一老妇耳,生死何足介意,而端王、澜公劝予即行,复以乔装相劝”。另借光绪之口说:“迨至七月二十一日之变,朕与皇太后誓欲同社稷,上谢九朝之灵,乃当哀痛昏瞀之际,经王大臣等数人,勉强扶掖而出,于枪林炮雨中”仓皇逃走。不仅如此,就在西行途中(七月二十六日),慈禧还恬不知耻地以光绪帝的名义下发“罪己诏”,说“敬念圣母春秋已高,岂敢有亏孝养,是以恭奉銮舆暂行太原。所幸就道以来,慈躬安健无恙,尚可为天下臣民告慰”。

慈禧西逃时究竟是什么样的,其中的过程是什么样的

其实,按照其它一些历史资料记载,早在慈禧离京之前,光绪帝就曾向慈禧表达“请母后西狩”,留其在京与列强进行谈判善后,光绪帝曾恳求慈禧说:“无须出走,外人皆友邦,其并兵来讨拳匪,对我国非有恶意,儿臣请自往东交民巷向各国使臣面谈,必无事矣”。但慈禧仅把光绪这种提议看作是其要借机夺权,所以他宁可国家和京城损失更多,也不愿光绪帝跑出她的手掌心。据说,光绪帝回宫后,穿着朝服打算自己亲赴使馆,却被小太监奔告慈禧。慈禧闻听,立即亲往严命褫去朝服,仅留一件布衫,并严禁其出屋,直至后来随其一同出走。甚至就连光绪帝宠爱的珍妃,在被慈禧处死之前,也谓皇帝应该留京。

慈禧西逃时究竟是什么样的,其中的过程是什么样的

慈禧除了在发起出逃之意上虚伪做作之外,还没有晓谕所有王公大臣,致使城中许多人第二日都不知所措,还有其沿途所过之地也不知慈禧的驾临,搞得非常潦倒。即使王文韶、刚毅、赵舒翘,虽在出走前夜被慈禧召见说明次日出走之事,但却未被告知出走的具体时辰。王文韶回忆说,他在二十一日一大早即入宫了解太后行踪,却不想慈禧已携光绪帝出走,及“至二十一日早七钟,我坐小轿进城,始知两宫已黎明出城矣。后追及乘舆于怀来,才得见两宫”。而当时追随慈禧者仅端王、庄王及澜公等数人而已,至于在地方上的督抚就更毫不知情了,连张之洞等人也是后来才知道慈禧已携带光绪帝出逃。

慈禧西逃时究竟是什么样的,其中的过程是什么样的

由以上可见,慈禧出逃之突然,以及其他王公大臣对慈禧此举的不知所措。关于慈禧当日逃至怀来县时的情景,由于混乱不堪,所以记载不详,但有零星记载曰“这日老佛爷寅时即起,只睡一个时辰耳”,另有记载说“太后皇上均坐车出德胜门,行至贯市,始由光裕驼行孝敬驼轿三乘。皇上与伦贝子同同坐一乘。直至怀来县、宣化县,两宫皇后大阿哥始均坐轿。复因仓猝出宫,太后仅穿蓝布夏衫,头尚未梳。皇上则仅穿黑纱长衫及黑布战裙两条而已。铺盖行李一切均不及随带出宫,三日夜间只睡火炕,既无被褥,又无替换衣服。饭食更无人进奉,只以小米粥充饥。其狼狈情形,不堪言状。嫔妃宫女等均未带出,太监亦只有寥寥数人。诸王贝勒等随扈者亦少。礼王、荣相、启秀等均未相从随行,仅有端王、庆王、那王、肃王、伦贝子及公爷数人而已。堂官则有刚、赵、吴、王、溥兴五人。另有小官和神机虎神营八旗兵约千余人,另有其它营兵千余名。沿途各铺户均闭门逃遁,到处均无从购物,故凄惨处尤觉非笔墨所能祥记也。”

慈禧西逃时究竟是什么样的,其中的过程是什么样的

慈禧在庚子年西逃之始的狼狈状由以上可见一二,在国家危难之际,慈禧不思守护京城及百姓,自顾逃命,而且还死死抓着权柄不放,这种祸国殃民的行径恐怕也只有她才能做得这么淋漓尽致,难怪其在史上恶名之盛如此高涨!

免责声明:凡未注明原创的内容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Copyright © 2019 48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十八史 版权所有

鲁ICP备18030091号-2

返回顶部 关注四十八史新浪微博 添加快捷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