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寡妇清

巴寡妇清,名清,巴是巴郡之意。战国时代大工商业主,中国乃至世界上最早的女企业家。丈夫死后,巴寡妇清守着家族企业,凭雄厚财力保卫一方。秦始皇表彰其守贞之节,封其为贞妇,为她筑女怀清台。是秦始皇陵里大量水银的主要提供者之一,因其在政治军事上的特殊地位,与另外一位大商人大牧主乌氏倮被国家当作上宾礼遇。

其后,秦始皇强迫巴清等六国豪强贵富共12万户迁到国都咸阳,以便于帝国的监视和控制,不久后寡妇清死于咸阳。

本 名:巴清
别 称:巴寡妇清
所处时代:战国末期→秦朝初期
民族族群:华夏族
出生地:今长寿千佛
出生时间:秦惠文王设巴郡之后
去世日期:秦朝初期
主要成就:开发矿产,为秦始皇重用

生平简介

巴寡妇清生卒于秦惠文王设置巴郡之后到秦朝初期,为当时我国南方著名的大工商业主。据史籍记载,巴寡妇清一家,因擅丹穴之利数世,积聚了数不清的资财。到她掌管经营家业后,更至“僮仆千人”。她曾凭借财力而保一方平安,并对国家修筑万里长城给予过资助,连秦始皇也十分看重她,尊其为“贞妇”。她死后,就埋葬在家乡今千佛寨沟龙寨山。随后,秦始皇又下令在其葬地筑“女怀清台”,以资表彰。获此殊荣者,在有秦一代,并不多见。其事迹。《史记》、《一统志》、《括地志》、《地舆志》、《舆地纪胜》、《州府志》等史载有记载。

推荐评语:巴寡妇清实为巴国、巴郡时期今重庆地区工商业发展水平的标志性人物。

位于重庆市 长寿区 江南镇龙山寨的巴寡妇清的原墓地,给经济让路,龙山寨已变成开发区。目前巴清尚没有“入土为安”。

身世探究

晋人常琚在<<华阳国志.巴志>>中说巴寡妇清是巴郡枳县(今 涪陵)人,<<长寿县志>>因此认定她是长寿人,而 彭水近几年也提出种种理由证明她是彭水人。由于 司马迁没有明确交待巴清的藉贯,后世只能分析和猜测,<<华阳国志>>也只是一种猜测,不能全信,<<长寿县志>>的结论也只能是一家之言。巴寡妇清很有可能是 重庆 酉阳人,其理由有二:首先,从历史沿革和行政归属上看,今酉阳上古为梁、荆二州接壤之域,春秋为巴之南鄙,秦属巴郡,两汉为巴郡涪陵(治所在今彭水 郁山镇)、武陵郡迁陵(治所在今 湖南 保靖 迁陵镇)二县地。因此,巴清是酉阳人,在行政辖区上没有矛盾;其次,巴清世代以采炼丹砂致富,今涪陵、长寿等地从来不藏丹矿,而 酉阳县地是丹矿蕴藏带,早在商代就有采炼丹砂的文字记载,元、明、清历代,酉阳历代土司每年均向中央王朝纳贡献丹。如果说巴清是长寿人,在两千多年前的交通运输条件下,要从上千里之外的酉阳运矿加工,纯属天方夜谭。所以,巴清应当是酉阳人。

私人武装

因为司马迁说巴寡妇清"用财自卫,不见侵犯"、"礼抗万乘,名显天下"之语,近几年来便有人撰文猜测,她可能养有一支庞大的私人武装,并计算她每年要支出巨额的军费。巴寡妇清作为一名商人,没有必要花庞大的军费养一支私人武装。我们知道,商人的终结目的是赚钱,是用尽可能少的投入换取尽可能多的利益,从古至今,还没见真正的商人花巨额资本维持一支武装力量。巴寡妇清是一个极具商业头脑的工商企业主,她不会去干那种傻事,她只需有适当的保安力量护矿护厂就够了。 拥兵自重从来是那些有政治野心和权力欲望的人,她对政治权力不感兴趣,何况,拥有一支庞大的武装,必然引起各方势力的关注,必然成为众矢之的。至于所谓"礼抗万乘",并非巴寡妇清和秦始皇相抗衡,而是有万乘之尊的秦始皇对她以礼相待。所以,巴寡妇清不可能拥有一支庞大的私人武装。

胜似贞妇

因为司马迁"秦皇帝以贞妇客之,为筑女怀清台"之语,有人便凭丰富的想象,说巴寡妇清用丹药讨秦始皇欢心而得宠,并以易学得出她是"巫女"的结论。这是对巴寡妇清妖魔化曲解。虽然司马迁对巴清得秦始皇最高礼遇的原因未作交待,但我们分析可以得出一种可能。巴寡妇清早年丧夫,为了继承家业没有再嫁,并非是为守节而从一而终。在 中国历史上, 秦汉在两性问题上是比较开放的,妇女丧夫再嫁本属常事,有的再嫁多次也无人非议。如<<史记.陈丞相世家>>记载, 陈平所娶之妻张氏,就是曾克五夫的女子,也就是说,陈平是她第六任丈夫。巴寡妇清一生没有再嫁,主要原因是为支撑庞大家业,不是守节做"贞妇"。她不是什么"巫女",她得秦始皇最高礼遇,很可能是晚年将自己的全部财富捐给 长城工程,同时为秦始皇的 骊山陵墓提供大量的朱砂和水银,所以,秦始皇十分感动,将她迎去 咸阳客居以颐养天年,并为她筑“怀清台”以示彪炳。

名人之典

在名人典上,两名女子格外引人注目。秦朝时期,今长寿区千佛乡的巴寡妇清,其夫家在巴地经营丹砂,为富有的大工商业主。丈夫死后,她不仅守住了家业,并在晚年捐赠巨资,支持秦始皇修筑长城。巾帼英雄花木兰是民间的虚构人物,但“重庆”却出了一位真资格的巾帼英雄秦良玉,秦良玉是重庆府忠州人(现忠县人),明朝1599年,随夫率兵平定多场叛乱,收复成都重庆等地,因军功卓越封诰命夫人,委以总兵官,是中国正史唯一记载的巾帼英雄,且是带兵的大将。

始皇一姐

当御医微微摇头轻叹一声退下之后,一股寒意沿脊梁迅速遍及秦始皇全身,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默默地坐在巴寡妇清的病榻边,静静地凝视着眼前这张苍老而安详的脸,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母亲赵姬

在秦始皇叱咤风云的一生中,女人既起了最关键的作用,又在他眼中微不足道。他既感激母亲赵姬与吕不韦为自己所付出的一切努力,又为自己无法明了的身世恼羞成怒,他无法容忍自己的母亲是一个与若干男人有染的庸俗女人,因此一怒之下将她永远囚禁在深宫。而眼前这位已经悄然离开人世的老妇,一位来自西南偏僻穷乡的寡妇,却使他产生了平生少有的感动与怜悯之情。在后世众多的史籍中,都曾记录下这位“千古一帝”与“绝世暴君”跟这个来自重庆的寡妇非同寻常的关系。

清,是巴寡妇的姓名。她是重庆长寿人,生于秦惠文王设巴郡(重庆)之后到秦朝初年。据说,清出身寒微,少年时跟父亲学习诗书,因为相貌与气质出众,嫁给了当地一位青年企业家。不幸的是,事业有成的丈夫英年早逝,寡妇清不顾世俗偏见,毅然挺身主持起丈夫留下的偌大家业——当时勃勃兴起的开汞炼丹业。

因为那时的人们沉迷于寻求长生不老之药,尤其是秦始皇兼并天下之后,作为炼丹用的原材料丹(朱)砂供销两旺,而且秦始皇耗时费力的庞大皇陵地宫工程需要无法估算的水银,看准商机的寡妇清,很快将自己生产销售网络遍布全国,成为当时的丹砂业垄断企业,富甲天下,“僮仆千人”,前来投靠打工的人更是成千上万,其实力足以与万乘公卿分庭抗礼。

先富起来的寡妇清不仅为富能仁,全力以赴搞好劳工福利待遇,积极扶贫济困,还组建了庞大的私人武装保护一方平安,被乡人奉为“活神仙”,并被作为成功民营企业家受到越来越多的人尊崇。

封她为“贞妇”。并感她年岁已高,并念她在乡下孤寡无后,诏她住进皇宫,给以公卿王侯的礼遇。从此,巴寡妇清的事迹“名显天下”。

秦始皇按清的遗愿,将其灵柩运回清的家乡,厚葬于长寿龙山寨,在墓地修建高台,并亲笔题写了“情清台”,寄托自己无限的哀思,表达对清的怀念和敬意。

长期以来,以农业生产的历代王朝都对工商业加以打击和节制,因此历来对寡妇清及她与秦始皇的关系都褒贬不一,连思想激进的王安石,也嘲笑“兼并乃奸回……秦王不知此,更筑怀青台”。到了手工业相对发达的后明时期,人们才开始正视寡妇清的成就和伟大胸怀,明末诗人金俊明就有诗云:“丹穴传赀世莫争,用财卫国能守贞。龙祖势力倾天下,犹筑高台怀妇清。”

时至今日,巴寡妇清已经被奉为代表重庆地区巴国、巴郡时期工商业发展水平的标志性人物。

这位有感皇恩浩荡的女实业家,到咸阳后不久就卧病不起,几经御医治疗无效,最终客死京城。不知道她如何看待一直守候身边的皇帝,她与他,一个驰骋商海风光无限,一个纵横天下所向披靡。他那么敬重她,让她享受到他的母亲都无法享受的礼遇,是惺惺相惜?还是将她视为一个胸怀天下的寻常母亲?不知道,在清的弥留之际,她在想些什么,她又跟眼前忧伤的皇帝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他看着她在眼前渐渐远去,又在想些什么,又对这个看起来像自己的母亲的一样衰老的母亲的女人说了些什么。——这一切都将永远是一个迷,而正是这些像迷一样的细节才最富真情,这样的真情永远是被历史疏漏的重要环节。那也许更可能是一语成谶,谁又知道呢?

女企业家

两千多年来,对巴寡妇记载最明确、详细的是司马迁的《史记·货殖列传》。但这个记载也非常简单———

“巴寡妇清,其先世获得丹矿,数代擅其利,家财之多难以计量。这个穷乡僻壤的寡妇,礼抗万乘,名显天下,难道不是因为她太富有了吗!”

在若干典籍中,我们还发现巴寡妇清“捐资长城,以赞军兴”的记录,这一点,在民间也有很多传闻。长城是当时一项耗资巨大的国防工程。

现在,我们对这个商业帝国有了第一个概念———礼抗万乘,财富难以计量。

《华阳国志·巴志》说,巴寡妇清是巴郡枳县人,死后葬于长寿县千佛场龙山寨。

《长寿县志》对她的记载则有更多的信息,说巴清家族的仆人上千、徒附和私人保镖上万。 秦始皇?恐怕没有人不知道的,他叱咤风云,统一六国,成为中国的第一任皇帝,他高高在上,无人能比……巴寡妇清?知道的恐怕就没有几个人了,然而,她与秦始皇的关系却非同一般。

巴寡妇清,有《史记·货殖列传》记载曰:有个寡妇名叫“清”,数代垄断丹砂开采的生意,秦始皇曾为她修筑了一座豪华的纪念碑——怀清台,以表彰她的“贞节”。巴清,秦始皇时期巴郡枳县人,其祖上从商业,开采丹砂,日渐形成了垄断,后等到她继承祖业的时候,他们家族产业已经如雪球般滚得很大很大了,在当时,她成了今天名副其实的商界女强人!但是,在重农抑商的秦皇时,她怎么会和秦始皇扯上关系呢?而且非一般的关系?!

正是由于巴寡妇清掌握并提高了炼丹技术,合理安排生产布局规模,从而被近代史学家、经济学家称作“中国最早的企业家”或“中国最早的工商业主”。

秦皇统一六国,除了在治理国家方面大肆改革,促进国家的发展,同时,却没有忘记给自己修建陵墓——郦山陵,有形容:秦始皇陵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又据考古研究勘查推论,陵墓中地宫里的水银正如司马迁描绘的那样:以百川、江河、大海为蓝本。保守估计至少有100吨水银。100吨水银在现在的今天,也不是个小的数目,这100吨水银从何而来呢?再有研究:天然水银非常稀少,当时,水银主要是用丹砂提炼出来的!在当时巴清垄断丹砂和水银的时代,秦始皇陵中的水银理所当然,是由巴清提供的。

不仅如此,在秦皇修建长城时,巴清也出了巨资捐款,表面上看,在巴清与秦始皇之间架上桥梁的,是水银和提炼水银的丹砂,以及修建长城的捐资。但再细想下,在权力垄断的秦朝,始皇要获得水银,长城要获得民间资金的支持,并不需要通过对商人的极端恩宠来实现,可以直接强硬的没收或者拿来,不用费那么大的周折等着捐助,这个,还因为巴清的另一种身份所致。

一切的一切,已经明了,巴清,秦皇时巴郡枳县人,早年丧夫,无子无女,后又继承了祖上水银和丹砂产业,并形成全国性的垄断,后捐巨资修建长城,捐巨量水银修建秦皇墓,……秦皇敬重其人又专门下旨修筑“怀清台”以示褒扬,又誉其为“贞妇”者。

私人武装

在《史记》、《汉书》等正史的记载中,专家们都注意到了巴寡妇“用财自卫,不见侵犯”这个描述。这是什么意思呢?

专家们认为,巴寡妇用她无法计量的财富豢养了一支庞大的私人武装,以保护其遍及全中国的商业网络。

《华阳国志·巴志》说,巴寡妇清是巴郡枳县人,死后葬于长寿县千佛场龙山寨。

《长寿县志》对她的记载则有更多的信息,说巴清家族的仆人上千、徒附和私人保镖上万。

比秦朝稍后的汉代,地方豪强拥有成百上千的徒附、家丁是常见的。“徒附”,既指豪强地主土地上的依附农民,又指豪强豢养的私人武装———家丁。结合《史记》、《汉书》记载巴寡妇“礼抗万乘”的情况,我们大体可以相信《长寿县志》的记载。

一些学者从秦灭巴国改设巴郡的历史,考证当时巴清家族的所在地———枳县(包括今长寿、涪陵、武隆、南川、彭水、垫江、綦江、黔江等地),全县人口总计不到5万人。那么,巴清家族的徒附家丁竟占据枳县人口五分之一。这可以让我们从侧面看清巴清势力的庞大。

我们可以确信,即使保守估计,巴清也应当拥有一支数千人的私人武装。

豢养这样一支武装是个什么概念呢?

凌驾法典

秦统一后,首先在全国各地展开了一场收缴兵器的运动。那时的环境,就连私藏一把残戈钝剑,都要受严厉的惩罚,更别说拥有私家武装。

《史记·秦始皇本纪》说,始皇兼并天下后,立即收缴了天下兵器,运到咸阳加以熔化,铸造成编钟,又铸造了十二个重3万公斤的“金人”(铜人)安放在宫廷里。这表明秦始皇对民间武装的忌讳之深。

《秦律》也有明文规定:天下兵器,不得私藏。

在一个严禁民间私藏兵器的时代,巴清竟拥有自己的武装,可见其个人势力的庞大。而这种势力,显然是以她庞大的产业实力为基础的。

现在,我们看见了一个能够凌驾于严苛的法典之上的,拥有无量财富的单身女人。而她,身处2200多年前被视为“穷乡”的峡江地区。

礼抗万乘

两千多年来,对巴寡妇记载最明确、详细的是司马迁的《史记·货殖列传》。但这个记载也非常简单———

“巴寡妇清,其先世获得丹矿,数代擅其利,家财之多难以计量。这个穷乡僻壤的寡妇,礼抗万乘,名显天下,难道不是因为她太富有了吗!”

司马迁为什么感叹?

“一个穷乡僻壤的寡妇”,居然“礼抗万乘”,与一个强盛帝国的君王相匹敌!这是当时任何人都不敢想象的,或者说,这是十分反常的。

在若干典籍中,我们还发现巴寡妇清“捐资长城,以赞军兴”的记录,这一点,在民间也有很多传闻。长城是当时一项耗资巨大的国防工程。

现在,我们对这个商业帝国有了第一个概念。

后人评价

先富起来的寡妇清不仅为富能仁,全力以赴搞好劳工福利待遇,积极扶贫济困,还组建了庞大的私人武装保护一方平安,被乡人奉为“活神仙”,并被作为成功民营企业家受到越来越多的人尊崇。

封她为“贞妇”。并感她年岁已高,并念她在乡下孤寡无后,诏她住进皇宫,给以公卿王候的礼遇。从此,巴寡妇清的事迹“名显天下”。

秦始皇按清的遗愿,将其灵柩运回清的家乡,厚葬于长寿龙山寨,在墓地修建高台,并亲笔题写了“情清台”,寄托自己无限的哀思,表达对清的怀念和敬意。

长期以来,以农业生产的历代王朝都对工商业加以打击和节制,因此历来对寡妇清及她与秦始皇的关系都褒贬不一,连思想激进的王安石,也嘲笑“兼并乃奸回……秦王不知此,更筑怀青台”。到了手工业相对发达的后明时期,人们才开始正视寡妇清的成就和伟大胸怀,明末诗人金俊明就有诗云:“丹穴传赀世莫争,用财卫国能守贞。龙祖势力倾天下,犹筑高台怀妇清。”

时至今日,巴寡妇清已经被奉为代表重庆地区巴国、巴郡时期工商业发展水平的标志性人物。

这位有感皇恩浩荡的女实业家,到咸阳后不久就卧病不起,几经御医治疗无效,最终客死京城。不知道她如何看待一直守候身边的皇帝,她与他,一个驰骋商海风光无限,一个纵横天下所向披靡。他那么敬重她,让她享受到他的母亲都无法享受的礼遇,是惺惺相惜?还是将她视为一个胸怀天下的寻常母亲?不知道,在清的弥留之际,她在想些什么,她又跟眼前忧伤的皇帝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他看着她在眼前渐渐远去,又在想些什么,又对这个看起来像自己的母亲的一样衰老的母亲的女人说了些什么。——这一切都将永远是一个迷,而正是这些像迷一样的细节才最富真情,这样的真情永远是被历史疏漏的重要环节。那也许更可能是一语成谶,谁又知道呢?

中国最早的女企业家

两千多年来,对巴寡妇记载最明确、详细的是司马迁的《史记·货殖列传》。但这个记载也非常简单———

“巴寡妇清,其先世获得丹矿,数代擅其利,家财之多难以计量。这个穷乡僻壤的寡妇,礼抗万乘,名显天下,难道不是因为她太富有了吗!”

在若干典籍中,我们还发现巴寡妇清“捐资长城,以赞军兴”的记录,这一点,在民间也有很多传闻。长城是当时一项耗资巨大的国防工程。

现在,我们对这个商业帝国有了第一个概念———礼抗万乘,财富难以计量。

《华阳国志·巴志》说,巴寡妇清是巴郡枳县人,死后葬于长寿县千佛场龙山寨。

《长寿县志》对她的记载则有更多的信息,说巴清家族的仆人上千、徒附和私人保镖上万。 秦始皇?恐怕没有人不知道的,他叱咤风云,统一六国,成为中国的第一任皇帝,他高高在上,无人能比……巴寡妇清?知道的恐怕就没有几个人了,然而,她与秦始皇的关系却非同一般。

巴寡妇清的历史故事
    数据加载中,请稍后...

Copyright © 2019 48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十八史 版权所有

鲁ICP备18030091号-2

返回顶部 关注四十八史新浪微博 添加快捷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