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康安

福康安(1754年—1796年7月2日),富察氏,字瑶林,号敬斋,满洲镶黄旗人,清朝中叶名臣、外戚、民族英雄。大学士傅恒第三子,孝贤纯皇后之侄。

福康安御前侍卫出身,率军平定了廓尔喀之役、苗疆起事等多次危机事件,受乾隆皇帝赏识。其参与制定了《钦定藏内善后章程》和金瓶掣签制度,对祖国统一、民族团结起到了重要作用。1796年2月,被乾隆帝赐封为贝子,同年5月去世,追封嘉勇郡王,谥号文襄。

本 名:富察·福康安
字 号:字瑶林,号敬斋
所处时代:清朝
民族族群:满族
出生地:北京
出生时间:公元1754年
去世时间:公元1796年
主要作品:《重修昭觉寺志》《寄惠椿亭侍郎》
官 职:武英殿大学士、军机大臣
封 爵:贝子、郡王
追 封:嘉勇郡王
旗 籍:满洲镶黄旗
谥 号:文襄
主要成就:平定大小金川,镇压林爽文起义,驱逐廓尔喀。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福康安生于乾隆十九年(1754年),户部尚书米思翰的曾孙,察哈尔总管李荣保的孙子,经略大学士、一等忠勇公傅恒的第三子,乾隆帝嫡后孝贤皇后的侄子。

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福康安承袭云骑尉,授三等侍卫,命在乾清门行走。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擢二等侍卫,命在御前行走。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擢一等侍卫。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授户部右侍郎、镶篮旗蒙古副都统。

平定金川

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大小金川再次为乱,阿尔泰与桂林都调度无方,乾隆帝派福隆安赴前线审讯桂林,以阿桂接替。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福康安任职户部侍郎,不久改满洲镶黄旗副都统,受命赶赴四川军中任平叛将领。

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正月,当阿桂攻打当噶尔拉山时,福康安持印而至,于是阿桂留福康安辅佐领兵作战。乾隆三十九(1774年)二月,清军攻喇穆喇穆,福康安督兵攻克西各碉堡,又与领队海兰察合军,乘胜攻下罗博瓦山,并北攻得斯东寨。一天夜晚,土司之兵乘雪雾迷蒙,夜色笼罩,偷偷登山,袭击副将军常禄保驻扎营地,福康安听到告急枪声,立即督兵赴援,击退了土司的进攻,受到乾隆帝嘉许。五月,驻扎在山麓上的土司又借着雨天的掩护,筑起两座碉堡,福康安率八百士卒,夜间冒雨攻打碉堡,入碉中袭杀数人后摧毁碉。乾隆嘉许他“壮军威、破贼胆”的行为,特旨褒奖。

乾隆四十年(1775年)四月,乾隆帝鉴定福康安为西路得力之人,赴宜作战尤为出力,授为内大臣。五月,福康安克荣噶尔博山,进至第七峰,又赏嘉勇巴图鲁号,以后即以“嘉勇”二字为封爵佳号,重叠使用。福康安逐一克服多种碉垒营寨,到八月中秋夜,清军分兵自西北攻入勒乌围(今四川金川县内)土司营寨,索诺木逃走。到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正月,俘获索诺木及家人.大小金川平定,清朝在此建懋功厅。

平定大小金川之后,清廷论功行赏,封福康安为三等嘉勇男。福康安原袭之云骑尉,由兄长福隆安二子丰绅果尔敏袭。西征军返京日,乾隆帝亲往京城南郊行郊劳礼,赐给福康安御用鞍辔马一匹,御紫光阁饮晏,赐给缎十二端,白银五百两,并于紫光阁绘像,列前五十名功臣中。于是由户部右侍郎转为左侍郎。同年四月,擢为镶白旗蒙古都统,七月,赏戴双眼花翎。九月,再调正白旗满洲都统,十月,赐紫禁城骑马。

总领一方

由于福康安在大小金川之役中与士卒艰苦作战,克敌制胜,初步展示了他的军事才能,得到了重视武功的乾隆帝的赏识,于是一再提拔使用。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福康安被授予吉林将军之职,次年调任盛京将军。

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被授为云贵总督,成为总领一方军政的封疆大吏。在云贵期间,福康安主张铜厂立法宜详,用人尤要应实,提出在云南多开采铜矿,使铜的产量增加,受到朝廷嘉奖。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八月,福康安又调任四川总督兼署成都将军。川陕之地向来为清朝视作军事重地,十分重视其总督及巡抚的人选,一般均以满洲重臣充任,福康安任为川督后,受命严缉“咽匪”。

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五月,福康安奏蜀中“匪徒”已戢。八月,福康安即擢为御前大臣,加太子太保,次年命来京署工部尚书,五月,又授为总管銮仪卫大臣、阅兵大臣、总管健锐营事务。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三月,福康安再擢而为兵部尚书、总管内务府大臣。福康安因其军功,受到乾隆的宠信和重用,不断加官晋职,成为声名显赫的朝廷重臣。

平定民变

甘肃的回族事件继发于撒拉族民变之后,由田五等人团结固原州、通渭一带回民,在甘肃通渭北六十里的石峰堡修筑营寨,于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四月在盐茶厅小山地方起事,并向西北进军,但攻靖远、会宁不下,田五又于作战中死亡,遂折向东南,与通渭的回民一道攻通渭城。西安副都统明善率军与回军交战,清军陷入埋伏圈,全军千余人均覆没,明善亦毙命。在紧急形势之下,清廷急忙重瓤组织兵力,命福康安带钦差大臣关防,驰驿以赴甘肃镇压民变,并授参赞大臣,会同将军阿桂共同任事,又任命福康安为陕甘总督。

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六月,福康安统兵赴隆德,进攻静宁底店,斩杀数千,攻破石峰堡,生擒张文庆等。福康安因此晋封为嘉勇侯。鉴于甘肃一带回民习武成风,而从文应试者很少,福康安为朝廷的长治久安考虑,上奏皇帝,提出“教导回民”的善后事务,清朝在循化厅设学校,以资训迪,得到乾隆帝的赞许,学校之设,在福康安是为了驯化民众,利于统治,而对边远地区的文化教育之事必定会产生实际效用。

乾隆五十年(1785年)七月,福康安转为户部尚书,第二年又转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福康安受到乾隆帝倚重,并被授予了相当重要的权力。

转战台湾

在甘肃发生回民事件以后,东南的台湾又爆发了林爽文起义,以天地会的教义相号召,形成了强大的势力。起义者在林爽文领导下,于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与清军展开激战,连克数县。清廷命闽浙总督常青为将军前往台湾府镇压民变,两相接触,农民军处在主动地位,声势更加浩大,连常青所驻府城也处于包围之中。由于常青镇压不力,乾隆又在五十二年(1787年)七月改派福康安为将军,与参赞大臣海兰察同赴台湾作战。十一月,福康安一行渡鹿仔港(今台湾彰化西南鹿港),登岸后,由新埤进兵,以主力进攻包围诸罗县城的农民军,双方交战至仑仔顶,农民军从竹围中出而抵御,福康安令军队原地不动,自领巴图鲁侍卫冲入起义军中,起义军不幸战败。诸罗一战,福康安以扭转战局、解除城围。同年十二月,清军继续对起义军进行围剿,福康安又统兵由内山搜至打铁寮诸社,分兵堵截海口及各要隘。终于在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正月,在老衙崎俘获林爽文。

前次诸罗被包围时,福州将军恒瑞在盐水港(今台湾台南县西北盐水镇)观望迁延,拥兵不救,请朝廷另派援兵。乾隆知情后遂命福康安弹劾恒瑞,问他妄请添兵,摇惑军心之罪,但福康安并未问及此事,而且在奏疏中为恒瑞多方开脱,称他作战奋勉,仍请将恒瑞留于军营。

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正月,乾隆帝严厉责备福康安袒护亲戚,本想从重治罪,但因平定林爽文有功,从宽免其深究,只传旨严行申饬。林爽文起义失败以后,福康安于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二月继续督兵赴南路镇压农民军余部,将农民军追至台湾最南端的郎峤,水陆并发,将南路起义军首领庄大田俘获。至此,台湾的农民军被全部镇压下去。清廷命在台湾郡城及嘉义县为他各建生祠塑像,在紫光阁绘二十功臣图像。当年,福康安即调任闽浙总督。

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正月,因越南滋扰广西边境,乾隆又将他调任两广总督。七月,和珅之弟、巡漕御史和琳参奏湖北按察使李天培,用湖广粮船私运木材,由此讯得福康安捎信索购一事,乾隆严旨令福康安自劾,罚其三年的总督养廉银,加罚公俸十年,革职留任,但马上即减免。可见和珅、和琳兄弟与福康安居对立之势,乾隆帝对此自有处理办法,使这一文一武之臣都在宠渥之中。

驱廓保藏

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廓尔喀以西藏当局征收贸易税太重为由,派兵入侵西藏边境。乾隆五十六年(1790年),廓尔喀又再次兴兵,直犯班禅额尔德尼驻锡的日喀则,而驻藏大臣保泰临阵退缩,竟想把达赖和班禅移至青海。清廷闻报,即派福康安为将军,与参赞海兰察、奎林(福康安堂兄)率巴图鲁侍卫入藏,迎击入侵的廓尔喀。九月二十九日,福康安自京程,由山西、青海一路驰驿赴藏。翌年正月初三到达青藏边界,正月二十日抵拉萨。从西宁至拉萨,全程四千六百里,途中步行六十天。

福康安抵藏后,乾隆帝命他迅速出兵作战,不使廓尔喀军队有喘息之机,以尽快收复失地。福康安在各路人马到齐后,即行进剿。乾隆五十七年(1791年)四月二十七日,福康安由今西藏南部边境的第哩浪古进兵,五月六日行至擦木附近,福康安乘夜色潜兵进攻,兵分五队,两路深入敌寨左右山梁堵截;二十八日,终于攻克防守坚固的碉寨,夺取了擦木。攻下擦木之后,福康安所部军队直趋济咙。五月十日,福康安分兵出击,成功地占领济咙的廓尔喀军寨子,收复了济咙。至此,清军廓清了自擦木至济咙边境的廓尔喀军。

乾隆五十七年(1791年)五月十三日,福康安又率军由济咙出发,沿路攻打敌寨,直抵距阳布一百余里的雍雅(今尼泊尔境内)。廓尔喀举国震惊,因此乞降。福康安至热索桥以后,以为抵阳布必将“势如破竹,旦夕可奏功,甚骄满,拥肩舆挥羽扇以战”,自比诸葛亮,于是士兵也产生懈怠思想,廓尔喀军趁机而入,因此清军也伤亡惨重。廓尔喀国王表示退回在扎什伦布寺劫掠的财物,今后再不侵犯西藏。这次入藏征讨廓尔喀的胜利,保证了清朝边境的安宁和西藏社会的稳定,成功地维护了清朝国家的领土完整。

乾隆帝对征廓尔喀之役的主要统帅福康安也倍加赞赏,于是实授为武英殿大学士,加封忠锐嘉勇公,福康安被列为首功之人。在乾隆五十七年十一月又将福康安授为领侍卫内大臣,并照王公名下亲军校之例,赏给六品顶带蓝翎三缺,令福康安于其得力家人中,酌量给戴,以示宠异。乾隆五十七年(1791年)七月,清政府为了加强对西藏地区的管理,命福康安会同八世达赖、七世班禅等西藏宗教首领共同筹议办理西藏善后事宜,双方经过会商,共提出一百零二项条款。乾隆五十八(1792年)年正月,经清政府修订为二十九条,即《钦定藏内善后章程》,改革并充实了多项方针,加强了驻藏大臣的职权和地位。

死后哀荣

乾隆六十年(1795)二三月间,清政府调遣云贵总督福康安、四川总督和琳、湖广总督福宁率领七省兵力十余万人,分路镇压。八月,聚集在平陇的起义军推吴八月为苗王,石柳邓、石三保为将军。福康安、和琳采用剿抚并用的措施。九月,吴半生被俘获。十二月,吴八月被俘。初战告捷,乾隆帝破格封福康安为贝子,他是第一个宗室之外,活着被封为如此显爵的人。 [19]

由于长途跋涉和紧张作战,福康安病倒在军中,但他仍继续督战,终因积劳成疾,在嘉庆元年(1796年)五月,病逝军中。同年六月,石三保被诱至坳溪被俘。起义领袖相继遇害,起义军开始失利。九月,额勒登保代替先后病死军中的福康安与和琳为统帅,调集重兵围攻起义军,至十二月,起义军的最后据点石隆寨失陷,石柳邓战死于贵鱼坡,苗疆至此平定。乾隆帝万分悲痛,追封福康安为嘉勇郡王,配享太庙,并建立专祠以致祭。不过,后来的嘉庆帝并未像其父亲那般褒奖福康安,多次追加谴责他在军中挥霍无度。嘉庆十三年(1808年)嘉庆帝将福康安儿子由世袭贝勒降为贝子。

主要成就

福康安一生征战南北,戎马倥偬,参与了四次镇压各地民变,是朝廷足资依靠的军事重臣。乾隆三十七年(1771年),任镶黄旗满洲副都统,以领队大臣参加大小金川之战,历时五年,率兵逾沟攀崖,冒雨雪出击,协同诸军攻克宜喜、勒乌围、噶尔崖等要隘寨堡。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金川平,升正白旗满洲都统。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至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相继任吉林将军、盛京将军、云贵总督,改四川总督兼署成都将军。

乾隆四十九(1784年)年,福康安跟从将军阿桂率兵镇压甘肃回民田五起义,与参赞大臣海兰察会兵伏击,俘获义军首领张文庆。进封嘉勇侯。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被命为将军,偕海兰察督兵赴台湾镇压林爽文起义,俘首领林爽文、庄大田。台湾平,进一等嘉勇公。次年(1788年),迁督闽浙。后又移督两广,以私运木材罪夺职留任。

乾隆五十六年(1790年),受命筹划集师抗击进攻西藏的廓尔喀(今尼泊尔)军。次年(1791年)二月,授大将军衔,率师出青海,行40日至前藏。会诸路兵万余人,以分路进攻、伏击等战法连败廓尔喀军,收复要隘济咙等被占藏地。继督兵追击,深入廓境,六战皆捷,迫廓尔喀言和。被授武英殿大学士。班师后,奉命筹议西藏善后章程(即后来《钦定西藏章程》之蓝本)。乾隆六十年(1795年),福康安统兵数万镇压湘黔石柳邓与吴八月起义。

轶事典故

喜乘大轿

清代之竹头木屑》载,福康安出行时坐轿(故事:清朝武臣,无乘轿之例),需用轿夫三十六名,轿夫们轮流抬轿,轿行如飞。就连出师督阵时,福康安也要坐轿,并给每个轿夫配备良马四匹,轿夫换班后,就骑马跟随。四川总督的轿子也很大,须轿夫十六人,里面有小童两人,负责装烟倒茶,并备有冷热点心百十来种。

朱笔点蛙

《南亭笔记》载,福康安率兵西征,路过一个僧庵,此时夕阳西下,就宿营此庵了。夜里蛙声不断,扰得福康安不能入睡。他大怒而起,命兵弁出去把这些青蛙都赶走。兵弁抓了一只,送给福康安。福见此蛙青翠可爱,就拿朱笔在蛙的脑门上点了一点,然后放生。从那以后,这个地方的青蛙脑门上都有一颗红点儿,至今犹在。据说,家里养一只这样的福蛙,可以规避火灾,所以当地居民称之为“福蛙”。

公子浪游

《水窗春呓》载,四川某地粮台王启焜,为福康安提供过无数钱财,是福康安身边的红人。有一年元宵节,王启焜的儿子去苏州游玩,没订到观灯的船。这王大少乃纨绔子弟,从小没吃过亏,第二年赌气预定了所有观灯船。本地人一艘船都找不到,以为是江海大盗的阴谋,赶紧报官。官府追查后,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将元凶王大少拘捕。正巧福康安从台湾平叛归来,知道了这件事。他命人把王大少带来,问清原委后,令其跪在船头,大声责骂,历数其不端行为,吓得王大少连连磕头谢罪。当地官员在旁边瞅着,也冒了一头冷汗——原来福康安跟王大少这么熟!他能像训自己的儿子一样训斥王大少,恰证明了一句话:爱之深则责之切。福康安走后,当地官员把王大少从狱中请出来,像伺候爷爷一样好吃好喝好招待,倒把王大少搞懵了。

无赖冒名

昭梿的《啸亭续录》载,京城有个叫副天保的无赖泼皮,因与福康安的家奴是邻居,从平日里家奴的吹嘘中了解到了一些福康安的声势和排场,以及情状嗜好,觉得有机可乘,于是召集了数十名不务正业的无赖痞子,打着福康安的牌子旗号,沿途讹诈州县。为了避免被有见过福康安的地方官员识破,骗子们一路上都称福大帅偶染小恙,不便见客,所以不见任何人。而沿途州县的官员也不敢多问,只是争相行贿,以谋攀附巴结,副天保一行所获颇丰。

骗子队伍来到湖南辰州,知府清安泰乃是福康安一手举荐提拔上来的人,如今见恩公到来,当即投上名帖求见。可是副天保一行却以各种借口百般阻挠,不肯让清安泰面见福康安。清安泰心下生疑,觉得事情可能有诈,遂强行闯入内室,揭开帐子锦被,发现是副天保扮作福康安躺在床上,于是赶紧招呼随从进来,把副天保一伙全部抓获,无一漏网者。事情上报到朝廷,乾隆知道后非常高兴,立马升了清安泰的官。清安泰最后官至浙江巡抚。

轿夫骄横

《三异笔谈》载,因福康安的军功显赫,又深获乾隆殊宠,气势熏灼,他手下的家奴也非常骄横,所经之处,辄向地方官员索要钱财,并经常滋事扰民。在征西过程中,福康安的轿夫跑到老百姓家里抢东西。当地巡视都司徐斐恰好看到,赶紧上前阻拦,轿夫一把将徐斐从马上拽下来,劈头盖脸一顿猛揍。川北道长官姚一如听说了这件事,非常气愤,想到福康安那里告状。有人对他说,福大人位高权重,向来抓大放小,怎么会关心这些小事呢?你去找他,惹其生气,反而麻烦;你们按自己的方式处理了,也没什么事!

姚一如一听,也对,就令人把轿夫抓起来。轿夫不知大祸临头,仍然肆意咆哮。姚一如先用棍子敲打了他一顿,又抽了他四十个耳光,拎起来一看,轿夫被打死了。消息传到福康安那里,福康安并没有生气。其他轿夫兔死狐悲,不依不饶,竟然集体罢工。毕竟宰相门前七品官,福康安为安慰这帮轿夫,给他们挽回点面子,撤掉了了姚一如的成都知府。

引领时尚

《啸亭杂录》载,福康安好穿深绛色服饰,人言之为福色,因为“福”字,一语双关,都愿有“福”,所以民间也争效其色,都要做件“福色”袍子穿,以 借福音。

历史评价

《清史稿》:福康安起戚里,然亦自知兵。征廓尔喀,贼守隘,命前军更番与战,而设伏隘侧,前军败退,贼逐出隘,伏起,贼骇走,我军蹙之入隘。福康安策骑督战,诸军悉度隘,遂夷贼屯。其才略多类此。士毅入安南,度重险,寀入其庭。是时诸将多骄侈,士毅独廉,盖亦有不可没者。明亮知兵过福康安,廉侔士毅,师屡有功,辄有齮之者,未能竟其绩。立朝既久,躬享上寿,进受封拜,非幸致也!

乾隆帝:①、福康安秉性公忠,能视国事如家事,其才猷识见,又能明敏周到,如此方不愧为休戚相关、实心任事之大臣。②、才猷敏练,扬历中外,懋著殊勋,年力富强,正资倚毗,乃当大功垂成之际,积劳成疾,遽尔溘逝,实深震悼,且当患病之时,犹复力疾督师,亲临前敌,实为宣劳超众,体国忘身。

昭梿:福文襄王康安,荷父庇荫,威行海内,上亦推心待之,毫无肘掣。

陈康祺:①、福文襄屡出筹边,功在社稷,其生平所受恩宠,亦复空前旷后,冠绝百僚。②、异姓世臣,叨被至此,本朝第一人也。

李伯元:福生长华盶而娴习韬略,能利用士卒,与之同眠食共甘苦。攘臂一呼,懦顽皆奋,川陕教匪之乱,蔓延豫楚,京师戒严。福以独力刈大难,策殊勋,识者伟焉。然恃功而骄,往往擅窃威柄,大军所至,勒令地方官盛饰供张。偶不当意,必取马捶击之,若挞羊豕。

蔡东藩:平台湾,曰福康安之功,平安南,曰福康安之功,平廓尔喀,曰福康安之功,其实福康安亦安得谓有功者,台湾一役,赖海兰察奋勇争先,一战破敌,即日解诸罗围,叛党夺气,大乱以平。至若廓尔喀之战,福康安冒险轻进,微海兰察在后援应,彼且无生还之望,遑能平敌耶?最可恨者,柴大纪忠勇绝伦,第以不执櫜鞬礼,必欲置诸死地,良将风度,断不若是。高宗极加宠眷,无怪后世以龙种疑之。

萧一山:福康安特以贵族外戚,总长师干,归功享成而已。其对于海兰察谦谦自下,尽力周旋之,依为干城,方能得其力。则其才能之不足为将帅,可以知矣。且到处婪索,妄作威福,每日罗食珍异?开营伍奢侈之端倪,故每一征战,糜费多而成功少。

戴逸:①、凭借当时强大的军力和富盛的财力,福康安出师屡捷,所至必然,但也历尽艰辛,胜利来之不易。在历次战役中,福康安组织了在风涛中的渡海作战,参与了丛山密林中的攻碉战,指挥并亲自翻越喜马拉雅山,进行旷古未有的最艰苦的高山作战。其杰出的军事才能和不畏艰险、勇于任事的精神,诚为中国军事史上有所建树、值得称道的一位重要统帅,也不失为十八世纪将帅中的佼佼者。②、福康安参与了五次大的战争,四次都是镇压农民和少数民族,一次是为了保卫西藏,击退外国入侵军。③、他组织了在风涛中的渡海作战,参与了丛山密林中的攻碉战,指挥并亲自翻越喜马拉雅山,进行旷古未有的最艰苦的高山作战。在当时的物质条件和交通条件下,组织这些战役的艰难是显而易见的。福康安四十多年短促的一生都是在战斗环境中度过的,军书旁午,夙夜勤劳,才赢得了紫阁图形、封王进爵的最高颁赏。他的足迹遍及全国各地,长年奔走跋涉,说他无功受禄、因人成事是不公正的。人们指出他的豪华奢纵,这是确有根据的,但也应该看到他杰出的军事才能和不畏艰险、勇于任事的精神,他是中国军事史上有所建树、值得称道的一位重要统帅。

个人作品

《重修昭觉寺志》

《寄惠椿亭侍郎》

《七律四首》

《关帝庙碑文》

相关纪念

福康安纪功碑是清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为表彰钦差大臣福康安在林爽文事件中率军解诸罗县城之围的功迹而乾隆帝御笔写成的碑文,右书汉文,左书满文。现存于嘉义公园内,为票选嘉义市历史建筑十景之一。

该石碑本身与赑屃碑座均是在福建厦门所造,但运到台湾府城时赑屃掉入港道中,遂用砂岩仿造,放于县城东门附近的福康安生祠内。后来石碑在1906年梅山地震后移到今新荣路三商百货附近,之后再移到嘉义公园内存放。

而落入水中的赑屃在1911年时被发现,传说有灵性而被供奉在台南南厂代天府保安宫内,其背上原本用来安放碑文的凹槽内有水,传说可治眼疾。

福康安的历史故事
    数据加载中,请稍后...

Copyright © 2019 48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十八史 版权所有

鲁ICP备18030091号-2

返回顶部 关注四十八史新浪微博 添加快捷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