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劭

刘劭(424年—453年),字休远,南朝宋第四任皇帝宋文帝刘义隆长子,宋孝武帝刘骏、宋明帝刘彧长兄。刘劭遂与始兴王刘濬合谋,于元嘉三十年(453年)二月抢先发动宫廷政变,率东宫卫队闯宫弑父,随即自立为帝,改元太初。

刘劭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通过“弑父”手段夺取皇位的皇帝,其弑逆之举受到当时及后世的一致贬斥。孝武帝刘骏称“生民以来,未闻斯祸”,谢庄则称“穷弑极逆,开辟未闻”。

本 名:刘劭
别 称:元凶劭
字 号:字休远
所处时代:南北朝→刘宋
民族族群:汉族
出生地:建康
出生时间:424年
去世时间:453年
年 号:太初
在位时间:453年3月—5月

人物生平

家世出身

刘劭宋文帝刘义隆长子,生母为皇后袁氏。刘义隆即位于元嘉元年(424年),当年便生下刘劭,但因当时正服父丧,一直秘而未宣。他直到元嘉三年(426年)闰正月,方才对外公布刘劭诞生的消息。

正位东宫

元嘉六年(429年),刘劭被册立为皇太子,居于永福省,时年六岁。刘义隆不但为刘劭修建华美的宫殿,还命中庶子(东宫属官)率东宫二率禁军(即太子左卫率、太子右卫率)入直永福省。

元嘉十五年(438年),刘劭成亲,正式迁居东宫,并于次年(439年)行冠礼。他爱读史书,尤喜武事,亲自管理东宫事务,还经常在东宫延纳宾客。当时,刘义隆对刘劭非常宠爱,对刘劭的要求尽皆依从。东宫卫队的兵力甚至与皇帝禁军羽林卫相同。后来,刘义隆又增加东宫的守卫力量,以致东宫拥有甲兵万人。

元嘉十七年(440年),刘劭奉旨出京,北赴京口(南朝宋起家立业之地,在今江苏镇江),祭拜兴宁陵(孝穆皇帝刘翘的陵寝)。大将军彭城王刘义康、司空江夏王刘义恭、竟陵王刘诞、尚书桂阳侯刘义融皆随行。

元嘉二十七年(450年),刘义隆在亲信大臣江湛的鼓动下,不顾刘劭等群臣的反对,对北魏发动战争,史称元嘉北伐。但战事不利,被魏军反攻至长江北岸的瓜步。刘义隆沿江布防,并命刘劭出镇石头城统领水军。当时,刘劭将北伐失败的罪责归咎于江湛,建议刘义隆斩杀江湛以谢天下,但被刘义隆所拒绝。后来,北魏表露和亲之意。刘义隆召集群臣共议,唯有江湛以“戎狄无信”为由极力反对。刘劭当场厉声斥责江湛,并在散朝时命随从推逼江湛,差点将其推倒在地。

元嘉二十八年(451年),魏军撤军北归,刘劭也由石头城回到东宫。当时,刘劭与江湛的关系非常恶劣。刘义隆为了调解二人的矛盾,特意命刘劭聘江湛之女为儿媳。但刘劭仍旧非常厌恶江湛,每次举办宴会都不邀请江湛。他还经常在刘义隆面前称江湛为“佞人”,建议刘义隆疏远江湛。但刘义隆对江湛始终非常信任。

巫蛊之祸

袁皇后因不满刘义隆宠爱潘淑妃,怨恨成疾以致病死。刘劭因而对潘淑妃及其子始兴王刘濬非常痛恨。刘濬知道与太子结怨对自己不利,便对刘劭百般逢迎,最终竟和刘劭由冤家结为死党。当时,吴兴民间有女巫严道育,自称能通灵御鬼,因受丈夫犯罪牵连,被没入官府。刘劭、刘濬通过姐姐东阳公主府中婢女王鹦鹉,结识了严道育,对她的道法深信不疑。

刘劭、刘濬私下多有过失,担心被刘义隆责备,竟在严道育的唆使下,暗中将一个刘义隆模样的玉像埋在含章殿前,以巫蛊术诅咒刘义隆。当时,王鹦鹉和公主府家奴陈天兴、宦官庆国皆曾参与巫蛊之事。刘劭为此还将陈天兴调入东宫卫队,给了他一个队主职位。东阳公主死后,王鹦鹉应出嫁。刘劭为了守住巫蛊秘密,便与刘濬合谋,将王鹦鹉嫁给刘濬府佐沈怀远为妾。

刘义隆后来知道了陈天兴由家奴任队主一事以及王鹦鹉出嫁的相关情况,特意遣宦官前去诘问刘劭。刘劭辩称是因陈天兴身体壮健故而给其职位,并表示王鹦鹉尚未出嫁。刘义隆便未再追查。但刘劭仍不放心,还致信刘濬,和他统一口径。当时,刘濬正镇守南徐州,远在京口。他在回信中公然提及谋逆,称刘义隆若继续追查便让严道育作法将其除掉。

王鹦鹉早先一直与陈天兴私通,嫁给沈怀远后担心事情败露,便唆使刘劭暗杀陈天兴灭口。陈天兴之死吓坏了宦官庆国,他担心自己也会被灭口,便向刘义隆告发巫蛊之事。刘义隆当即命人收捕王鹦鹉,并在她家中搜出刘劭、刘濬之间的数百封往来信件,所涉及的内容全都是诅咒、巫蛊之事。含章殿前所埋玉像也被挖出。时为元嘉二十九年(452年)七月。

刘义隆震怒,下令彻查巫蛊一事,并诘责刘劭、刘濬。刘劭二人惊惧得无言以对,只是不停请罪。刘义隆怒气稍息,对刘劭、刘濬巫蛊之事未予深究。当时,巫蛊之事虽暴露,但严道育却早已潜逃。刘义隆遣使在各州郡严加搜捕,却一直抓不到严道育。而严道育扮作尼姑,就匿藏在东宫,后来又被刘濬带到京口,平时就住在京口百姓张旿的家中。

弑父篡位

元嘉三十年(453年)二月,刘濬调任荆州刺史,遂由京口入朝。他将严道育也带回了建康,打算载其同赴荆州。这时,有人向刘义隆告发,称京口百姓张旿家中有一女尼很像严道育,经常出入刘濬府内。刘义隆起初不信,命人前往京口调查,在两个服侍过严道育的婢女口中得悉了真相。他得知二子与严道育仍有往来,既震怒又伤心,遂起意要废黜刘劭、赐死刘濬。

刘义隆召近臣王僧绰、徐湛之、江湛密议,却在新太子的人选上产生了分歧。当时,诸皇子中排行在刘劭、刘濬之后的是武陵王刘骏,但他素不得宠,故被排除在太子人选之外。刘义隆欲立建平王刘宏,徐湛之却支持女婿随王刘诞,江湛则支持妹夫南平王刘铄。王僧绰担心机密可能泄露,劝刘义隆速作决断,但刘义隆却始终犹豫不决,一连多日都不能做出决断。

刘义隆在与近臣密议的同时,还将这些打算透露给了潘淑妃。潘淑妃将此事告知儿子刘濬,刘濬又马上报告给刘劭。刘劭为求自保,决定抢先发动政变,弑杀刘义隆,遂与心腹张超之、陈叔儿、詹叔儿、任建之筹划起兵事宜。他每晚都要设宴款待东宫禁军将士,甚至亲自敬酒,以此收揽人心。而直至此时,刘义隆仍未能对废太子一事做出决断。

刘劭在二月二十日晚间,命张超之集结亲信将士两千余人,准备在次日凌晨起事,并连夜召前太子中庶子萧斌、太子左卫率袁淑、太子中舍人殷仲素、太子积弩将军王正见等入东宫,请他们协助起事。萧斌、袁淑均表示反对,请刘劭再作考虑。刘劭大怒。萧斌吓得当即改变立场,表示支持。袁淑仍旧坚持反对,但未能动摇刘劭政变的决心。

刘劭在次日凌晨五更时分,便登车准备出发,并在朱衣朝服之下暗穿戎装。他先将始终不肯配合行动的袁淑斩杀于奉化门前,而后与萧斌同乘画轮车,率东宫卫队如同平时入朝一样向台城(建康宫城)进发,直抵万春门外。按照朝廷制度,东宫卫队不得进入台城。但刘劭诈称奉有敕命要带兵入宫收讨,迫使守门军士打开万春门,成功得将卫队带进了台城。

张超之率数十人先行冲入云龙门,闯进斋阁。当时,刘义隆正在合殿(《魏书》作含章殿)和徐湛之彻夜密议,当值兵士则尚在休息。张超之等破门而入,将刘义隆、徐湛之乱刀砍死。刘劭随后赶到合殿中阁,在东堂登坐,由萧斌持刀侍卫。他先遣人去杀死正在尚书省值宿的江湛,又命人闯入后宫,杀死潘淑妃。禁军将领卜天与率麾下细仗队进攻东堂,但失败被杀。

刘劭控制台城,遣张超之急召刘濬前来。刘濬不顾舍人朱法瑜、将军王庆的劝阻,飞马直奔台城。刘劭命刘濬率兵屯驻中堂,又以刘义隆的名义,召太尉江夏王刘义恭、尚书令何尚之入宫,迫使他们表态支持政变。他随即即位称帝,改元嘉三十年为太初元年,并将弑帝罪名嫁祸给徐湛之、江湛,自称起兵诛奸贼。当时,群臣入宫朝贺者仅有数十人。

刘劭即位后便称病躲到永福省,轻易不肯出来,甚至连刘义隆的入殓仪式都以病重为由没有参加。他直到大殓结束,才穿上丧服来到太极前殿,在父亲灵前痛哭流涕,表现得哀恸至极。后来,刘劭见京中局势逐渐稳定,便开始着手清除徐湛之、江湛的党羽,并大肆封赏亲信。他还逐一拜访公卿大臣,询问治国之道,又遣使巡视四方,企图尽快稳定国内局势。

众叛亲离

刘骏此时正担任南中郎将、江州刺史,统率太子步兵校尉沈庆之等将领,征剿境内叛乱的蛮族。刘劭便让正在京中述职的南中郎典签董元嗣返回江州,向刘骏传达徐湛之等人作乱的情况。但董元嗣却将真实情况报告给了刘骏。刘骏一面命董元嗣奉表入朝,对刘劭表示拥戴,以麻痹刘劭,一面又命沈庆之将正在前线剿蛮的各路宋军悉数召回,准备起兵讨伐刘劭。

刘劭当时曾秘密致信给旧部沈庆之,让沈庆之杀死刘骏,夺其兵权。但沈庆之却根本无意帮助刘劭,反而协助刘骏筹划起兵事宜。不久,刘骏在江州起兵,以柳元景为前锋,顺江东下直攻建康。他还向天下发布讨逆檄文,历数刘劭弑父篡位之罪,称此举乃是千古未有之大逆。荆州刺史南谯王刘义宣、雍州刺史臧质及会稽太守随王刘诞等皆举兵响应。

刘劭本以为诸镇不敢反抗,及闻诸镇起兵,忙采取一系列措施,以应对刘骏(西军)、刘诞(东军)的夹攻之势:

实施戒严,以司隶校尉殷冲掌管文书,左卫将军尹弘统领军队,由萧斌总领众事,加强京师防务。

亲自视察军队,慰劳将士,督造船舰,焚毁秦淮河南岸民房,将百姓悉数驱至北岸。

将诸王、大臣悉数迁到建康城内,将刘义恭软禁在尚书下省,对他们严加防范,以防止叛逃。

将刘骏、刘义宣留在京中的儿子们分别软禁在侍中下省、太仓空屋,充作人质,并致信刘骏劝其罢兵归镇。

命将领燕钦(一作华钦)、庾道(一作庾导)率军东讨,同时加强三吴地区的军事力量,以对付刘诞的东军。

刘劭还打算杀尽寻阳(江州)、江陵(荆州)、会稽三镇士庶官员留在京中的家眷,但最终被刘义恭及何尚之所谏阻。当时,西军船只简陋,不利水战。刘濬、萧斌皆建议刘劭亲率水军溯江而上,与西军决战。刘义恭却声称此举将造成建康防守空虚,会让东军趁虚而入,建议刘劭留在建康以逸待劳。刘劭因此按兵不动,结果错失战机。西军得以长驱直入。

柳元景很快便率西军前锋部队攻至建康城南的新亭,并依山修建营垒,据险防守。刘劭命萧斌统领步军,褚湛之统领水军,与鲁秀、王罗汉等率一万精兵进攻新亭,并亲自登朱雀门(建康南门)督战。当时,刘劭本以为西军营垒尚未建成,并没有做进攻营垒的准备,及至攻到方才发现柳元景已经筑好营垒,只得在没有攻城器具的情况下命士卒以肉搏战硬攻。

由于刘劭曾在战前悬有重赏,台军(刘劭控制中枢台城,所部称台军,即台城军队)将士皆竭力死战,攻势相当猛烈。柳元景虽水陆受敌,但毫不畏惧,督率西军将士拼死抵抗,等待反击的时机。就在新亭垒将被攻破之时,鲁秀却误击退兵鼓,台军因而停止进攻。柳元景趁机大开营门,命西军将士出垒大举反击,最终大败台军,成功得扭转战局。

刘劭集结台军余众,再次进攻新亭,试图挽回败局,结果又被柳元景击败。此战,台军伤亡比前番更加惨重,刘简之、姚叔艺、王江宝、朱明智、诸葛邈之等将领皆战死,步兵主将萧斌被流矢射伤,水军主将褚湛之则率副将刘道存投降西军。刘劭斩杀撤退者,仍遏止不住台军溃败之势,只得退守台城。当夜,鲁秀也逃离建康,向西军投降。

刘劭退回台城后,焚毁京都将士军籍,放免军户为民,以鼓舞士气,并命萧斌坚守石头城。刘义恭趁刘劭大败,抛下家眷,单骑逃出东掖门,投奔西军。刘劭忙遣骑兵追击。但当追兵到时,刘义恭已由东冶渚渡口渡过了秦淮河。刘劭大怒,命刘濬将刘义恭的十二个儿子全部处死。当时,散骑侍郎徐爰、辅国将军张柬及其副将垣询之,也都纷纷逃离建康。

穷途末路

刘骏不久也进抵新亭,并在刘义恭及沈庆之、柳元景等诸将的劝进下即位称帝,史称宋孝武帝。当时,刘劭已无力对抗西军,只得求助于神明之力。他在宫中供奉蒋侯(钟山之神)的神像,还命人书写祝文,向神明报告刘骏的罪恶,祈求神明能除掉刘骏。后来,刘劭又正式册拜长子刘伟之为皇太子,宣布大赦天下,只有刘骏、刘义恭、刘义宣、刘诞四人不赦。

刘骏称帝后不久,刘诞所部东军也攻至曲阿(在今江苏武进),并在奔牛塘之战中大败燕钦等部台军,兵锋直逼建康。刘劭为了遏阻东军进兵,命人用栅栏阻断班渎、白石等处水道,并掘开柏岗、方山一带的堤坝。他还在秦淮河沿岸部署很多战舰,在舰上装备大批强弓硬弩。当时,京师一带的男丁已全部被征入军伍,很多工事只能征发妇女服劳役。

西军很快对建康城发起攻击。鲁秀招募五百勇士,亲自率领他们夺取朱雀航(秦淮河上的浮桥),由朱雀门攻进了建康城。守将王罗汉命士卒弃械投降,各处守备部队也都随之溃散,建康城内遍地都是台军抛弃的武器装备。刘劭忙命关闭台城六门,打算据城固守。但在此时,台城之内也是一片混乱。丹阳尹尹弘、前军将军孟宗嗣等文武将吏纷纷逃离台城,投降西军。

刘劭面对群臣叛逃,却束手无策。他自知大势已去,便命亲信詹叔儿烧掉辇车以及衮服、冕冠等皇帝御用之物。当时,刘濬曾劝说刘劭携带金银财宝东逃入海。但因此时已是人心离散,最终也未能成行。萧斌正驻军石头城,闻听建康失守,也是惶恐万分,无奈之下只得命所部将士解除武装,前往西军大营向刘骏请降,结果被刘骏斩于大营门前。

西军次日便对台城发起总攻。刘义恭亲自在朱雀门督战,指挥诸军由宣阳门攻入台城。建阳门、阊阖门、广莫门也相继告破。各路西军会师于太极殿前,并斩杀王正见。刘劭逃往武库,藏在一口井中,但最终仍被西军搜出,缚送刘骏大营。刘濬由西明门逃出台城,却在越城遇到刘义恭,只得下马投降。他随刘义恭去向刘骏请罪,途中便被刘义恭杀死。

刘骏命将刘劭斩于牙门,然后将刘劭、刘濬的尸首扔入长江,并拆毁东宫。王鹦鹉、严道育则被当街鞭杀,焚尸扬灰。刘劭、刘濬的妻妾、子女全部被处死。只有刘濬之妻褚氏,因其父褚湛之投降刘骏而与刘濬离婚,得以幸免。刘劭党羽如殷冲、尹弘、王罗汉、张超之等,尽皆伏诛。时为元嘉三十年(453年)五月,刘劭亡年三十岁。

为政举措

刘劭篡位称帝后,进行了一系列举措,以稳定政局:

安抚百姓:刘劭曾下诏降低赋税,减轻徭役,并减省出游耗费,还将一些田野山泽分配给贫民。

提拔亲信:刘劭称帝后,对参与政变的诸将大肆封赏,以萧斌为散骑常侍、尚书仆射、领军将军,以殷仲素为黄门侍郎,以王正见为左军将军。张超之以及闻人文子、徐兴祖、詹叔儿、陈叔儿、任建之等亲信将领,均赐钱二十万,以龙骧将军之号加领州郡太守。

拉拢宗戚:刘劭称帝后,以五叔江夏王刘义恭为太保、大宗师,以六叔南谯王刘义宣为太尉,进拜二弟始兴王刘濬为骠骑将军,进拜三弟武陵王刘骏为征南将军,升四弟南平王刘铄为中军将军,升六弟随王刘诞为会州刺史,调外戚臧质为丹阳尹,希望借此得到宗室、外戚的拥戴。但仅有刘濬、刘铄支持刘劭。

诛锄异己:刘劭政变时杀死了政敌江湛、徐湛之,称帝当日又命将始兴内史荀赤松、尚书左丞臧凝之、山阴县令傅僧祐、吴县县令江徽、征北行参军诸葛诩、右卫司马江文纲等江徐一派官员全部诛杀。王僧绰因曾参与废立密谋,也被收捕杀害。长沙王刘瑾、临川王刘烨、桂阳侯刘觊、新渝侯刘球等宗室皆因与刘劭有旧怨,被下狱处死。

刘劭在位期间,撤销了扬州建置,以司隶校尉统领浙西五郡(丹阳郡、吴郡、吴兴郡、淮南郡、宣城郡),浙东五郡(会稽郡、东阳郡、临海郡、永嘉郡、新安郡)则析置为会州。他还将已并入南徐州的南兖州恢复建置,并将州治由盱眙(治今江苏盱眙东北)迁回广陵(治今江苏扬州)。

轶事典故

剖心验邪

刘劭政变成功后,又派亲信去杀死潘淑妃。他特意交代亲信,要剖开潘淑妃的胸膛,看一看她的心是不是斜着长得。亲信阿谀刘劭,回报道:“潘淑妃的心确实是斜着长得。”刘劭道:“只有这种邪佞之人,心才会斜着长。”

殴杀太史

太史令曾奏报刘义隆,称天象预示将有大祸发生,建议在太极殿前布置万名军士以消灾。刘义隆不以为然,结果次日便在政变中遇弑。刘劭事后得知太史令的奏言,叹道:“险些坏我大事。”他将太史令招来,询问道:“我能当多少年的皇帝?”太史令称其能当“十年”,但出来后却又私下对人说:“哪里会有十年,能有十旬就不错了。”刘劭闻而大怒,命人将太史令活活打死。

改元之议

刘劭称帝后便欲改元,萧斌劝谏道:“按照旧例,新皇即位后应沿用先皇年号,待新年之后再改元。”刘劭又询问王僧绰。王僧绰道:“晋惠帝就是在即位当年改元的。”刘劭大喜,当即改元太初。

刘劭与蜀汉后主刘禅东吴废帝孙亮西晋惠帝司马衷都是称帝当年便宣布改元,但四人的最终结局都不好:刘禅亡国降晋,孙亮被权臣废杀,司马衷受人摆布,刘劭更是在位两个月便兵败身死。

而据清代史学家赵翼在笔记《陔余丛考》记载,“太初”这一年号,在刘劭之前,西汉武帝刘彻、前秦高帝苻登、西秦武元王乞伏乾归、南凉武王秃发乌孤都曾用过。

诿过萧斌

刘劭兵变当夜,将袁淑、萧斌等召入东宫,请他们协助起事。萧斌起初反对,但在刘劭的威压下最终表态支持。袁淑则坚持不从,还道:“殿下小时候曾患过疯病,现在是不是旧病复发了。”刘劭大怒,问他起事能否成功。袁淑道:“殿下处在不被皇帝怀疑的位置上,哪里用得着担心不能成功?只是成功之后,会被天地所不容,大祸也会随之而来。”刘劭不听,执意起事。

后来,刘劭兵败被擒,被押到西军将领臧质面前。臧质看见刘劭,不禁哭了起来。刘劭道:“我的罪恶天地不容,大人何必哭泣。”臧质问他为何行逆。刘劭此时却将弑逆罪责全部推到萧斌的身上,道:“先帝听信奸臣谗言,要废黜我太子之位。我不愿做狱中之囚,问计于萧斌,是萧斌劝我如此。”

建康之谣

刘劭弑父篡位、刘骏杀兄平乱,是南朝第一次大规模的宗室相残。当时曾有歌谣流传:“遥望建康城,小江逆流萦,前见子杀父,后见弟杀兄。”

人物评价

柳元景:国祸冤深,凶人肆逆,民神崩愤,若无天地。

沈正:国家此祸,开辟未闻。

谢庄:贼劭自绝於天,裂冠毁冕,穷弑极逆,开辟未闻,四海泣血,幽明同愤。

颜竣(刘骏):贼劭乘藉冢嫡,夙蒙宠树,正位东朝,礼绝君后,凶慢之情,发于龆昪,猜忍之心,成于几立。狂慝不悛,同恶相济,肇乱巫蛊,终行弑逆,圣躬离荼毒之痛,社稷有翦坠之哀,四海崩心,人神泣血,生民以来,未闻斯祸。(《为世祖檄京邑》,颜竣所作,用的是孝武帝刘骏的名义)

沈约:甚矣哉,宋氏之家难也。自赫胥以降,立号皇王,统天南面,未闻斯祸。唯荆、莒二国,弃夏即戎,武灵胡服,亦背华典,戕贼之衅,事起肌肤,而因心之重,独止此代。难兴天属,秽流床笫,爱敬之道,顿灭一时,生民得无左衽,亦为幸矣!

李延寿:甚矣哉,元嘉之遇祸也。杀逆之衅,事起肌肤,因心之童,遂亡天性。虽鸣镝之酷,未极于斯,其不至覆亡,亦为幸也。

蔡东藩:弑宋主者为元凶劭。劭何能弑主?潘淑妃实召之。宋主死而淑妃亦死,宜也。淑妃死而劭与浚相继俱死,尤其宜也。武陵王骏,亦南平王铄之流,非真能成大事者,幸赖沈庆之昌言起义,始得号召义旅,入诛元凶。天下虽滔滔皆是,而公论犹存,凶人卒殄,是可见弑君弑父者,终不能幸全性命;否则天理沦亡,顺逆不辨,几何不胥为禽兽也。

夏曾佑:①、南朝文化,虽杂和老庄、浮屠、天师道,不能如两汉之专用儒家,然士大夫皆知以不忠不孝为大恶,与北朝之胡化,大不同也。唯二凶弑父之事,几与胡羯无异,此亦南朝之大变,然终无以自存,则南朝之习尚,不能容之也。观其事,亦可见南人社会之情焉。②、此事为中国自孔教通行以来,人伦至大之祸。

刘劭的历史故事
    数据加载中,请稍后...

Copyright © 2019 48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十八史 版权所有

鲁ICP备18030091号-2

返回顶部 关注四十八史新浪微博 添加快捷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