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述

公孙述(?—36年),字子阳,扶风茂陵(今陕西兴平)人,新莽末年、东汉初年割据势力。初以父官荫为郎,补任清水县长。公孙述熟练吏事,治下奸盗绝迹,由是闻名。

王莽末年,公孙述遂自称辅汉将军兼领益州牧。建武元年(25年),公孙述称帝于蜀,国号成家(一作大成或成),年号龙兴。建武十二年(36年),汉廷乃派兵征讨,攻破成都,纵兵大掠,尽诛公孙氏,“成家”为东汉所亡。计公孙述割据益州称帝,共在位十二年。

中文名:公孙述
别 名:公孙子阳
所处时代:东汉
民族族群:汉族
所属政权:成家
出生地:扶风茂陵(今陕西兴平)
逝世日期:公元36年
职 业:皇帝
称 号:白帝、跃马
年 号:龙兴
在位时间:25年—36年(12年)
主要成就:割据益州称帝

人物生平

早期生涯

汉哀帝时期,公孙述以父公孙仁保任为郎。后来公孙仁为河南都尉,公孙述就补为清水(在今甘肃省清水县)县长。公孙仁以公孙述年少,派遣门下掾随他到任。月余,掾辞归,向公孙仁说:“公孙述不是等待教导的人。”后来太守因其很有能力,使他兼摄五县,结果五县政事维护的很好,奸盗不再发生,郡中的人却说是有了鬼神的缘故。王莽天凤年间(公元14年—公元19年),公孙述担任导江(即原蜀郡)卒正(太守),治所在临邛(今四川邛崃)。也享有能力之名。

蜀中起兵

更始元年(公元23年),更始帝刘玄即位,建立更始政权,豪杰们各在所在的县起兵响应,南阳人宗成自称“虎牙将军”,侵入汉中;又有商人王岑也起兵于雒县,自称“定汉将军”,杀了王莽的庸部牧以响应宗成,众合数万人。公孙述听说,就派遣使者迎接宗成等。宗成等到成都,虏掠暴虐。公孙述很厌恶,于是召集县中豪杰对他们说:“天下同苦于王莽新室,思念刘氏很久了,所以一听到汉将军到,我就派人驰去迎接。现在百姓无辜而妇女儿童都成了俘虏,百姓的家室房屋都遭焚烧,这是寇贼,不是义兵。我想保郡自守,以等待真主。你们愿意同我一起干的请留下,不愿意的可以走。”豪杰们都叩头说愿意效死。公孙述于是使人诈称汉使者从东方来了,命公孙述暂时代理辅汉将军、蜀郡太守兼益州牧印绶。就选精兵千余人,向东攻击宗成等人。等到达成都,发展到数千人,于是对宗成发起攻击,大败宗成。宗成将领垣副杀了宗成,率众向公孙述投降。

更始二年(公元24年)秋天,更始帝派柱功侯李宝、益州刺史张忠,率领兵众万余人侵掠蜀、汉。公孙述依靠蜀地地势险要,民众归附,有自立为王的意志,就派他弟弟公孙恢,在绵竹大败李宝、张忠,并将他们赶走。由此以后公孙述威震益郡。功曹李熊对公孙述说:“现在四海汹涌不安,平民百姓肆意议论。将军割据千里,地方十倍于过去的商汤周武王,如能奋威德以投合天时,就可以成就霸王之业。应改名号,以镇抚百姓。”公孙述说:“我也考虑过,你的话发了我。”于是自立为蜀王,定都在成都。

建元称帝

蜀地肥沃富饶,兵力精强,远方的士民多来归附,西南的邛、笮等部族的酋长都来贡献。李熊再向公孙述说道:“现在山东饥馑,人庶相食;遭到兵灾的屠灭,城邑都成了丘墟。蜀地沃野千里,土壤肥腴,果实所生,虽不耕种也可饱腹。女工纺织之业,衣服可以覆盖天下。名贵木材竹干,器械之富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又有鱼盐铜银之利,浮水转漕运输之便。北面据有汉中,阻塞褒、斜的险要;东面扼守巴郡,拒扞关(今重庆市奉节县)之口;地方数千里,战士不下百万。见到有利时机则出兵而扩大地盘,无利则坚守而从事于农业。东面可下汉水以窥秦地,南面顺着江流以震荆、扬。所谓拥有天时地利等一切成功的条件。现在你蜀王的声名,已闻于天下,而名号未定,有志之士在狐疑观望,应当即大位,使远方之人有所依归。”公孙述说:“帝王是天命所归,我怎么能承当得起呢?”李熊说:“天命没有一成不变的,老百姓归附能者,能者承当起使命,你还怀疑什么呢!”

东汉光武帝建武元年(公元25年)四月,公孙述自立为帝,国号成家(一作大成或成),崇尚白色,建元龙兴。以李熊为大司徒,以其弟公孙光为大司马,公孙恢为大司空。改益州为司隶校尉,蜀郡为成都尹。

当时,越巂土著任贵也杀死王莽时所任命的大尹枚根而占据其郡,随后降公孙述。公孙述就使将军侯丹开白水关,北守南郑;将军任满从阆中下江州,东据扞关。于是所有益州之地尽归公孙述所有。

岑、戎归降

自从更始三年(公元25年),更始帝刘玄失败以后,光武帝刘秀正忙于山东事务,没有来得及西伐。关中豪杰吕鲔等往往拥有兵众达万,不知归属,多往归公孙述,公孙述都拜他们为将军。于是大作营垒,陈车骑,肆习战射,会聚兵甲数十万人,在汉中积聚粮食,在南郑修筑宫殿。又造十层赤楼帛兰船。多刻天下牧守的印章,备置公卿百官。使将军李育、程乌率领数万军众出陈仓,与吕鲔侵犯三辅。建武三年(公元27年),征西大将军冯异攻击吕鲔、李育于陈仓,大败吕鲔与李育,吕鲔与李育逃奔汉中。建武五年(公元29年),延岑、田戎被汉兵打败,延岑、田戎军等都逃亡入蜀。

延岑,字叔牙,南阳人。开始起兵时据有汉中,又拥兵关西,关西破散,又走到南阳,占有数县。田戎,汝南人,初起兵于夷陵,转而侵掠郡县,发展到数万人。延岑、田戎都与秦丰会合,秦丰都以女儿嫁给延岑、田戎为妻。后来秦丰失败,延岑、田戎都向公孙述投降。公孙述以延岑为大司马,封汝宁王,封田戎为翼江王。

建武六年(公元30年),公孙述派遣田戎与将军任满出江关(今夔门南岸),下临沮、夷陵间,招其故众,因而想攻取荆州诸郡,但没能攻克。

谬引谶书

当时,公孙述废除铜钱,置铁官以铸钱,百姓手中的货币不能流通。蜀中童谣说:“黄牛白腹,五铢当复。”好事的人们窃窃私语说王莽称“黄”,公孙述自号“白”,五铢钱,是汉货,说天下当并还刘氏。公孙述也喜好为符命鬼神瑞应的事,荒谬地引用谶书。以为孔子作《春秋》,为赤制而断十二公,说明汉高帝至汉平帝已经过十二代,历数已完,一姓不得再受命为帝。又引《录运法》说:“废昌帝,立公孙。”《括地象》说:“帝轩辕受命,公孙氏握。”《援神契》说:“西太守,乙卯金。”说西方太守而轧绝卯金刘氏。五德之运,黄承赤而白继黄,金据西方为白德,而代王氏,得到正序。又说自己手纹有奇,得以建元龙兴之瑞。几次将这些东西移书中原,希望以此惑动众心。

光武帝忧虑,就写信给公孙述说:“图谶上讲的‘公孙’,就是汉宣帝。代汉的是当涂高,你难道是当涂高吗?你以掌纹为瑞,王莽有什么可以效法的呢!你不是我的乱臣贼子,仓卒时人人都想当上皇帝,不足责备。你日月已逝,妻子儿女弱小,应当早为定计,可以无忧。天子的帝位,是不可力争的,应当三思。”署名“公孙皇帝”。公孙述不作答复。

论争天下

第二年(公元31年),隗嚣向公孙述称臣。公孙述的骑都尉平陵人荆邯看到东方将平,汉兵将向西征讨,就对公孙述说:“兵,这是帝王的重要武器,古今都不能废除的。以前秦失其守,豪杰并起。汉高帝起于布衣,没有前人的业迹,没有立锥之地,起兵于行伍之中,亲自奋击,队伍被打败自身遭到围困多次。然而军败后又复合,遭创伤愈合后又投入战斗。这样看来,在死境中奋斗倒能成功,在空隙中爬行倒靠近灭亡。隗嚣遇到绝好的机会,割据了雍州,兵强士附,威加山东。遇更始政乱,失去天下,百姓引颈而望,四方趋于瓦解。隗嚣不在这时趁着危机乘胜奋起,以争天命,而是退身想为西伯的事业,尊郑兴等为章句之师,与方望等处士结为宾友,偃武事息干戈,以自卑之辞事汉,喟然自以为是文王再世。这样就使汉帝消除关陇之忧,得以专门精心策划东伐事宜,四分天下而有其三;使西州的豪杰们都存心于山东,派来歙,马援等为使者,说服王遵、郑兴、杜林、牛邯等相次归顺了光武帝,那么天下五分而汉有其四;如果在天水举兵反汉,必遭溃败,天水既定,则天下九分而汉有其八了。陛下以梁州之地,内部要奉万乘之尊,外部要给三军以给养,担子压在百姓身上,百姓愁困,不堪承受上面的命令,将有像王莽一样从内部崩溃的危险。我的愚计,以为应当趁天下还没有完全绝望,豪杰还可以招诱的时机,发国内精兵,命令田戎据江陵,临江南人、物会集之地,倚仗巫山的牢固,筑垒坚守,传檄文到吴、楚,长沙以南必随风而披靡。命令延岑出汉中,定三辅,天水、陇西拱手自服。这样,海内震摇,对我们大为有利。”

公孙述问群臣。博士吴柱说:“以前周武王伐殷,先在孟津检阅部队,八百诸侯异口同声拥护,而武王认为时机还不成熟,还是还师以等待天命。没有听到过无左右之助,而要出师千里之外,以扩大地盘的。”荆邯说“:现在的汉帝原来并无尺土的权柄,驱乌合之众,跨马杀敌,所向披靡。不赶快趁现时与他争夺天下,而坐谈什么武王的说教,这是仿效隗嚣想为西伯罢了。”

公孙述同意荆邯意见,准备将北军屯士及山东客兵都发动起来,使延岑、田戎分兵两道,与汉中各将领把兵马势力合并起来。蜀人和他弟弟公孙况以为不应当空国千里之外,决成败于一举,坚决争持,公孙述于是停止。延岑、田戎也多次请兵出战立功,公孙述终于疑惑不听。

身死族灭

建武八年(公元32年),光武帝使诸将进攻隗嚣,公孙述派遣李育率领万余人援救隗嚣。隗嚣失败,李育也全军覆没。蜀地听到消息惊恐震动。公孙述害怕,想安定众心。成都郭外有秦时旧仓,公孙述改名为白帝仓,自王莽以来常常空着。公孙述便使人诈称白帝仓出谷如山陵一般,百姓倾城空市前往观看。公孙述于是大会群臣,问道:“白帝仓竟然出了谷吗?”群臣都说没有。公孙述道:“讹言不可信,传言隗嚣已破灭也是一样。”不久隗嚣将王元降蜀,公孙述以王元为将军。

建武九年(公元33年),使王元与领军环安拒守河池,又遣田戎及大司徒任满、南郡太守程泛率军下江关,攻破汉威虏将军冯骏等,攻占巫、夷陵、夷道,因而据守荆门、虎牙。

建武十一年(公元35年)春,汉征南大将军岑彭发起进攻,任满等大败,王政斩任满首级,向岑彭投降。田戎走保江州。汉军追至江州,得知江州“城固粮多”,遂留一部继续围城,主力继续进攻成都。各城邑都开门向岑彭投降,岑彭就长驱到达武阳。光武帝就写信给公孙述,陈述祸福,以表明君无戏言。公孙述看信省悟叹息,给亲信太常常少、光禄勋张隆看。张隆、常少都劝公孙述投降。公孙述说:“兴与废都是命运。哪里有投降的天子呢!”左右的人就不敢再讲话。汉中郎将来歙急攻王元、环安,环安派刺客杀了来歙;公孙述又派人刺杀了岑彭。

建武十二年(公元36年),公孙述的弟弟公孙恢和女婿史兴都被大司马吴汉、辅威将军臧宫所攻破,战死。从此将帅恐惧,日夜离叛,公孙述虽然杀其全家,还是不能禁止。光武帝必欲公孙述投降,就下诏书晓喻公孙述道:“往年诏书频下,开导并示以恩信,不要以来歙、岑彭受害而自疑。现在只要如期归降,就可保证家族完全;假使迷惑不悟,那等于把肉送进虎口,可痛又有什么办法呢!你的将帅疲惫,吏士们都想回家,不愿意继续屯守下去,诏书手记,不可数得,我是不食言的。”公孙述终无降意。

九月,吴汉又破斩其大司徒谢丰、执金吾袁吉,汉兵进驻成都。公孙述对延岑说:“现在怎么办呢?”延岑说:“男儿应当在死中求生,怎能坐着等死呢!财物是容易聚敛的,不应当吝惜。”公孙述就将金帛全数拿出来,募得敢死队五千多人,在市桥以配合延岑,假装建立旗帜,鸣鼓挑战,暗地里却派遣奇兵绕到吴汉军后面,袭击攻破吴汉军。吴汉坠落水中,抓着马尾巴得以出水。

十一月,臧宫军到咸门。公孙述看到占卦上说“虏死城下”。大喜,认为吴汉等当死城下。于是亲自率领数万人攻吴汉,使延岑拒臧宫。大战,延岑三战三胜。从清晨到日中,军士吃不到粮食,都很疲乏,吴汉命令壮士突击,公孙述兵士大乱,公孙述胸部中枪坠落马下。左右以车将公孙述救入城内。公孙述把兵交延岑,晚上就死了。次日晨,延岑向吴汉投降。吴汉就杀了公孙述的妻子,把公孙氏全都杀尽,并把延岑全族都杀了。又纵兵大掠,焚烧公孙述宫室。光武帝听到大怒,谴责吴汉。

趣闻轶事

以为符瑞

李熊劝公孙述称帝之时,公孙述曾梦见有人对他说:“八厶子系,十二为期。”醒来后对妻子说:“虽然贵极但祚短,如何?”妻说:“早晨听到了道,晚上死了还可以,何况十二呢!”恰巧有龙出于府殿中,夜间有光芒耀眼,公孙述以为这是符瑞,因而在掌心写着:“公孙帝。”后来公孙述称帝十二年而败亡,果然应验梦中谶语。

大臣埋怨

公孙述喜苛求细枝末节,斤斤计较小事。敢诛杀而不识大体,喜欢更改郡县的官名。然而年青时做过郎,学着汉家制度,出入仿效汉天子法驾,銮旗旄骑,陈置陛戟,然后车驾才出房闼。又立他的二子为王,食犍为、广汉各数县。群臣多规谏,以为成败还不可知,军队暴露在外,又急于封儿子为王,表现出没有大志,挫伤战士的心。公孙述不听。只有他公孙一家一姓的能够当官掌权,由此大臣们都埋怨不迭。

历史评价

马援:①、“子阳井底蛙耳,而妄自尊大”;②、“天下雌雄未定,公孙不吐哺走迎国士,与图成败,反修饰边幅,如偶人形。此子何足久稽天下士乎!”

张纮:“天子之贵,四海之富,谁不欲焉?义不可,势不得耳。陈胜、项籍、王莽、公孙述之徒,皆南面称孤,莫之能济。”

常璩《华阳国志》:“公孙述藉导江之资,值王莽之虐,民莫援者,得跨巴、蜀;而欺天罔物,自取灭亡者也。然妖梦告终,期数有极,奉身归顺,犹可以免;而矜愚遂非,何其顽哉!”

范晔《后汉书》:①、“昔赵佗自王番禺,公孙亦窃帝蜀汉,推其无他功能,而至于后亡者,将以地边处远,非王化之所先乎?述虽为汉吏,无所冯资,徒以文俗自憙,逐能集其志计.道未足而意有余,不能因隙立功,以会时变,方乃坐饰边幅,以高深自安,昔吴起所以惭魏侯也.及其谢臣属,审废兴之命,与夫泥首衔玉者异日谈也。”;②、“公孙习吏,隗王得士。汉命已还,二隅方跱。天数有违,江山难恃。”

杜甫:“卧龙跃马终黄土,人事音书漫寂寥。”

周昙:“剑蜀金汤孰敢争,子阳才业匪雄英。方知在德不在险,危栈何曾阻汉兵。”

王夫之《读通鉴论》:①、“公孙述之廷不可仕也;虽然,述非王莽比矣,不得已而姑与周旋以待时,不亦可乎?李业、王皓、王嘉遽以死殉之,过矣。述之初据蜀也,犹未称帝,威亦未淫也;察其割据之雄心,虑相污陷,夫岂无自全之术哉?乃因循于田里家室之中,事至而无余地,居危乱之邦,无道以远害,畏溺而先自投于渊,介于石而见几者若此乎?谯,荐贿以免,则尤可丑矣。处乱世而多财,辱人贱行以祈生,殆所谓‘负且乘致寇至’者与!哀、平之季,廉耻道丧,一变而激为吊诡,蜀人尤甚焉。匹夫匹妇之谅,恶足与龚胜絜其孤芳哉!”;②、“王莽之乱,法物凋丧,公孙述宾宾然亟修之。其平也,益州传送其瞽师、乐器、葆车、舆辇,汉廷始复西京之盛。于此言之,述未可尽贬也。述之起也非乱贼,其于汉也,抑非若隗嚣之已北面而又叛也。于一隅之地,存礼乐于残缺,备法物以昭等威,李业、费贻、王皓、王嘉,何为视若戎狄乱贼而拒以死邪?自述而言,无定天下之略,无安天下之功,饰其器,惘其道,徇其末,忘其本,坐以待亡,则诚愚矣。自天下而言,群竞于智名勇功,几与负爪戴角者同其竞奰,则述存什一于千百,俾后王有所考而资以成一代之治理,不可谓无功焉。马援,倜傥之士也,斥述为井蛙,后世因援之鄙述,而几令与孟知祥、王建齿,不亦诬乎?”

史籍记载

《后汉书·卷十三·隗嚣公孙述列传第三》

《华阳国志·卷五》

历史遗迹

白帝城

白帝城,又称子阳城,位于重庆市奉节县瞿塘峡西口北岸,为公孙述所建。因城内白鹤古井白雾升腾,宛如白龙,公孙述以为是“白龙献瑞”,要出新天子,故自号“白帝”,城名由此而来。

家庭成员

父亲:公孙仁

弟弟:公孙光、公孙恢、公孙况

公孙述的历史故事
    数据加载中,请稍后...

Copyright © 2019 48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十八史 版权所有

鲁ICP备18030091号-2

返回顶部 关注四十八史新浪微博 添加快捷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