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魃

女魃,或名女妭,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旱神。

据《山海经》描写,蚩尤起兵攻打黄帝,黄帝令应龙进攻冀州。蚩尤请来风伯雨师,以狂风骤雨对付应龙部队。于是,黄帝令助战,魃成功阻止了大雨,最终助黄帝赢得战争。女魃或与旱魃存在演变关系。

中文名:女魃
其他名称:女妭、赤水女子献、魃、天女魃
神话体系:中国神话体系
所 属:先秦神话
居 所:赤水之北
司 掌:旱
登场作品:《山海经》
主要成就:阻止大雨,助黄帝战胜蚩尤

人物经历

历史渊源

山海经大荒北经》:

有系昆之山者,有共工之台,射者不敢北乡(xiàng)。有人衣青衣,名曰黄帝女(妭)[(bá)]。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妭)[魃],雨止,遂杀蚩尤。(妭)[魃]不得复上,所居不雨。叔均言之帝,后置之赤水之北。叔均乃为田祖。(妭)[魃]时亡之,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先除水道,决通沟渎(dú)。

①、女魃:相传是一位穿青衣的神女,她所居住的地方,天不下雨。

有钟山者。有女子衣青衣,名曰赤水女子(献)[魃]。

①、赤水女子献:即上文所说的被黄帝安置在赤水之北的女魃。

郭璞云:“畏见逐也。”郝懿行云:“亡谓善逃逸也。”

郭璞云:“向水位也。”郝懿行云:“北行者,令归赤水之北也。”

郭璞云:“言逐之必得雨,故见先除水道,今之逐魃是也。”

郝懿行云:“艺文类聚一百卷,引神异经云:『南方有人长二三尺,袒身而目在顶上,走行如风,名曰魃,所见之国大旱,赤地千里。一名旱母。遇者得之,投溷中乃死,旱灾消。』是古有逐魃之说也。魏书载咸平五年晋阳得死魃,长二尺,面顶各二目。通考言永隆元年长安获女魃,长尺有二寸。然则神异经之说盖不诬矣。今山西人说旱魃神体有白毛,飞行绝迹,而东齐愚人有打旱魃之事。其说怪诞不经,故备书此正之。”

珂案:神异经所说之魃当已是旱魃神话之演变,非古传黄帝女魃也。

《山海经》原文为“妭”。

郭璞注释为:“音如‘旱妭’之魃”。《玉篇》引《文字指归》曰“女妭,秃无发,所居之处,天不雨,同魃”。

《帝王世纪》《古史考》《补三皇本纪》:神农纳赤水氏之女曰听詙为妃,生帝魁。郝懿行笺疏:“三书盖亦本此经(指《山海经》)为说,其名字不同,今无可考。

郝懿行云:“《玉篇》引《文字指归》曰:‘女妭,秃无发,所居之处,天不雨也,同魃。’

李贤注:《后汉书(张衡传)》引此经,作妭,云:‘妭,亦魃也。’据此,则经文当为妭,注文当为魃,今本误也。《太平御览》卷七十九引此经作妭,可证。”

文献记载

“江有窈窕,水生艳滨。彼美灵献,可以寤神。

交甫丧佩,无思远人。”《山海经图赞·大荒北经》东晋·郭璞

《后汉书·张衡传》:“夫女妭北而应龙翔,洪鼎声而军容息。”李贤注:“ 女妭 ,旱神也。”

唐独孤及《禜土龙文》:“阳骄阴伏,女魃作孽,孟夏不雨,至於是月,后土将乾,百谷恐竭。”

《新唐书 志第二十六 五行三》:“永隆元年,长安获女魃,长尺有二寸,其状怪异。《诗》曰:“旱魃为虐,如炎如焚。””

《山海经·大荒北经》:“有钟山者,有女子衣青衣,名曰赤水女子献。”(清代 吴承志 注:献当作魃,即黄帝女魃也。)

《太平御览》:黄帝乃令应龙攻于冀州之野。蚩尤请风伯、雨师从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魃止雨,遂杀蚩尤。

人物争议

天女

山海经中的女魃衣青衣,是天女,后来被逐于赤水之北(一说弱水之北),《山海经》中就有“有人衣青衣,名曰黄帝女(妭)[魃(bá)]”,“后置之赤水之北...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

“蚩尤为暴时,黄帝仰天而数,天遣元女下授黄帝兵符,伏蚩尤。又尝下天女曰魃,以止蚩尤风雨。”

形象

某些文献里魃的形象不算好。但据考证,《山海经》可能展现了更原始的一面。女魃也许跟祓除风雨的巫术仪式有关,是跟巫女相关的女神。

因为本身带有巫文化,进入主流文化后难免会被排斥。

旱魃

有人认为女魃很有可能是赤水女子献。

又有人引神异经里面说的魃“南方有人长二三尺.袒身而目在顶上,走行如风,名曰魃,所见之国大旱,赤地千里”。

也有人认为女魃“衣青衣”和旱魃“袒身”自相矛盾。

但也有很多人认为旱魃即女魃。

“旱魃为虐,见云汉之诗,是事出经典矣。山海经实以女魃,似因诗语而附会。”《阅微草堂笔记卷七 如是我闻一》

禳灾巫术的祭是以焚烧女魃替身的女体来帮助女魃回归天上世界,进而解除人间旱象,沉祭则受到卜辞河神有妾与沉珏祭河的影响,逐渐嬗变固定成以女嫁河的女体献祭。

但是不管如何,所谓的旱魃是僵尸之祖,乃是由清朝袁枚的小说《子不语》的虚构为开端,现代小说家的文学创作,跟旱神女魃无关。

现代记述

景区故事

这应龙也是黄帝身旁一员大将,传说是天上管雨水之神,有蓄水本领。应龙在长江和黄河上游蓄水,水淹南方的蚩尤大本营和北方的夸父大本营,蚩尤夸父联军损失惨重。蚩尤攻打黄帝,被风后的八卦阵法打得惨败,因而,终日一筹莫展,命将士死守蚩尤寨,一连数月不敢出战。一日夸父进言说:“主公,臣闻听人言,说东泰山之上,有风伯、雨师二位先师,能呼风唤雨,道行极深,何不请来助一臂之力?”蚩尤闻听大喜,连说:“好好好,快快请来。”据说夸父有追日本领,涿鹿与东泰山不过千里之遥,不到一日,就将风伯、雨师请到。蚩尤一见是两个怪人,心想必会妖术,就待为上宾。第二日,蚩尤命夸父打开寨门,领一队人马,前往涿鹿城前叫阵。黄帝一见蚩尤士兵叫阵,即令力牧、常先、大鸿也带领一支人马出战迎敌。两军就在涿鹿之野排开战场,只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血流成河。两军正在酣战,突然云端出现两个怪人:一个是雀头人身蛇尾,手持一把芭蕉大扇,在空中摇来摆去,顿时狂风大作,飞砂走石,树倒屋塌;一个是蚕头人身大虫,躬着身腰,张着黑洞似的大嘴,对着黄帝军队吹气,顿时,乌云翻滚,电闪雷鸣,大雨滂沱。你知道这两个怪人是谁?就是蚩尤请的风伯、雨师。那风伯,名叫飞廉;雨师,名叫萍号,都有采天地之阴气,经千年练成的妖术。力牧、常先、大鸿等正在与夸父等鏖战,突然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士兵有的被大风卷走,有的被倾盆大雨浇得晕头转向,有的被大水冲走。力牧立即呼叫撤兵。说来也怪,黄帝军队跑到哪里,那风雨就追到哪里。蚩尤见黄帝兵败,即命乘胜追击。黄帝军队大败而归。

黄帝被风伯、雨师所败,即命祝融回中原有熊国都(今河南新郑)请应龙助战。应龙得到黄帝传令,立即奔赴涿鹿。三日之后,夸父又来叫阵,黄帝仍命力牧、常先、大鸿率军队迎战。两军正在厮杀之时,风伯、雨师又站立云端使用妖术,刮起狂风,倾下暴雨。这时,应龙化作一条巨大的黑龙,在乌云中昂头摆尾,张开门扇似的大口,将那倾盆暴雨吸入口中。风伯、雨师见一条巨龙将那大水吸去,又加大妖术,大风将巨龙刮得摇摇晃晃,难以在云端停立;大雨似江河决口,使巨龙难以尽收。应龙与风伯、雨师相持一个时辰,渐渐支持不住,耗尽功力,不能归天,逃到南方去了。传说,南方多雨,就是因为应龙被风伯、雨师所败后,居住在那里的缘故。

应龙被雨师、风伯打败,力牧、常先等也被风雨吹打得溃不成军。黄帝在涿鹿城头,立即命令风后挥旗撤兵。正在这时,突然从远处传来呼叫声:“爹爹且慢!”黄帝、风后正要挥旗,抬头寻声望去,只见从西北天空飞来一位女子,身着青衣,倏然落在黄帝身边说:“爹爹,勿忧,待我破他妖术!”说罢,从她的翅膀上拔出一根羽毛,放在手掌之上,用嘴一吹,变成一根火棍,霎时,那火棍由细变粗,发出一道巨光射向风伯、雨师。那风伯、雨师正在得意作法,突然见一道红光射来,顿时手抖嘴颤,扇落口闭,风雨消逝。那正在追杀黄帝士兵的夸父将士,也顿时感到浑身酥软,大汗淋漓,口干舌燥,步履难行。这时,风后在城头之上,急挥“熊”旗,力牧、常先立即命令军队调头向蚩尤军杀去。蚩尤军见黄帝军杀来,立即回头奔逃,跑得慢的死于刀下。力牧、常先凯旋入城,黄帝设宴庆贺,令乐师、舞师演奏《鼓曲》庆祝胜利。

传说,这个女子名叫魃,乃是天上的旱神,是黄帝的女儿,居住在有熊国西南的一个叫昆仑山地方,在山中采集日、月之光,练就赶雨驱风之术,曾云游各地,驱赶暴风淫雨,拯救百姓。这次从昆仑山上赶来帮助黄帝攻打风伯、雨师,也耗尽身上功力,再也飞不上天空,只好留在人间。传说她居住在北方,所以,北方经常缺雨少水,人们称她为“旱魃”。

游戏剧情

时光飞逝,应龙双翼渐渐染成黑色,肉体也开始化成细灰。最后,他仿佛听见女魃的歌声,他欣喜若狂,拖着快死去的身躯,一步步走入海中,没有再回过头来……天空中盘旋着一只闪着金光的红色青鸟在悲鸣着,仿佛诉说着这故事最后的结局。

海水渐渐冲刷掉一块白色石头上的淤沙,上面刻着带着痛苦,希望,绝望的字迹:一年,两年,三年,十年,百年,千年。 即使用永恒的时间来等待,我也希望能和你再见一面。

应龙却不知女魃早已轮回每日在他身边吟唱的青鸟,在他身边守护着.看着应龙在黄泉海上无尽的追逐着自己的幻影,不禁啼血。幽幽吟唱:即使只能看到你的背影,我也是幸福的。

应龙与女魃的爱情故事只存在于现代影视小说中,最早杜撰出应龙与女魃相爱的则是游戏《幻想三国志2》,并不存在于中国神话当中。

女魃的历史故事
    数据加载中,请稍后...

Copyright © 2019 48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十八史 版权所有

鲁ICP备18030091号-2

返回顶部 关注四十八史新浪微博 添加快捷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