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重俊

李重俊(?—707年8月7日),唐朝节愍太子唐中宗李显第三子,生母不详。神龙二年(706年)被立为皇太子。但因不是韦后亲生,颇受猜忌。安乐公主等人也多次请求唐中宗废掉李重俊,立自己为皇太女,李重俊地位受到威胁。

神龙三年(707年)七月,李重俊与李多祚、李承况、独孤祎之等人发动兵变,诛杀武三思父子,而后攻打宫城,意图杀死韦皇后等人,却被阻于玄武门外,因士卒倒戈而失败。他逃奔终南山,中途被部下杀死。

本 名:李重俊
所处时代:唐朝
民族族群:汉族
去世时间:707年8月7日
谥 号:节愍
主要成就:发动景龙政变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李重俊唐中宗第三子,于圣历元年(698年,《新唐书》称圣历三年)被封为义兴郡王。长安年间,累授卫尉员外少卿。神龙元年(705年)二月,李重俊进封卫王,仍拜洛州牧,食实封一千户,不久又改任左卫大将军,遥领扬州大都督。

受封太子

早在长安元年(701年)当时武则天步入晚年,政事大多委托给了张昌宗张易之兄弟;李重俊的长兄邵王李重润与其妹永泰郡主、魏王武延基私下里议论张氏兄弟擅政之事,被武则天处死。神龙元年(705年),李重俊的二兄李重福遭韦皇后诬陷,贬任濮州员外刺史。故而依据排行,在神龙二年(706年)七月,卫王李重俊被册立为皇太子。

李重俊虽生性聪颖果决,但因没有贤师教导,所行多有不法。不久,唐中宗任命女婿杨璬、武崇训为太子宾客。杨、武二人皆年轻轻浮,平日只是“蹴鞠猥戏”,以此取悦李重俊,并不能尽到调教辅佐之责。左庶子姚珽数多次上疏劝谏,右庶子平贞慎也以《孝经议》、《养德传》进行讽谏,但都没有引起李重俊的重视。

当时,武三思在朝中握有大权,欲图谋不轨,但对李重俊非常忌惮。七月,武三思暗中命人将韦皇后淫乱之事大肆宣扬,请求废黜皇后。唐中宗命御史大夫李承嘉调查。李承嘉上奏此事是敬晖、桓彦范、张柬之等派人所为。武三思又怂恿太子李重俊上表,请求夷灭敬晖三族,唐中宗不肯。

韦皇后因为太子李重俊非自己亲生,对他十分厌恶。武三思子武崇训经常唆使安乐公主,当面凌辱李重俊,以其不是韦后亲生呼之为奴。后来,安乐公主她甚至要求唐中宗废掉李重俊,立自己为皇太女。李重俊的地位受到很大威胁,对武三思、韦皇后、安乐公主等人忿恨不已。

发动政变

景龙元年(707年)七月,李重俊联合左金吾大将军李千里、左羽林大将军李多祚、右羽林将军李思冲以及李承况、独孤祎之、沙吒忠义等人,率左右羽林军及千骑三百余人发动兵变。他先冲入武三思的府邸,杀死武三思、武崇训父子及其党羽十余人。而后又命令左右金吾大将军成王李千里,率军闯入肃章门,在皇城内搜寻韦皇后、安乐公主与昭容上官婉儿。韦皇后闻变,簇拥着唐中宗奔向玄武门,并召左羽林军将军刘仁景护驾,让他率领留军飞骑及百余人在楼下列守。

随后,李多祚等率军赶至,想冲上玄武门楼,结果被宿卫士兵阻住。唐中宗趴在楼槛上,对千骑士卒喊话道:“你们都是我的卫士,为何要作乱?若能归顺,斩杀李多祚等,将长保富贵。”千骑军官王欢喜等人当即倒戈,斩杀李多祚和李承况、独孤祎之、沙吒忠义等。政变军溃散,政变失败。

惨遭暗杀

李重俊政变失败后,率领百余骑兵奔出肃章门,逃往终南山。唐中宗令长上果毅赵思慎率轻骑追赶。李重俊到抵达雩县西十余里处,麾下仅剩几个家奴跟随。他见天色已晚,便到树林中休息,结果被左右亲信杀害。唐中宗命将李重俊的首级斩下,又献于太庙,并以之祭奠武三思、武崇训父子。

李重俊死后,东宫僚属没有敢接近李重俊的尸体的,唯永和县丞宁嘉勖解下衣服将太子首级收拾起来并痛哭,因此被贬兴平丞。

太子李重俊政变时所经过的诸城门守护者都被连坐流放;韦皇后的党羽上奏请求将他们杀死,唐中宗没有同意。当年八月,韦皇后及王公就上表将多次发生政变的玄武门改名为神武门。景云元年(710年),唐睿宗即位,追复李重俊的太子名位,赐谥号节愍,并将他陪葬定陵。

轶事典故

景龙政变前,曾有流星出现,坠落于西南方。政变失败后,李重俊逃奔终南山,正位于长安的西南,而他最终也死于西南。

历史评价

李旦:①、朕闻曾氏之孝也,慈亲惑于疑听;赵虏之族也,明主哀而望思。历考前闻,率由旧典。重俊,大行之子,元良守器。往罹构间,困于谗嫉。莫顾鈇钺,轻盗甲兵,有此诛夷,无不悲惋。(《赠太子重俊谥节愍制》)②、故皇太子重俊,业隆继体,才膺守器。辨日高视晋储,防年遐吞汉两。抚军监国,皇基攸固,齿胄问安,圣图惟永。顷以谗邪浸润,恩礼疏薄,外迫伊戾之谋,中骊姬之谮。彼则凶计斯甚,摇动元良;尔乃诚心密运,扫除悖德。兴晋阳之甲,以罪荀寅;拥汉阙之兵,而诛赵虏。呜呼!逆首虽殄,凶党未清,属投杼生疑,乱兵旋及。……三年遂远,上宾之驭不留;千载犹生,全节之名长在。(《节愍太子谥册文》)

韦凑:节愍太子与李多祚等,拥北军禁旅,上犯宸居,破扉斩关,突禁而入,兵指黄屋,骑腾紫微。孝和皇帝移御玄武门以避其锐,亲降德音,谕以顺逆,而太子据鞍自若,督众不停。俄而其党悔非,转逆为顺,或回兵讨贼,或投状自拘。多祚等伏诛,太子方自逃窜。向使同恶相济,天道无徵,贼徒阙倒戈之人,侍臣亏陛戟之卫。其为祸也,胡可忍言?……太子称兵宫内,跨马御前,悖礼已甚矣,况将更甚乎?以其斩武三思父子而嘉之乎?然弄兵讨逆,以安君父,可也。当解甲於朝以请罪,而乃欲因自取之,是竞为逆。将废韦氏而嘉之乎?然韦氏逆彰义绝,虽诛之亦可也。当此时也,韦氏未有逆彰,未为义绝。韦则母也,太子子也,岂有废母之理乎?且既非中宗之命而废之。是劫父废母,亦悖逆也。(《论谥节愍太子疏》)

王夫之:重俊之恶,非但蒯瞆之比也。或曰:韦氏不诛,而中宗弑,祸深于南子;三思逸产、禄之诛,而乱天下,恶剧于宋朝;重俊诛之;视蒯瞆为愈矣。曰:非然也。君子之恶恶也,诛其意;而议刑也,必以其已成之罪,而不可先其未事早施以重辟。三思谋篡于武氏之世,既不成矣,韦氏之行弑,在重俊死后之二年,当其时,篡弑未形而亿其必然,以称兵响阙,欲加刃于君母,其可乎?且夫重俊之起,非果忧社稷之危,为君父除伏莽之贼也。韦氏以非其所出而恶之,三思、崇训逢其恶而欲废之,重俊不平,而快一朝之忿,恐不得立而持兵君父以争之,据鞍不下,目无君父,更何有于嫡母?充其恶之所至,去商臣、刘劭也无几,非但如蒯瞆之恶丑声而逆行也。则重俊之恶,浮于蒯瞆,奚容以韦氏、三思之罪为之末减哉?……夫韦氏、三思之谋危宗社,重俊兴兵之名也。苟有其名,子得以犯父而杀母,乱臣贼子谁则无名,而大逆安所几乎?

蔡东藩:淫恶如武三思,骄慢如武崇训,谁不曰可杀?太子杀之,宜也。但父在子不得自专,太子虽锐意诛逆,究犯专权之罪,况称兵犯阙,索交后妃,为人子者,顾可如是胁父乎?窃谓三思父子,既已受诛,太子即当敛兵请罪,听父取决,虽终难免一死,究之与入犯君父者,顺逆不同,死于阙下,人犹谅之,死于山间,毋乃所谓死有余辜乎?

陈寅恪在《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中篇“政治革命”一文中所说的那样,李重俊“所以举兵之由,实以既受武三思父子及安乐公主等之陵忌,明知其皇位继承权至不固定,遂出此冒险之举耳”。

亲属成员

父亲:李显,唐中宗。

母亲:不详,早亡。

妻子:杨氏,玄宗元献皇后的姐姐。

儿子:李宗晖,官至太常员外卿,封湖阳郡王。

墓葬纪念

李重俊墓位于陕西省富平县宫里乡南陵村北,由陕西省考古研究所发掘清理,1992年9月被定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被定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李重俊墓墓园由地面和地下两部分构成,地面文物因年代久远,幸存无几,封土堆因雨水冲刷和人为的蚀食,现为覆斗形,高20余米。陵园东西120米,南北150米,中有门阙一对,四个角阙有夯筑城墙相连,门阙前有司马道,宽约20米,司马道两侧原有大量石刻,今仅存石人一尊,石蹲狮一座。地下部分由墓道,过洞、天井、甬道、壁龛、墓室等六部分组成,全长54.25米,在壁龛、天井、过洞、 甬道、墓室出土大量的文物,有彩绘陶俑、三彩残片、白瓷、哀册、玉壁等文物200余件以及山水、马球图、列戟、仕女、官吏、瑞禽、屏风等壁画。

李重俊的历史故事

Copyright © 2019 48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十八史 版权所有

鲁ICP备18030091号-2

返回顶部 关注四十八史新浪微博 添加快捷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