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罗武烈王金春秋

金春秋(603年—661年),新罗第29任君主,为新罗真智王之孙、新罗真平王之外孙。

早年为新罗重臣,官至伊湌(第二等官阶),推进亲唐外交路线,在国内展开唐化运动,奠定了新罗统一海东三国的基础。654年继承王位。659年向唐乞师以伐百济,669年唐朝苏定方东征百济,金春秋受任嵎夷道行军总管,并派太子金法敏和大将金庾信配合唐军灭亡百济。661年去世,享年五十九岁,谥号武烈,庙号太宗。

本 名:金春秋
别 称:春秋公、武烈王
所处时代:新罗中代
民族族群:新罗人
出生地:新罗
出生时间:建福二十年(603年)
去世时间:龙朔元年(661年)六月
庙 号:太宗
谥 号:武烈
继 任:金法敏(文武王)
主要成就:推动唐罗联盟,奠定新罗统一海东三国的基础

人物生平

早年生涯

金春秋生于新罗真平王建福二十年(603年),父亲是真智王之子伊湌金龙春(一作金龙树),母亲是真平王之女天明夫人。在被骨品制度所支配的新罗社会中,金春秋属于没有王位继承资格的王族——真骨。金春秋仪表英俊伟岸,善于谈笑风生,自幼胸怀济世之志。他早年经历不详,《花郎世记》记载金春秋少年时代是花郎徒,深为金庾信欣赏,欲推金春秋为“风月主”(花郎领袖),可金春秋谦让退居“副弟”(二把手),让金庾信出任风月主,其后又让位于花郎宝宗、廉长,到24岁时才成为第18代风月主。但《花郎世记》被学界普遍视为现代人托名金大问所杜撰的伪书,所以金春秋早年的这段经历未必可靠,不过金春秋与金庾信的关系确实非同寻常,他本人娶金庾信之妹文姬(文明王后),很快就生下长子金法敏,也就是后来的文武王

纵横捭阖

金春秋所生活的时代,朝鲜半岛三国竞争正酣,新罗受到百济、高句丽的交相侵攻,可谓腹背受敌,逐渐不能招架,国力日益疲敝。善德女王仁平九年(642年)秋,百济攻占新罗西部四十余城,进而夺取了重镇大耶城(今韩国庆尚南道陕川郡),镇守该城的都督伊湌金品释战死,其妻古陀炤为金春秋之女,亦死于此役。金春秋听说女儿、女婿双双死难的消息后,倚柱而立,一整天都不眨眼,不理睬经过他面前的人,然后说道:“嗟乎!大丈夫岂不能吞百济乎?”然后面见善德女王,请求出使高句丽借兵以报复百济,善德女王批准。此时高句丽国王是高藏,但实权掌握在莫离支渊盖苏文(盖金)手中,金春秋出使高句丽之际,高句丽要求新罗归还竹岭(在今韩国忠清北道丹阳郡一带)以西、以北的高句丽故地方能出兵,这等于是要新罗割让包括西海岸出海口在内的大半国土,因此遭到金春秋断然拒绝,于是被高句丽扣押两个月之久。其后金春秋假意许诺归还竹岭以西以北之地,加上金庾信率军兵临高句丽南境,所以金春秋最终得到释放。

仁平十四年(647年)正月发生毗昙之乱,善德女王在乱中去世,金庾信平定了叛乱,并立善德女王之堂妹、真平王之侄女胜曼为王,是为真德女王,这标志着金春秋、金庾信一派掌握了实权。同年,金春秋出使倭国,送倭国使臣高向玄理等回国,来献孔雀、鹦鹉各一只,并充当人质,不久后返回新罗。

太和元年(648年),金春秋携其子金文王出使唐朝,于闰十二月抵达长安(今中国陕西西安)。唐太宗对金春秋的待遇极为隆重,派光禄卿柳亨持节郊劳,然后封金春秋为特进,金文王为左武卫大将军,允许金春秋参观国学(国子监)的释奠及讲论,并赏赐新修的《晋书》与御制温汤碑、晋祠碑,此外还下赐金帛无数。唐太宗召见金春秋,问他有何想法,金春秋跪奏道:“臣的本国地处偏僻的海角,多年来服事天朝,但百济强悍狡猾,屡次侵略欺凌本国,况且前些年他们大举深入,攻陷数十座城池,要断绝我国朝贡的道路。如果陛下不派兵来救我国,那么我国人民就会被百济全部俘虏,恐怕就不能再向天朝朝贡了。”唐太宗便答应他出兵攻打百济。然后金春秋又请求赐服,唐太宗亲自挑选宫中所藏珍贵服饰赐给金春秋一行。翌年二月,金春秋回国,留其子金文王充当宿卫质子,唐太宗命令三品以上官员赴宴饯别,对金春秋给予超规格优待。

即位为王

金春秋回国后,新罗实施了一系列唐化与中央集权化的政策。如改穿唐朝官服、遵用唐朝年号、将原来作为王室家臣的内帑机构“禀主”改造为“执事部”,设“中侍”为其长官,削弱和取代过去和白会议的权限,此外。这些改革措施虽然是以真德女王的名义实行的,但一般认为是金春秋在背后主导的结果。

永徽五年(654年)三月,真德女王去世,具有王位继承资格的“圣骨”彻底断绝,新罗王位只能在真骨贵族中挑选。起初,群臣推戴上大等(和白会议的首脑)阏川,阏川说:“我老了,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德行。现在德高望重的莫过于春秋公,他真的可以说是济世英杰啊!”金春秋三次推辞,乃登王位,成为新罗第一位出身真骨的国王。同年闰五月,唐高宗得知真德女王去世的消息,下诏册拜金春秋为乐浪郡王、新罗王,并加授开府仪同三司。金春秋的即位过程中,金庾信也出过大力,作为报酬,金春秋又把自己的女儿智照(即智炤夫人,金庾信的外甥女)嫁给金庾信,于是两人亲上加亲,共治新罗,后世有学者称之为“两金体制”。

金春秋初立之时,高句丽趁机联合靺鞨入侵新罗北境,占领33座城池,新罗向唐告急,并宣称百济也联合高句丽参与此次行动(后世有观点认为百济并未与高句丽结盟,是新罗为了嫁祸百济而故意在唐朝面前虚构丽济同盟)。永徽六年(655年)二月,唐高宗应金春秋之请,派程名振、苏定方出击高句丽,以缓解新罗北界压力。

除了高句丽外,新罗与百济之间的战争也在金春秋任内持续着。永徽六年(655年)九月,金庾信占领百济刀比川城(今韩国忠清北道永同郡阳山面);显庆四年(659年)四月,百济占领新罗独山(今韩国庆尚北道星州郡秃用山城)、桐岑(今韩国庆尚北道龟尾市仁义洞)二城,金春秋派人令其在唐充当宿卫的儿子金仁问乞师,由此拉开了新罗统一三国的序幕。

赍志以殁

无论是对新罗国家还是金春秋个人而言,百济都是头号的敌人,而最终目标当然是连高句丽一起平定,实现新罗对海东三国的统一。但是,在当时的条件下,新罗无法光凭自己消灭此二国,只能借助唐朝的力量。虽然自善德女王以来,新罗就屡次向唐乞师,唐却从未出兵直接打击百济。金仁问乞师之际,金春秋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因久未得到消息,金春秋忧形于色。到显庆五年(660年)三月,唐高宗正式任命苏定方为神丘道行军大总管、金仁问为副总管,领兵13万东征百济,又任命金春秋为嵎夷道行军总管,配合唐军讨伐百济。五月二十六日,金春秋率金庾信、金真珠、金天存等将士出征。六月十八日,金春秋行至南川停(今韩国大田广域市一带),二十一日派太子金法敏率兵船一百艘,在德物岛(今韩国德积岛)迎接苏定方所率的唐军主力部队,双方约定唐罗两军于七月十日会师百济都城泗沘(今韩国忠清南道扶余郡)。金春秋听到金法敏回报苏定方“军势甚盛”之时,喜不自胜,乃派金法敏和金庾信等率5万精兵出征,自己则移驻于今突城(今韩国庆尚北道尚州市一带)。金庾信在黄山伐(今韩国忠清南道论山市燕山面)与百济将领阶伯苦战,最终攻克,与唐军会师泗沘。

七月十八日,百济义慈王投降,百济灭亡。七月二十九日,金春秋移驾百济都城,八月二日与苏定方等置酒犒劳将士,并处决了当初协助百济人攻破大耶城、害死自己女儿、女婿的新罗内奸毛尺、黔日,报了二十年之宿仇。当时传闻唐朝阴谋袭击新罗,金庾信等力劝金春秋举兵反唐,金春秋说:“唐朝为我消灭敌国,我却恩将仇报,反过来跟他打仗,上天会保佑我吗?”最终只是加强防备,没有攻击唐军。九月,唐军主力部队携百济王族大臣撤回,留刘仁愿镇守泗沘,金春秋也留其子金仁泰协助留守,并领兵出击百济残余势力,占领尔礼城(今韩国忠清南道论山市一带)等二十多座城池,纳入新罗版图。十一月二十二日,金春秋凯旋国都金城(今韩国庆尚北道庆州市),论功行赏,并对百济归顺人员量才录用。翌年春,百济复兴军围攻刘仁愿和金仁泰驻守的泗沘城(熊津都督府),金春秋派金品日、金文王、金良图等率军前往救援,但被百济复兴军击退。

龙朔元年(661年),唐朝准备派苏定方等进一步消灭高句丽,又命新罗配合。恰在当年六月,金春秋去世,没能看到高句丽的灭亡。太子金法敏继位,为金春秋上谥号武烈,庙号太宗,葬于永敬寺北。九月,金春秋死讯传至唐朝,高宗为之举哀于洛城门。

为政举措

政治

金春秋引进唐朝的律令制来改造新罗的贵族合议体制。即位以前,在他的主导下将原来作为王室家臣的内帑机构“禀主”改造为“执事部”,设“中侍”为其长官,削弱和取代过去和白会议及其首脑上大等的权限,并设置财赋机构“仓部”与刑政机构“理方府”。即位后命理方府令良首等参酌唐朝律令,修定理方府格六十余条。金春秋通过以上一系列举措确立了新罗的专制王权。

此外,金春秋还用中原典章制度来改造新罗政治文化。金春秋即位之前,新罗国王都是生前就使用佛教尊号作为王号,金春秋即位之后,采取汉风谥法,追尊其父为文兴大王,其母为文贞太后,他本人死后也获汉风庙号、谥号。此后历代新罗国王乃至朝鲜半岛君主均采用汉风谥号。

经济

金春秋在位时,发展生产,平抑物价,当时金城一匹布的价格为30石或50石米,百姓安居乐业,称他统治的时期为“圣代”。

文化

金春秋是一位推崇儒学的君主,他即位前出使唐朝之际,就主动请求参观唐朝国学(国子监),观摩了对孔子的释奠之礼及儒家经典的讲论。他回国后,真德女王就设立大舍来筹备建立新罗的国学,这不能不说是金春秋推动的结果。

金春秋还积极引进唐朝衣冠与礼制,他在唐朝时请求唐太宗赐服,回国后新罗便改官服为唐风,在朝仪上实行唐式的贺正礼。

外交

金春秋为了消灭百济和高句丽、争取新罗的生存空间,在外交上全面倒向唐朝。他遣子入质于唐廷,以示忠诚,并向唐朝揭发百济与高句丽同盟,屡次乞师;在国内采取穿大唐衣冠、奉大唐正朔等一系列唐化运动来讨好唐朝,最终促成了唐罗联盟的正式形成,奠定了新罗统一海东三国的基础。他任内虽然实现了灭亡百济的夙愿,但没能看到高句丽灭亡就去世了。后来其子文武王金法敏宣称,金春秋入唐时,曾得到唐太宗许诺两国联手灭亡高句丽和百济后,唐朝会将平壤以南赐给新罗。不过,中国学界认为唐太宗可能与金春秋达成了某种谅解,但不至于有此类分赃式的密约,所以这应该是新罗后来为了让自己占领百济故地合法化而捏造的唐太宗敕旨。

除了依附唐朝外,金春秋也积极开拓对倭外交。他在仁平十四年(647年)亲自出使倭国并充任人质,太和元年(648年)入唐时亦携带倭国致唐朝的国书。然而在永徽二年(651年),因为新罗使臣知万穿唐服入倭,被倭国驱逐,新罗与倭国的关系又转入低潮。尽管如此,金春秋还是同倭国保持友好关系,孝德天皇去世时,倭国派巨势稻持告丧,金春秋破格以伊湌(第二等官阶)身份接受倭国国书(惯例是第三等官阶苏判),可见他对对倭外交还是非常重视的。

轶事典故

龟兔脱险

仁平九年(642年),金春秋出使高句丽,请兵讨伐百济,因拒绝高句丽要求新罗割让竹岭以西、以北土地的条件而被高句丽扣押。金春秋用青布300步来贿赂高句丽国王高藏的宠臣先道解,先道解前来答谢,与金春秋对酒谈笑。酒过三巡之后,先道解戏语道:“你听说过龟兔故事吗?从前东海龙女得了心病,医生说得到兔肝就可以治了,可茫茫大海,哪有兔子?有一只乌龟对龙王说:‘我有办法得到。’于是登上陆地,见到兔子说:‘海中有一个岛屿,有清澈的泉水,洁白的石头,茂盛的树林,甜美的果子,没有严寒和酷暑,也没有鹰隼的威胁,你要是到了那里,就可以过上无忧无虑的安逸生活了。’兔子便坐上龟背,等乌龟在海里游了二三里时,对兔子说:‘现在龙女得了病,需要兔肝当药,我才不辞辛劳背你过来。’兔子说:‘啊!我是神仙的后裔,可以掏出五脏,洗洗就给你了。只不过前段时间觉得有点心烦,便把肝脏拿出来洗一下,暂时放置在岩石下面,听到你的花言巧语就直接过来了,可肝脏还在那里。我看不如回去取肝,这样你拿了你想要的东西,我反证没肝也能活,这不就两不误吗?’乌龟相信了兔子的话,便游回岸上,兔子一上岸就藏进草丛里,对乌龟说:‘你真傻啊!谁能没肝还能活?’乌龟默然而退。”金春秋听了这个故事后,深受发,便致书高藏,保证归国后便请求善德女王归还竹岭以西、以北土地。高藏大喜,正好新罗也派金庾信率一万死士进入高句丽南境,高句丽考虑到金春秋已经发过誓,便把金春秋释放了。

温氏代死

太和二年(649年),金春秋从唐朝归国,在海上遇到高句丽巡逻兵,金春秋的随从温君解见状,马上换上金春秋的高冠大衣,高句丽巡逻兵以为他就是金春秋,便把他捉来杀了,而乔装的金春秋则乘小船回国。真德女王追赠温君解为大阿湌(第五等官阶),并优赏其子孙。

2007年,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访问韩国,庆州金氏首尔宗亲会会长金春济说:“根据史书记载,我们庆州金氏一直把温氏视为恩人。如果经过考证,温家宝总理和1379年前保住金春秋将军性命的温君解确是同一祖先的后代,我们希望通过适当的途径向温总理表达深深的谢意。”

二臣显灵

显庆四年(659年),金春秋派金仁问乞师唐朝以灭百济,但他并没有太大把握,尤其是一直没得到唐朝方面的回音,让他忧形于色,焦虑不安。十月的一天,金春秋坐在朝堂上,已故大臣长春、罢郎忽然显灵,对金春秋说:“臣虽然已经变成枯骨,但仍有报国之心。昨天到了大唐,得知皇帝已经决定派大将军苏定方等于来年五月领兵讨伐本百济,想到大王如此急切地挂念此事,便前来禀告。”两人说完就消失了。金春秋大为惊异,于是重赏两家子孙,并指示有关部门在汉山州(今韩国京畿道广州市)创立庄义寺,为两人祈祷冥福。

庙号风波

金春秋死后,文武王金法敏为他上庙号太宗,但这只是私称,不为唐朝所知。过了二十年后,此事传到唐高宗耳朵里,便派使臣传达口谕,称:“我太宗文皇帝,神功圣德,超出千古,故上仙之日,庙号太宗。汝国先王金春秋与之同号,尤为僭越,须急改称!”新罗神文王回应称:“小国先王春秋谥号偶与圣祖庙号相犯,敕令改之,臣敢不惟命是从?然念先王春秋,颇有贤德,况生前得良臣金庾信,同心为政,一统三韩,其为功业不为不多。捐馆之际,一国臣民不胜哀慕,追尊之号,不觉与圣祖相犯,今闻教敕,不胜恐惧,伏望使臣复命阙庭,以此上闻。”其后唐朝再未追究,新罗也没废除金春秋的庙号,但此后不再给国王上庙号。

人物评价

正面评价

金春秋长期以来被视为朝鲜半岛历史上的一代圣君与伟人。在他即位之前,就有“济世英杰”之誉。尽管他生前没能看到统一三国,但因其“与庾信神谋戮力,一统三韩,有大功于社稷”,所以被尊为太宗,成为新罗唯一有庙号的君主(除了身份不详的“太祖星汉”以外)。

《东国通鉴》对金春秋的盖棺定论是:“以不世出之资,奋大有为之志,倚任良佐,言听计从,至诚事大,衣冠文物,并从唐制,崇奖节义,激励将士。仗天朝之威,雪百济世讎,雄视高句丽如囊中之物,将取而有之。享年不永,功业不究,惜哉!”这可以说是传统史学对他的代表性评价。时至今日,韩国对金春秋仍然以肯定评价为主,认为他是三国统一的奠基人,并称他为“古代最杰出的外交战略家”、“外交胜负手”等。

负面评价

在金春秋所处的时代,高句丽和百济对他评价很低,如移居倭国的高句丽僧侣释道显批评金春秋“舍俗衣冠(“俗衣冠”指新罗固有服饰),请媚于(唐)天子,投祸于邻国,而构斯意行者也”。

到了20世纪,随着民族主义在朝鲜半岛勃兴,对金春秋的否定视角也开始出现。批判金春秋的代表性人物是申采浩。他在将被传统史学贬为乱臣贼子的渊盖苏文捧为“千古英杰”的同时,对金春秋则口诛笔伐、大加唾骂。申采浩称金春秋一生“有罪无功”,认为他是“招异种以灭同种、引寇贼以杀兄弟”的卖国贼,是传播事大主义病毒的始作俑者,并且正因为传统史家歌颂和推崇卖国贼金春秋,才导致朝鲜民族在事大主义的泥潭中愈陷愈深。朝鲜和部分韩国的激进民族主义者继承了他的观点,其中朝鲜在20世纪50年代还称赞金春秋为“有能力的政治家与外交家”,但随着60年代以后主体史学的确立,朝鲜否定新罗统一,对金春秋的评价也急转直下,称他的外交活动是走事大主义的错误路线、勾结外来势力消灭同族国家的反民族行为。金春秋在朝鲜也沦为“民族叛逆者”的代名词,朝鲜曾将金春秋与前韩国总统朴槿惠相提并论。

亲属成员

父亲:金龙春(又作金龙树,真智王之子,追尊文兴大王)

母亲:天明夫人(真平王之女,追尊文贞太后)

妻子:文明王后(金舒玄之女、金庾信之妹)、宝罗宫主(据《花郎世记》记载,为宝宗之女、金春秋之元配,与金春秋感情甚笃,后难产而死)

儿子:金法敏、金文王、金仁问、金老旦、金智镜、金恺元、金仁泰(以上为嫡子)、金皆知文、金车得、金马得(以上为庶子)

女儿:古陀炤娘(嫁金品释,死于大耶城之战)、瑶石公主(传说与高僧元晓生下薛聪)、智炤夫人(嫁金庾信)、两女不详

后世纪念

金春秋死后,葬于永敬寺北,立神道碑,由其子金仁问撰文与书丹。武烈王陵位于今韩国庆尚北道庆州市西岳洞,神道碑因壬辰倭乱的破坏,只剩下龟趺和螭首(上刻篆书“太宗武烈大王之碑”八字)以及只能识读出“中礼”二字的残片,其余碑身已消失无踪。武烈王陵被定为大韩民国史迹第20号,新罗太宗武烈王陵碑则被定为大韩民国国宝第25号。

新罗武烈王金春秋的历史故事
    数据加载中,请稍后...

Copyright © 48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十八史 版权所有

鲁ICP备18030091号-2

返回顶部 关注四十八史新浪微博 添加快捷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