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微服路上喝了一杯茶,回宫就杀了三个人

南荒
四十八史
2019年08月17日 09:57

当年雍正的老爹康熙,把个满清的国库祸祸的比裤兜都干净。朝廷里边能贪的都贪,这贪不了的就搁国库里借银子,这借了银子就开始玩花活当起了老赖。就这把那些个家里有俩糟钱,就不缺那三瓜两枣的人,为了和同僚保持一致也和这国库借那么一二两银子不还。就这局势,从上到下当官的都是些二皮脸,厚的那叫个不要不要的。这不康熙回头就把位子让给了雍正,就因为这雍正那真是个老抠,能把那毛毛钱给守住喽!举例,您搁国库里借银子,别说一百两几千两上万两,就那一两银子也不成,赶紧的掏出来还上,不还?雍正能把你家掀了也得还上,这没道理可讲!这较真抠!对比道光,那叫个穷得哆嗦!

雍正微服路上喝了一杯茶,回宫就杀了三个人

身上穿的衣裳,那叫补丁摞补丁的,一块就价值三千两,就这价都赶上古董的价格了。过个年啦啥的!好不容易逮住个节日,整个鸡蛋吃吃,平常都不敢吃?为嘛呀?他这一颗鸡蛋三十两。把自己个孽待的更个猴似的,放那啥气都砸脚后跟,扣扣索索一辈子,他那国库都能饿死耗子!这叫假抠!所以满清里边大家伙知道的三位皇帝康熙,雍正和乾隆,俺最看得上还就是这雍正,至于乾隆那十全老人,他给雍正洗脚丫子都不配,一天天的就知道学他爷爷康熙,学了个形却没那神!雍正这人做了四十四年的皇子,十三年的皇帝,一生勤勉,老婆没几个,主要是没时期。最后就整了个乾隆出来,这货整个就是个二世主。

雍正微服路上喝了一杯茶,回宫就杀了三个人

把雍正整的一点家底,立马祸祸得干干净净,到了最后没辙了,只能给嘉庆整了新手大礼包——和珅,意思意思就完了。满清打乾隆那会就开始走上了下坡路,这和乾隆那德性有很大的关系!哎!这越扯越远了,咱接着题主的问题往下聊。话说这雍正很勤勉,开头的时候,熬五更睡半夜的,这后期可就撑不住了,就算是再结实的身子骨,他也挺不住啊!毕竟,大华夏的地界太大了,每天那奏章都堆成了山,而雍正又不喜欢别人插手这事,只能自己亲力亲为的慢慢看。搁过去要提神,他也没有啥苦咖啡不是,在说咱大华夏的茶叶比那咖啡也不差,而且没有啥后顾之忧不是!所以雍正这就喜欢上了喝茶,所以人家这喝茶也不是为了啥调情的调调,也就是为了振奋一下精神,好熬夜干工作。

雍正微服路上喝了一杯茶,回宫就杀了三个人

据说雍正最喜欢整口西湖龙井。这事就出在这西湖龙井上了。话说有一年,这掌管皇帝家里一切开销的那内务府,年前就整了一批新上的西湖龙井来,说这是啥一级春茶。说这茶要说那维生素有维生素,要说那氨基酸有氨基酸,那味道闻着就贼拉好!雍正品着感觉这味道也不错,回头就问那内务府管事的:“这茶多少钱?”内务府那管事的,大板牙一龇裂,伸出三个像棒槌一样的手指头:“呵呵!三十两一斤,这全天下最好的茶都在这,出了这紫禁城,别地就没有!”雍正一听,心里就是这么一紧:“哎呦喂,真够贵的!”按说这事,到这就完了,可架不住有一天雍正心血来潮,这就想出了紫禁城到外边溜达溜达,瞅瞅自己个治理的天下咋样?这出了紫禁城,这就来个微服私访。

雍正微服路上喝了一杯茶,回宫就杀了三个人

当然雍正这微服私访也没出这北京城,毕竟一出这北京城,那花的毛毛钱可不是一两二两的计算不是。所以雍正就带着几个侍卫,就在这北京城里四处溜达,这一溜达时期可就有点长了。那日头都跑当中间了,晃的一帮人眼晕,这不就瞅见有一茶楼搁在路边上,所以这帮人就窜了进去。话说这茶楼搁古代那是个好地方,啥三教九流的都往这地溜达,一帮子人没事谈天说地的。跟那游戏里头那酒馆的性质差不多,只要竖起耳朵,啥天下奇闻都能听得到。雍正到这地,一是为了缓缓喝口茶水,整口点心啥的,填吧填吧那肚皮,二是听听这些个传闻。怎么说呢?但凡干茶楼的掌柜的还有那伙计,就算没有孙悟空那火眼金睛,但瞅人的眼力劲还是有的。雍正一帮人呼呼啦啦的进来,那掌柜的就感觉这不是一帮人,非富即贵。所以把那伙计打法下去,自己个招呼。“把你们那最好的茶叶整上俩壶!拿手的点心上两盘!”

雍正微服路上喝了一杯茶,回宫就杀了三个人

也不等雍正开口,侍卫先把掌柜的挡了下来。“好的!好的!咱这天下最好的茶叶都有!给您来两壶一级春茶西湖龙井上上口!”掌柜的也不介意,提了一句。雍正这么一听,这不就是前不久刚刚进贡的茶叶吗?不是说外边没有,这里怎么就有了呢?“那么来两壶!”雍正摇着扇子点了点头答道。“这就来,您等会!”回头这茶可就泡好了,点心也上齐了。雍正是啥人,天天泡着茶喝,闻着那味就知道这茶和宫里边的茶应该是一样的,错不了!但也为了保险其间,这就整了两口,没跑一个味。“敢问这茶叶能否看一下!”

雍正微服路上喝了一杯茶,回宫就杀了三个人

雍正笑着说道。“那没问题,就是给你整两斤,咱也有富余!小二来把那一级春茶西湖龙井,给几位爷拿上来!”掌柜的挺开心。得,这茶叶往那一搁,雍正闻了闻,捏了捏,没跑了这和宫里边的是一批货。“掌柜的这茶叶不错,给咱整两斤!你这多少钱一斤?”雍正倒也不露声色地说道。“行,这就给你包上。咱这里便宜,但料绝对是好料,六百个铜板一斤,您这是刚来咱这,给您个优惠五百个铜板一斤!所以你给一千铜板就成!”俺了个去啊!一斤才五百个铜板,人家老板还能落下利润,这宫里边的却是三十两一斤,这中间被吃掉了多少。

雍正微服路上喝了一杯茶,回宫就杀了三个人

一天天的抓这抓那的,这眼皮子底下的事都没整干净,整灯下黑玩,这不是往脸蛋子上扇耳光吗?当时雍正的脸就有点挂不住了,就这气场,跟在身边的侍卫就知道这位爷怒了,至于是咋怒的,没跑和这茶叶一定有关。这下这茶可没心思吃了,雍正带着那两斤茶叶,这就回宫里头了。雍正为了把这证据抓住,专门让那内务府管事的把那茶叶拿过来。雍正当着这管事的把,这茶叶和他从茶楼里整回来的茶叶往一起这么一搁,那管事的瞬间就明白咋回事了!雍正的手段,他不是不知道啊,就这位爷,您好好地把事情说清楚了,少一顿皮肉之苦,可您要是鸭子嘴死硬,这皮肉之苦免不了,这叫罪上加罪,没好果子吃。原来是这管事的盛安,还有那皇太监以及商人秦永安玩了个空手套白狼,三人把这茶叶的利润给分了。这一家伙把个雍正气得够呛,自家的裤兜都漏成了筛子,那还得了。最后三人全被抄了家,回头就全部推到菜市口,让那刽子手把脑壳全给剁了下来。

免责声明:凡未注明原创的内容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Copyright © 2019 48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十八史 版权所有

鲁ICP备18030091号-2

返回顶部 关注四十八史新浪微博 添加快捷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