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为什么说南唐是五代十国里实力最强的?

南荒
四十八史
2019年09月10日 14:04

五代十国南唐宋朝一样,都是“借鸡生蛋”似的王朝,都是别人打天下,他们投机取巧坐天下。南唐“开国”皇帝李昪,原名徐知诰,是杨吴权臣徐温的养子。徐温虽然有好几个亲儿子,但没一个比得过徐知诰。最终,徐知诰夺位成功,于公元937年建立了齐朝。两年后,徐知诰乱认祖宗,自称唐朝之后,改名李昇,国名易齐为唐,定都金陵。

揭秘:为什么说南唐是五代十国里实力最强的?

南唐初的疆域,和杨吴最强盛时没有变化。杨吴是五代十国前期,对中原王朝最具威胁的势力之一,另一为李存勖晋国(后唐前身)。

杨吴地盘有多大?北以淮河为界,但淮河以北的泗州(今江苏盱眙)、海州(今江苏连云港)皆为杨吴控制。西边最远处,控制了鄂州(今湖北武汉)西,然后沿着现在的湖南与江西两省的边界往南划到底。换言之,现在江西省的西、南、东三线边界,就是当时杨吴的南方边界线。然后就是安徽省的皖南部分,以及苏南(不含苏州)。

这些地盘都是杨吴太祖杨行密打下来的。可惜杨行密的儿子不争气,权力被徐温夺走。没想到徐温也是个“二传手”,弄到手的权力,在自己手上是捂热了,最终被和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养子李昪给划走了,自己辛苦一世,白忙一场。

揭秘:为什么说南唐是五代十国里实力最强的?

李昪是个聪明人,他知道以他的能力,在乱世中只能自守,不敢进取。大臣冯延巳讽刺他是个不思进取的土老头,他却微笑着说:能守住这巴掌大的地方,传之子孙,我就知足了。

在李昪当皇帝的七年时间里,南唐毫无进取之心,谁都不打。即使是吴越国库发生大火灾,李昪都没有趁火打劫,反而给吴越送大量财物。

南唐疆域的巨大变化,出现于南唐中主李璟时期,即李昪长子。李璟继承的是杨行密、徐温、李昪三代人打造的无敌江南,实力足以争雄天下。《旧五代史》记载,南唐的地盘东及衢婺,南及五岭,西及湖湘,北及长淮,割据三十多个州,广阔数千里,尽为其所有,近代僣窃之地,最为强盛。

揭秘:为什么说南唐是五代十国里实力最强的?

李昪是个聪明人,他知道以他的能力,在乱世中只能自守,不敢进取。大臣冯延巳讽刺他是个不思进取的土老头,他却微笑着说:能守住这巴掌大的地方,传之子孙,我就知足了。

在李昪当皇帝的七年时间里,南唐毫无进取之心,谁都不打。即使是吴越国库发生大火灾,李昪都没有趁火打劫,反而给吴越送大量财物。

南唐疆域的巨大变化,出现于南唐中主李璟时期,即李昪长子。李璟继承的是杨行密、徐温、李昪三代人打造的无敌江南,实力足以争雄天下。《旧五代史》记载,南唐的地盘东及衢婺,南及五岭,西及湖湘,北及长淮,割据三十多个州,广阔数千里,尽为其所有,近代僣窃之地,最为强盛。

揭秘:为什么说南唐是五代十国里实力最强的?

李璟对外扩张的第一战,选择了福建,也就是闽国。闽国的地盘包括福建全省,因王氏兄弟自相残杀,国势危如累卵。南唐保大二年,公元944年,南唐大军进入福建。闽王王延政不是南唐的对手,没撑多久就在建州(福建建瓯)投降了。但由于李璟用兵不当,闽国国都福州始终没有打下来,最终落到死敌吴越的手上。福建五州,南唐最后只得到了建州、汀州,泉州和漳州建立了清源军。南唐虽然没有拿下全福建,也没有得到出海口,但地盘确实扩大了,拿下闽西地区。

揭秘:为什么说南唐是五代十国里实力最强的?

李璟是典型的虎头蛇尾,第二次洋相紧接着又出现了。南唐江西部分西边的楚国又发生兄弟内乱,公元951年,南唐大军进入湖南。形势不错,很快拿下长沙,如果李璟不糊涂,南唐的地盘将伸到贵州。可李璟搜刮湖南全境,人称边菩萨的南唐军头边镐又在长沙胡闹,最终把湘人都得罪了。楚国旧将刘言、周行逢,把南唐军全部乱棍打出。李璟折腾一圈,湖南的地盘,一寸也没拿下。

但即使如此,南唐依然保持着大国骨架,有能力威胁到中原王朝。可是,中原王此时已换人了,就是宋朝真正的建立者——千古一帝周世宗柴荣。柴荣要征服天下,必须拿实力最强的南唐开刀,不用李璟出门,柴荣就扛着大砍马找上门了。

揭秘:为什么说南唐是五代十国里实力最强的?

后周和南唐的战场在淮南十四州(含泗、海二州),这是中原军队进入江南的必经之地。经过三年苦战,公元958年,李璟被柴荣彻底打服,甚至在文件上称比自己还小5岁的柴荣为父。李璟把江北十四州全部割让给了柴荣,后周的疆域从淮河北岸推进到长江北岸,为北宋灭南唐打下基础。而南唐的北线则从淮河北岸退到长江北岸,防线彻底崩溃。此时的南唐,只剩下苏南(不含苏州)、皖南、江西、闽东,比吴越大不了多少。从此,伤筋动骨的南唐再无争夺天下的可能,只能混吃混喝,等着最后那一刀。

揭秘:为什么说南唐是五代十国里实力最强的?

公元961年,李璟在南都(江西南昌)含恨而死,词帝李煜即位。如果换了个有作为的皇帝,也许南唐还能撑下来,可李煜是文艺天才,政治昏君,不停的自毁根基。直到公元975年,一切都结束了,作为俘虏的李煜“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免责声明:凡未注明原创的内容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Copyright © 2019 48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十八史 版权所有

鲁ICP备18030091号-2

返回顶部 关注四十八史新浪微博 添加快捷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