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禄

荣禄(1836年4月6日—1903年4月11日),字仲华,号略园,瓜尔佳氏,满洲正白旗人,晚清大臣。

出身于世代军官家庭,以荫生晋工部员外郎,后任内务府大臣,工部尚书,出为西安将军。因为受到慈禧太后的青睐,留京任步军统领,总理衙门大臣,兵部尚书。辛酉政变后,为慈禧太后和恭亲王奕訢赏识,官至总管内务府大臣,加太子太保,转文华殿大学士。光绪二十九年,卒,赠太傅,谥文忠,晋一等男爵。其女瓜尔佳·幼兰是末代皇帝溥仪的生母。

本 名:瓜尔佳·荣禄
字 号:字仲华;号略园
所处时代:清朝
民族族群:满族
出生日期:1836年4月6日
逝世日期:1903年4月11日
主要作品:《武毅公事略》《荣文忠公集》等
主要成就:创建武卫军
旗 籍:满洲正白旗
谥 号:文忠

人物生平

乍起乍落

1836年4月6日出生。初由荫生以工部主事用。同治初,设神机营,担任翼长兼专操大臣,再迁左翼总兵,表现突出,为醇郡王奕譞军机大臣文祥所赏识,改工部侍郎,调户部,兼总管内务府大臣。

1875年光绪元年兼署步军统领。

1878年升左都御史、工部尚书;旋因得罪醇亲王奕譞与军机大臣宝鋆、沈桂芬而被迫在次年1月告病免职。

1891年出授西安将军。

编练新军

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后,被再次复起的恭亲王奕䜣荐为步军统领,会办军务,设巡防局督理五城团防。

1895年8月11日,授兵部尚书兼步军统领;授总理衙门大臣。荐浙江温处道袁世凯练新建陆军。

1896年6月4日,授协办大学士。6月,查办御史弹劾袁世凯案,以查无实据结,并疏称袁世凯为“……不可多得之员”。

1897年疏请设立武备特科,于各省设立武备学堂。表示反对康有为所主张的变法。

戊戌政变

1898年6月10日,授大学士。6月15日,署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6月22日,授文渊阁大学士,管理刑部。9月20日回京参与戊戌政变,为戊戌政变提供武力支持。9月28日, 卸署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授军机大臣,管理兵部并节制北洋各军。10月11日,授练兵钦差大臣,指明节制宋庆、董福祥、聂士成、袁世凯所部及北洋各军。12月7日,奏请合宋、董、聂、袁四军及新募亲军联为一气,构成武卫军雏形。

1899年6月27日,武卫军编练完成,此后又陆续编练武卫先锋军、先锋队若干。在对光绪帝废立问题上由犹豫转向反对。

庚子之难

1900年义和团运动在京畿蔓延后,屡请镇压,并请保护各国使馆。8月17日,被西逃的慈禧太后诏命留京办事。10月6日诏赴西安行在。

1901年7月25日,改命管理户部。10月,支持刘坤一张之洞在江楚三折中提出的变法主张。

1902年2月2日,改文华殿大学士。嫁其女为醇亲王载沣之妻,后生宣统帝溥仪

1903年4月11日去世,赠太傅,谥文忠,晋一等男爵。

主要影响

变法观念

荣禄是戊戌变法时期举足轻重的人物。长期以来,学术界对他与戊戌变法的关系很少争议,一般都接受康、梁等所下评论,以为荣禄始终是站在变法的对立面,并在后来的政变中扮演了元凶的角色。

荣禄并不反对变法,只不过不赞成康梁的变法,遵循的是另一条变法思路。在戊戌维新期间,康梁的身份主要是言者,即思想家、鼓吹家、宣传家,他们希望中国迅速改变积贫积弱的现状,形容当时的中国为一败坏已极、日久失修的大厦,不仅急宜兴修,而且应全行拆卸,然后重奠根基。因此,需要用雷霆万钧之力,罢黜旧臣,任用新进,从根本变起,首先改变法律、官职,然后将变法在各个方面全面铺开。而荣禄是变法时期统治阶层中的一员,虽然他也认识到唯有变法才能使中国摆脱危亡,但身为实负其责的政府大员,在推行变法的权力、步骤、内容等方面与康梁不尽相同。早在光绪任命林旭等四人在军机章京上行走时,荣禄就致信林旭,主张变法改革以补偏求弊下手,不在遇事纷更。(注:荣禄致林旭,见清华大学图书馆藏《荣禄函稿底本》第三册。)政变后荣禄在一封给伊藤博文的信件中,认为中国应以整军丰财、力图自强为急务,但中国“积习相仍,骤难移易。譬之起虚弱而仁痿痹,辅以善药,效虽缓而有功;投以猛剂,病未除而增剧”。并以此评价政变事。而且荣禄认为“中国非真不可为也”,(注:汤志钧著:《乘桴新获》,187~188页,江苏古籍出版社,1990。)关键是要有正确的变法次序。

军权消长

甲午战后,清廷以自强为名,直接掌握练兵大权,乘机将长期被李鸿章等汉族督抚把控的军权收归中央。这是荣禄逐步谋划完成的。从胡燏棻定武军易帅、袁世凯小站练兵,到戊戌年荣禄出督直隶、统领北洋各军,再到创建武卫军,自始至终,荣禄都将军权牢牢控制在手中。这是清季罕见的现象,明显具有满洲贵族加强集权的意图。尽管庚子武卫军的惨败使荣禄的远略未能实现,但是,中央练兵的机制被固定下来。后来袁世凯编练北洋六镇,也是在练兵处的统一规划下完成的。慈禧之后载沣等满洲亲贵排挤、打击袁世凯的目的之一,便是革黜其军权。只是在慈禧和荣禄死后,孱弱无力的载沣、载涛等少年亲贵面对羽翼丰厚的袁世凯已显得无能为力了。由此看来,宣统时期的满洲贵族专权与荣禄的谋略是一致的。

历史评价

慈禧(并用光绪帝名义):①、文华殿大学士军机大臣荣禄,公忠亮达,才识闳深。由廕生起家,洊陟正卿,历任总管内务府大臣、将军、总督,恪恭匪懈。擢登揆席,翊赞纶在,竭力尽心,调和中外,老成持重,匡济艰难。②、已故大学士荣禄,翊赞纶扉,适在时事艰难之日,尽心经画,献纳周详,有为中外所不及知者。朝廷倚畀之殷,相须綦切……披览遗章,拳拳于国计民生用人行政,追念前劳,曷胜怆恸。

赵尔巽等《清史稿》:①、荣禄久直内廷,得太后信仗。眷顾之隆,一时无比。事无钜细,常待一言决焉。②、荣禄屡参大变,文韶久达世务。鸿禨后起,参议立宪,终以失宠太后,不免放斥。唯之洞一时称贤,而监国摄政,亲贵用事,欲挽救而未能,遂以忧死。人之云亡,邦国殄瘁,尚何言哉?

轶事典故

后党中坚

荣禄是瓜尔佳氏满洲正白旗人,咸丰年间做过户部银库员外郎,因为贪污几乎被肃顺砍了头。不知他用什么办法摆脱了这次厄运,又花钱买得候补道员的衔。光绪初年,迁升至工部尚书。后来因为被告发贪污受贿,革职降级调出北京。甲午战争那年,恭亲王出办军务,荣禄借进京为慈禧太后祝寿的机会,钻营到恭亲王身边,得到了恭亲王的信赖。甲午战后他推荐袁世凯训练新军时,已经当上了兵部尚书。他这时已远比从前老练,善于看准关节,特别肯在总管太监李莲英跟前花银子,因此逐渐改变了慈禧太后对他的印象,到戊戌变法的时候,荣禄已经成为“后党”的中坚人物。

随着“帝党”和“后党”矛盾的不断激化,一场你死我活的宫廷斗争不可避免。先是荣禄定计要在太后和光绪在天津检阅新军时实行政变。光绪知道了这个消息,秘密通知维新派设法营救。维新派人士把希望寄托在统辖新军的直隶按察使袁世凯身上。袁世凯曾参加过维新人士的团体“强学会”,维新派对他抱有很大幻想,建议光绪加以笼络。光绪破格召见了他,并提升他为兵部侍郎,专司练兵事务。然后维新派代表人物谭嗣同又私下到他的寓所,说出了维新派的计划:在慈禧和光绪阅兵时,实行兵谏,诛杀荣禄,软禁慈禧,拥戴光绪。袁世凯听了,慷慨激昂,一口承担,说:“杀荣禄像杀一条狗尔!”谭嗣同有意试探地说:“你要不干也行,向西太后那边告发了,也有荣华富贵。”他立刻瞪了眼:“瞧你把我袁世凯看成了什么人!”可是他送走了谭嗣同,当天就奔回了天津,向他的上司荣禄作了全盘报告。荣禄得讯,连忙乘火车赶到北京,告诉了慈禧。结果,光绪被幽禁,谭嗣同等六个维新人士被害,康有为逃到日本,百日维新昙花一现。而在这次政变中立下首功的荣禄,正如梁超所说的是“身兼将相,权倾举朝”。《清史稿》里也说是“得太后信仗眷顾之隆,一时无比,事无巨细,常待一言决焉”。

在庚子那年(1900年),慈禧利用义和团杀洋人,又利用洋人杀义和团的一场大灾难中,荣禄对慈禧太后的忠诚,更有了进一步的表现。洋人杀了中国老百姓,抢了中国的财宝,这些问题在慈禧看来是不算什么的,但洋人保护了康有为,又反对废光绪和立皇储,直接表示反对她的统治,这是她最忍受不了的。于是下诏“宣抚”团民,下令进攻东郊民巷使馆和兵营。结果东郊民巷没有攻下,大沽炮台和天津却先后失守,八国联军一直打到了北京城下。

在这一场翻云覆雨的事变中,荣禄尽可能不使自己卷入旋涡。他顺从地看慈禧的颜色行事,不忤逆慈禧的意思,同时,他也给慈禧准备着后路。他承旨调遣军队进攻东郊民巷外国兵营,但又不给军队发炮弹,而且暗地里还给外国兵营送水果表示慰问。八国联军进北京,慈禧逃走,他授计负责议和的李鸿章和奕劻,在谈判中掌握一条原则:只要不追究慈禧的责任,不让慈禧交权归政,一切条件都可以答应。就这样,签订了连利息近10亿两白银、让外国军队驻兵京城的《辛丑条约》。荣禄办成这件事,到了西安,宠礼有加,赏黄马褂、双眼花翎、紫貂,随扈还京,加太子太保,转文华殿大学士。除了《清史稿》里这些记载外,另外非常值得一提的就是西太后为荣禄的女儿苏完瓜尔佳·幼兰“指婚”,嫁与醇亲王载沣为福晋

关于使荣禄与醇亲王结亲一事,西太后的用意是很深的。原来戊戌变法之后,西太后对醇王府颇为猜疑,据说醇王(奕譞)墓地上有棵白果树,长得非常高大。不知是谁在太后面前说,醇王府出了皇帝,是由于醇王坟地上有棵白果树,“白”字和“王”字连起来不就是“皇”字吗?慈禧听了,立即叫人到妙高峰把白果树砍掉了。引起她猜疑的其实不是白果树,而是洋人对于光绪和光绪兄弟的兴趣。

庚子之乱后,联军统帅瓦德西提出,要皇帝的兄弟做代表,去德国为克林德公使被杀事道歉。载沣到德国后,受到了德国皇室的隆重礼遇,这也使慈禧深感不安,加深了心里的疑忌。洋人对光绪兄弟的重视,这是比维新派康有为更叫她担心的一件事。为了消除这个隐患,她终于想出了办法,就是把荣禄和醇王府撮合成为亲家。西太后就是这样一个人,凡是她感到对自己有一丝一毫不安全的地方,她都要仔细加以考虑和果断处理。她在庚子逃亡之前,还不忘叫人把珍妃推到井里淹死,又何尝不是怕留后患而下的毒手维护自己的统治,才是她考虑的一切根据。就这样,在德国赔礼道歉回来,在开封迎上回京的銮驾,奏复了一番在德国受到的种种“礼遇”,十一月随驾走到保定,就奉到了慈禧“指婚”的懿旨。

戊戌变法

1898年,光绪帝起用康有为、谭嗣同等参预新政,准备实行变法。慈禧太后惟恐形势有变,于是迅速起用了手握兵权的荣禄,授荣禄为文渊阁大学士,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统帅董福祥的甘军,聂士成的武毅军和袁世凯的新建军。当是时,光绪皇帝依靠维新派颁布了《明定国是诏》,随后又颁布了推行新政,起用新党等一系列谕旨,引起了一班守旧大臣的极度恐慌。荣禄见此情形,立即进京密谋于慈禧太后。

这时,恰好慈禧和光绪要去天津阅兵,而且荣禄在天津已经利用海防公所旧址修建了太后行宫和皇帝行宫,于是他们决定利用天津阅兵的机会,在必要时废黜光绪。这时,朝中的维新派也已感到形势的危急,想利用倾向维新的袁世凯在天津阅兵时,乘机杀掉荣禄。不料,袁世凯回到天津,立即把此事向荣禄告密(也有人认为,去天津向荣禄告密的,是御史杨崇伊)。荣禄得知这一情况,连夜赶到颐和园,向慈禧太后报告。慈禧乃于次日发动政变,将光绪帝囚禁于中南海的瀛台,同时大肆捕杀维新派人士。

经过这次变故,荣禄益得慈禧太后的信任,授荣禄为军机大臣,兵部尚书,节制北洋海陆各军。义和团运动前,曾经与慈禧太后密谋立端王载漪之子溥俊为大阿哥(皇储),义和团运动期间,慈禧太后携光绪帝逃往西安,命荣禄为留京办事大臣。不久又诏赴西安行在,赏黄马褂,赐双眼花翎、紫缰。1902年1月,荣禄随扈自西安还京,加太子少保衔,转文华殿大学士。1903年荣禄病死,赠太傅,谥文忠,晋一等男爵。

人际关系

荣禄在晚清的崛起首先得益于其家世背景。他所隶属的满洲正白旗在八旗中属于“上三旗”,地位较崇,任官机会也优于“下五旗”。他的祖父统帅军队、战死疆场,伯父和父亲作为总兵在同太平军作战时双双战死,受到朝廷的格外褒奖,咸丰皇帝明谕优恤,赞誉瓜尔佳氏为“世笃忠贞”。荣禄正是借着这种祖荫进入官场,并一直得到皇帝拔识。

与宗室和满洲贵族结姻也是荣禄维持和保障家族地位和本人权势的政治手段。荣禄继室萨克达氏为御前侍卫熙拉布之女,与咸丰皇帝元妃萨克达氏(咸丰未登基前已殁)为本族。萨克达氏病逝后,荣禄续娶宗室灵桂之女爱新觉罗氏。荣禄长女为礼亲王世铎子诚厚之妻;而贝子溥伦之原配为慈禧侄女,后病逝,经慈禧指婚,又娶荣禄侄女瓜尔佳氏为继室。更具政治意义的是,庚子回銮后,慈禧将荣禄幼女指婚给醇王载沣,后生育了宣统皇帝溥仪。这些联姻关系,无疑是巩固其权势的有力保障。

个人作品

编著的作品有《武毅公事略》、《荣文忠公集》、《荣禄存札》。

后世纪念

荣禄故宅

荣禄故宅位于东城区交道口菊儿胡同3号、5号和寿比胡同6号。原为荣禄之父的住宅,也是荣禄的出生地。后迁宅至东厂胡同,将此宅出售,被分割为多个小院。

宅第分为3部分:西为洋式楼房,中为花园,东为住宅,住宅部分为五进院落。现存倒座、过厅。正房和词堂、中间花园已全部拆除,西部只有一座两层西式楼房。为东城区重点保护文物。

史料索引

《清史稿·卷四百三十七·列传二百二十四》

荣禄的历史故事
    数据加载中,请稍后...

Copyright © 48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十八史 版权所有

鲁ICP备18030091号-2

返回顶部 关注四十八史新浪微博 添加快捷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