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寿庚

蒲寿庚(1205年—1290年),又称蒲受畊,号海云,宋末元初时期“蕃客回回”的代表人物。其先辈系10世纪之前定居占城(今越南)的西域阿拉伯人后裔,蒲开宗之子,任泉州市舶司三十年,后降元。

中国宋元时期著名穆斯林海商、政治家、军事家。其先辈系10世纪之前定居占城(越南)的西域(阿拉伯)海商。约11世纪移居广州,经营商舶,成为首屈一指的富豪。景炎元年(1276年),12月蒲寿庚与元朝势力结盟。

中文名:蒲寿庚
别 名:蒲受畊
字 号:号海云
所处时代:南宋
民族族群:阿拉伯(色目)人
出生日期:1205年
逝世日期:1290年
信 仰:伊斯兰教

生平经历

早年经历

蒲寿庚是宋元时期的知名人物。他精通阿拉伯语、占城语(今越南),这对外贸而言就有很大的便利。南宋时期,他既担任过泉州市舶司提举,同时也因为外贸累积大量财富,成为泉州首屈一指的富豪。

13世纪初宋宁宗嘉定十年(公元1217年),蒲家族从广州举家迁往泉州定居。而蒲寿庚的父亲蒲开宗,还曾担任过安溪县主簿,并曾因贸易有功,被南宋朝廷授予“承节郎”的官衔。

抵御海寇

南宋时,南海海寇猖獗。泉州共发生海寇犯泉事件六起(不含山寇剧盗),而《福建通志》记八起,两书最后一起海寇犯泉都在咸淳十年(1274年)。

咸淳十年(1274年),海寇袭泉州,官兵无能为力。蒲寿庚与其兄蒲寿宬助官宪击退之,因功授福建安抚使兼沿海都置制使(合称福建安抚沿海都置制使),安抚一路之兵事民政,执掌福建兵事民政要职。统领海防,权力很大。

泉州学者吴幼雄据《宋史·瀛国公度宗本纪》考证,咸淳十年(1274年)二月时,福建安抚使是赵顺孙,可知蒲寿庚之任福建安抚使应在咸淳十年(1274年)二月以后。

迅速发家

蒲寿庚亦官亦商,官商合一,可以凭借权力更大规模地开展香料贸易,并可通过各种合法与非法手段攫取利益,增加财富。

蒲寿庚于宋末垄断泉州香料海外贸易近30年,“以善贾往来海上,致产巨万,家僮数千。”蒲寿庚拥有大量海舶,1973年,在后渚港发掘出一艘南宋远洋货船,载重量200多吨;船上香料遗存丰富,有降真香、檀香、沈香、乳香、龙诞香、胡椒等。一些学者认为,这艘海船可能是蒲氏家族的香料船,“与蒲家香业有密切的联系”。

显赫的权力与雄厚的海上实力相结合,使蒲氏成为宋元鼎革之际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因此,景炎元年(1276年)任命蒲寿庚为福建、广招抚使,总海舶。兼“主市舶”,赋予更大的权力。

被掠激愤

德祐二年(1276年)二月,元军南下,包围临安。元军善于陆战而短于海战,闻蒲寿庚老于海事,拥海舶至多,若能招得蒲寿庚,既能严重削弱残宋的海上力量,又能借蒲氏之力给残宋毁灭性打击。在元军攻临安之前,元军统帅伯颜派遣不伯、周青招抚蒲寿庚、蒲寿宬兄弟未果。同年三月,元丞相伯颜陷临安,恭帝降,南宋事实上灭亡。南宋遗臣奉恭帝兄赵昰入闽,欲图恢复。同年五月,赵昰在福州另立朝廷,是为端宗,年号景炎元年。

同年十一月,元兵由浙江入福建。为避元军,南宋陈宜中、少保张世杰率舟师十万,奉宋端宗赵昰及卫王赵昺、杨太妃等,由福州航海至泉州城南郊法石下辇村,“欲作都泉州”。宋室冀得蒲寿庚之助,以继续在闽、广沿海地区坚持抗元,当时的南宋孤臣陆秀夫、张世杰等人,带着两个娃娃皇帝端宗、幼主抵达泉州,赵呈率残部退至泉州城外法石寨,在这里的赵宋宗室子弟打算接应他们,但蒲寿庚只承认谢太后和恭帝,对张世杰“闭门不纳”,致使这一干人无奈继续南逃,撤往广东。因此,宋军改泊泉州外渚獭窟。张世杰只得护送端宗匆遽移粤,经漳州趋潮阳。

宋军以船舶军资两皆不足,张世杰临走时强征蒲寿庚的商船,“掠其舟并没其赀”,采用暴力直接抄没他的家产以充军资。抢走停泊在法石一带的蒲氏海舶400多艘。“掠蒲氏海船二千艘,没其货物”,忍无可忍的蒲寿庚把怒气撒在定居泉州的南宋宗子身上,“乃怒杀诸宗室及士大夫与淮兵之在泉者”。蒲寿庚并杀宋宗室及士大夫与淮兵之在泉者约3000人。

投降元朝

蒲寿庚的降元,背后有一股强大的地方精英集团在支持他。他们对当地的政治和防务,都有很大的左右力量,如世居泉州、三代武卫左翼军统领夏璟,有调遣泉州军队之权的田真子,以援城功授永春县达鲁花赤的林纯子,“以全城功归诸故家”的颜伯录,蒲寿庚的党羽孙胜夫、尤永贤、王与、金泳等。

蒲寿庚降元,元军将领董文炳率部抵泉时,擅解所佩金虎符赠蒲寿庚,此举事后得到元世祖的嘉许。元廷授蒲寿庚为昭勇大将军、闽广都督兵马招讨使兼提举福建广东市舶。

降元后,受到元世祖忽必烈的重用。

至元十四年(1277年)“进昭勇大将军,闽广都提举福建广东市舶事,改镇国上将军,参知政事。并行江西省事。”至元十五年(1278)三月又升“蒲寿庚行中书省事于福州,镇抚濒海诸郡” 。

至元十四年(1277年),元朝于泉州设市舶司。四月,董文炳谒见元世祖时说:“寿庚素主市舶,谓宜重其事权,使为我捍海寇(指南宋残余势力),诱诸蛮臣服。”这正是元朝统治者重用蒲寿庚之用意。

至元十四年(1277年)七月,蒲寿庚任镇国上将军、江西行省参知政事(因张世杰回师围城,没有赴任)。

至元十四年(1277年)七月,南宋·张世杰从潮州回师泉州,“欲得蒲寿庚而甘心”,与义军陈吊眼、畲族许夫人等协力讨蒲寿庚,声势浩大。这是一场关系到蒲氏及其家族命运的生死决战,但当时元军主力不在泉州,守城兵力单薄,城内又有宋朝遗民内应,形势对蒲寿庚极其不利。蒲寿庚一方面派遣孙胜夫诣杭州求援兵,一方面与尤永贤、王与、金泳等部将“协谋拒守”,“晨夜血战”。十月,张世杰围泉州城70多天(首尾3个月)后,因元·元帅唆都等来援,被迫解泉州围南撤,复返广东。这场保卫战的胜利,沉重打击了残宋的士气和力量,基本上消除了闽南地区反复拉锯的局面,巩固了元朝在福建的统治。

至元十五年(1278年)三月,蒲寿庚任福建行省参知政事。八月,蒲寿庚任福建行省中书左丞,“镇抚濒海诸郡”。

至元十六年(1279年)二月,蒲寿庚的舟师奉旨配合元军主力进击广东,“会追二王”,张世杰遗于崖山,幼主祥兴帝赴海死,宋亡。

至元二十一年(1284年)八月,蒲寿庚任江淮等处行省中书左丞兼泉州分省平章政事。

蒲寿庚对那些虽然怀旧但没有参与抗元斗争的宋朝故臣颇注意笼络。如推举原吉安知州庄弥邵、原刑部郎中庄弥大分别为肇庆路治中和广州路治中;对那些因故幸免的宋室宗子后来也不再追究,甚至还授录为官。这种策略对稳定局势、巩固统治起了积极作用。

蒲寿庚於宋元转变之际,显赫一时,其子孙在元朝,亦颇得志。按蒲寿庚三子:师文(参见《泉州人名录·蒲师文》)、师斯、均文。师文于至元十八年(1281年),尝兼任提举福建道市舶,且以功袭职,官为福建平海行中书省。师斯子崇谟,官至行省平章政事。

主要成就

海外贸易

蒲寿庚继承父业,从事运贩大宗香料为主的海外贸易。其初,蒲氏家族曾一度中落,生活不甚丰裕,经蒲寿庚的精心经理后,迅速振兴,走向鼎盛。

蒲寿庚在泉州出任提举舶司,擅番舶利者三十年。宋自元祐七年(1092年)至咸淳三年(1267年)的175年间,提举泉州市舶官员共104位。而蒲寿庚是任职最长的一位。

根据《福建通志》,蒲寿庚任提举泉州舶司是在淳祐十年(1250年),到淳祐十二年(1252年)换为扬瑾,直到南宋末年也没有蒲寿庚的名字。因此实际上蒲寿庚只做了三年不足的提举市舶使,这也符合地方官员在任三年一轮换的宋代官制。但不管其任提举泉州市舶司或离职,均能“擅番舶利者三十年”,可见蒲寿庚势力之强大。

通商政策

蒲寿庚以其丰富的经营管理经验及其在海外诸国穆斯林海商中的威望,积极恢复和发展泉州的海外贸易。至元十四年(1277年),泉州市舶司恢复。翌年8月,元世祖通过蒲寿庚等人向海外各国宣布了元朝欢迎并保护通商贸易的政策。次年即有占城(越南)、马八儿(印度半岛东部之伊斯兰教国)等国的使臣和舶商来泉州。蒲寿庚提倡与海外各国友好往来,和平经商,曾对元初黩武海外的政策进行劝阻。至元十六年(1279年),元朝为征服日本,命造战船600艘,其中泉州负责200艘。至元十八年(1281年),蒲寿庚奏言:“诏造海船二百艘,今成者五十。民实艰苦”。诏止之。蒲寿庚弃宋降元,使泉州港免遭战火毁灭,使中国的海外贸易得以继续发展,为泉州港在元代成为世界最大的商港之一奠定了基础。

家世情况

家族起源

· 蕃客回回说

二十世纪的研究者都认定蒲寿庚是阿拉伯人汉化的后裔,这一点没有疑问。其子孙后裔不得不隐姓埋名逃亡,泉州蒲姓为避元代“反色目”的诛杀而改黄姓,由于出自不情愿,便将黄姓故意写成“苗”(莆)字,因苗(莆)与蒲同音,若被人发觉,落下加上两点,为免遭灭绝之焚,烧掉写有蒲氏灯号的大灯,重新立姓为黄姓。追踪溯源,浮桥东浦蒲口黄氏居民多源自蒲氏后裔。

记蒲寿庚血统世籍最早的是南宋·遗民郑思肖(福建连江人,1241年—1318年)德祐八年(应是祥兴七年之后一年,1280年)著的《心史·久久书·祭大宋忠臣文》,称蒲寿庚为蒲受畊,说他的祖父是南番人。南番是唐宋时期对中国的南部以及南海(南洋)以至印度洋广大地区居民的泛称。

元·脱脱等《宋史》曰:“寿庚,西域人也。”明·何乔远(1558年—1631年)《闽书》也说蒲寿庚先祖是西域人。西域,是从汉代开始至唐宋对中国西部以远诸国的泛称。

约1890年间,德国人希尔德指出:蒲寿庚的蒲字,是阿拉伯普通人名Abu(Abon)的音译,蒲寿庚之姓也是从此而来。阿拉伯人可称南番人,视Abu一词,蒲寿庚为阿拉伯人则是可以肯定的。

南宋·岳飞之孙、岳霖之子岳珂(1183年—1234年)所著《桯史·番海獠》载:“番禺(广州)有海獠杂居,其最豪者蒲姓,号白番人,本占城之贵人也。既浮海而遇风涛,惮于复返,乃请于其主,愿留中国,以通往来之货。……岁益久,定居城中。……富甲盛一时。……余后北归。……言其富已不如曩日。……”宋时从南洋来中国的外国商人称海獠,又称舶獠,所以对阿拉伯商人也称海獠。岳珂说蒲姓为占城人,应是侨居在占城的阿拉伯商人。占城,在今越南中南部,唐时为交州,宋时为藩国。

王磐《藁城令董文炳遗爱碑》云:“泉州太守蒲寿庚者,本西域人,以善贾往来海上,致产巨万,家僮数千。南 海蛮夷诸国莫不畏服。”

道光)《晋江县志》日: 蒲寿庚,其先西域人,总诸番互市,居广州。至寿庚父开宗徙于泉。

日本学者桑原骘藏于1912年—1917年发表的《蒲寿庚考》说:“《桯史》之蒲姓彼时为广东第一富豪,统理外国贸易;蒲寿庚之祖先富甲两广,总理诸番互市,两相对比,恐《桯史》之蒲姓即寿庚之祖先”。“据《桯史》蒲姓虽极豪华,而不久即败,寿庚父蒲开宗自广移泉,其与蒲姓之衰有关欤?”

综合以上材料推断,蒲寿庚在跟随其父蒲开宗迁居泉州之前,他的祖上最初是从 “ 西域” ( 阿拉伯) 徙居占城,复从占城移居广州,“ 西域” 和 “ 占城” 都曾是其先辈祖籍地。蒲寿庚应是曾寓居占城的阿拉伯人后裔。南宋中后期,泉州港日益繁盛,逐渐超逾广州港。而蒲氏因 “家资益落”,蒲寿庚之父蒲开宗即举家自广州徙居泉州,定居临近泉州后渚港的法石乡云麓村,继续从事以运贩大宗香料为主的海外贸易。南宋·嘉泰四年(1204年)任安溪县主簿;绍定六年(1233年),为鼓励蒲氏的中外贸易活动,南宋政府赐“承节郎”的官衔。

· 西蜀望族说

有研究者据泉州《蒲氏族谱》认为,蒲寿庚先世为阿拉伯系统,祖籍四川阆州,为蒲宗孟之后,父名蒲仕宾,出身西蜀望族,世代书香,官宦门弟,自四川迁至泉州。这是因为蒲寿庚“导元倾宋”,明代时蒲氏家族受到歧视和排斥,“禁蒲姓者不得读书入仕”。于是,《蒲氏族谱》修撰者编造了一世至六世的“光荣史”,对七世的蒲寿庚留一张空白进行回避。

后代遭遇

抛开道德和民族不论,表面上看蒲寿庚降元维护了自己家族和泉州穆斯林的利益,短期内也似乎如此,但随后蒲氏家族和泉州穆斯林却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数十年后,蒲氏后人与元庭争利,元庭派兵攻入泉州,使泉州的回族与伊斯兰教遭到了严重破坏,“凡西域人尽歼之,胡发高鼻有误杀者。闭门行诛三日”;事后即“发蒲贼(蒲寿庚)诸冢,得诸宝货无计。寿庚长子师文性残忍,杀宋宗子皆决其手。圹中宝物尤多,圹志玛瑙石为之”;“凡蒲尸皆裸体,面西方”;“悉令具五刑而诛之,弃其胾于猪槽中,报在宋行弑逆也”。蒲氏家族信伊斯兰教,故“裸体,面西方”,穆斯林忌猪,砍其身于猪槽中是最大的侮辱。仇恨至挖墓刑尸,那必非常残暴地屠杀蒲氏族人,得及时外躲或刚好在外者,才能幸免于难。穆斯林资财、住宅、清真寺等大半毁于烧杀和劫掠之中。

争 议

蒲寿庚降元后,尽杀南外宗室,此事应是事实,但资料上对其时间和细节的记载却有些不同。蒲寿庚到底杀了多少人,什么时候进行屠杀事件史书记载也是混乱。

屠杀时间

· 一说在至元十四年(1277年)七月,张世杰自潮州从海上回军攻泉州城时。

——何乔远《闽书》记:“明年(指至元十四年,1277年)七月,张世杰自海上回军攻城,寿庚遣其党孙胜夫诣杭求唆都援兵,自与尤永贤、王与、金泳协谋拒守,尽杀淮军、宗子之在城者。攻凡九十日不下,世杰解去。”

——阳思谦《泉州府志》记:“及张世杰回军攻城,宗室又欲应之。寿庚置酒延宗室欲与议城守事,酒中尽杀之。”

——郑思肖《心史》:“(景炎)二年丁丑(1277年),泉州素多宗子,闻张少保至,宗子纠集万余人出迎王师。叛臣蒲受畊闭城三日,尽杀南外宗子数万人。”

· 一说在至元十三年(1276年),端宗赵昰至泉时。

乾隆《泉州府志·拾遗》记:“宋主昰舟至泉,寿庚来谒,请驻跸,张世杰不可。或劝世杰留寿庚,则凡海舶不令自随,世杰不从,纵之归。继而舟不足,共掠其赀,寿庚怒杀诸宗室及士大夫与淮兵之在泉者。……”

屠杀人数

但蒲寿庚究竟杀了多少人,历史资料说法不一。

郑思肖《心史》记载,蒲寿庚“尽杀南外宗子数万人”;

王寒枫《关于蒲寿庚几个问题的探讨》考证,估计蒲寿庚大概屠杀了六、七千人。其中:南外宗室三千余人(明·阳思谦《泉州府志》说,绍定间[1228—1233年]南外宗室有三千三百余人),淮兵二千五百人,士大夫不知数;

《永春云台赵氏族谱》则记载,被杀的人数是五千人;

宋宗室太祖派十二世孙赵由在元末完成的《璿源图谱》中说:“……南外宗室三千余人,悉为其(蒲寿庚)害。”;赵氏《南外天源族谱》记杀三千人 。

而元人编修的《宋史》并未言明被杀的人数,仅说他杀了宗子、士大夫以及淮兵,后人估计在二千三百余人。

《闽书》云:蒲寿庚“尽杀准军、宗子之在城者。”

乾隆《泉州府志·拾遗》云:“杀诸宗室及士大夫与淮兵之在泉者。”

《泉州府志·纪兵》说:“尽害宗室千余人及士大夫与淮兵之在泉者,备极惨毒。”

鉴于文人著作往往有夸大其词的嫌疑,后人对这些记载也产生了怀疑。日本桑原氏《蒲寿庚考》引明·阳思谦《泉州府志》说:“尽杀宗室千余人……此当仅为男子能执武器者。”,蒲寿庚杀的南外宗子,应该只有“男子能执武器者”。而学术界则认为,宋末南外宗子的数量才达到3000多人,不可能被杀五千或上万人。加上宋室还有遗老、故臣在,永春云台赵氏、南外天源赵氏等也还有族谱流传,“尽杀”当属夸大之词。 而叫人唏嘘的,反倒是蒲氏后人。经朱元璋之后,蒲姓受到压制,迁往各地的蒲姓纷纷改姓卜、杨、吴等,如今泉州的蒲姓已剩下不多,主要分布在晋江东石、永春、安溪一带。

如果说蒲寿庚大杀淮兵还可以理解为是因为船货被大宋淮兵掠走而发怒报复的话,那么杀戮赵宋的宗室,那就显然有问题了。而且,蒲寿庚对赵宋宗室的杀戮,是无差别的大屠杀,只要是在他控制区内的赵宋宗室人员,就全部杀光。这批人(户/男丁)的总数,即使按照最保守的估计,也在两三千人之上。

蒲寿庚屠杀赵宋宗室的数字,根据不同的历史记载,在两三千人到数万人之间不等,之所以产生这么大的差距,一方面是因为有些记载中包括了被杀的士大夫的数字,另外更主要的是两三千人的数字可能是只包括了宗氏的男丁。而不包括妇女和儿童。

所谓淮兵,是指从两淮战场上一路退下来死不降元的一批屡战的疲惫无防备的宋军,这批宋军以淮人为主,数量在一万上下,战兵精锐2500人,虽然当时整个南宋行在号称掌兵十七万,但无论是从战斗力还是从忠诚度来说,真正的核心军事力量,就是这批淮兵,也正因为如此,蒲寿庚要降元,第一个要消灭的,就是辖区内的淮兵(淮兵们没想到自己人对自己人下手)。

中国历史上而由一个本国地方官员决策并执行的宗室大屠杀,仅此一次。

所以说,蒲寿庚的确是在谒见前就已下了投降元朝的决心,从他敢于屠杀几千赵宋宗室的行为来看,这个穆斯林虽然在中国长大,但他对中国的本土皇权其实没有哪怕一点点的敬畏,对大宋没有一点认同感,他邀请宋端宗入城,更有可能是为了以端宗作为降元的投名状。

蒲寿庚真面目暴露后,张世杰以兵围城,蒲寿庚引元将索多南下,宋军解围南退,蒲寿庚则以其整个东亚地区最大的各族船队配合元军一路南下,直至崖山决战。

遗 址

传说,泉州城南一带,东至涂门街,西至溪亭,南至今泉州七中,北至涂山街,周围约三百亩,均为蒲寿庚府邸。内有花园、棋盘园、书轩、讲武场、厨房、祠堂等。至明初其子孙后裔不得不隐姓埋名逃亡,泉州蒲姓为避元代“反色目”的诛杀而改黄姓,由于出自不情愿,便将黄姓故意写成“苗”(莆)字,因苗(莆)与蒲同音,若被人发觉,落下加上两点,为免遭灭绝之焚,烧掉写有蒲氏灯号的大灯,有的重新立姓为黄姓。追踪溯源,浮桥东浦蒲口黄氏居民多源自蒲氏后裔。

大隘门,蒲氏府邸的大门。

待礼巷,蒲氏接待贵宾之处。

讲武巷,蒲氏讲武堂所在。

东鲁巷,蒲氏子弟读书之处,因朱熹誉泉州为“海滨邹鲁”故名。

灶仔巷,蒲氏兵营厨房。

宋元时代,弈棋风盛,蒲寿庚为娱宾客,在花园北面辟一棋盘园,以三十二名美女为棋子,分别手挚黑红棋子名牌,各就各位,听候弈棋者号令进退,其遗址今即称棋盘园。义全宫附近有一小巷称三十二间巷,为三十二名充当棋子的女子夜宿之处,阁楼,一人一房。

棋盘园以南为花园头,传为蒲寿庚花园,与溪亭、池仔墘连成一片,传为蒲寿庚花园。

与其兄蒲寿宬在东海法石建有一座“海云楼”,“以望海舶”,楼下建有“一碧万顷亭”。遗址一说在海印寺,一说在桃花山上;在法石附近的云麓村建有华丽的大别墅和花园,引种各种蕃花,如素馨花,流传至今。法石附近有乌墨山澳,传为蒲寿庚兄弟当年专用的船澳。

史书记载

元代脱脱等编撰的《宋史》,明代宋濂等人编撰的《元史》都没有为蒲寿庚立传;清末思想家魏源(1794-1857年)《元史新编》之《平宋功臣传》目录,只有蒲寿庚之名而没有正文。

蒲寿庚的历史故事
    数据加载中,请稍后...

Copyright © 2019 48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十八史 版权所有

鲁ICP备18030091号-2

返回顶部 关注四十八史新浪微博 添加快捷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