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顺皇后武惠妃

贞顺皇后(699年—737年),武氏,名字不详,并州文水(今山西省文水县)人。唐玄宗李隆基宠妃,武则天的侄孙女,恒定王武攸止的女儿,母为郑国夫人杨氏。

唐玄宗即位后,初封婕妤。勾结权臣李林甫,构陷王皇后太子李瑛兄弟三人,晋封惠妃,礼节等同皇后。开元二十五年,去世,年仅三十八岁,追赠皇后,安葬于敬陵,谥号贞顺。唐肃宗李亨即位后,废除皇后祠享。唐代宗即位,废黜皇后地位。

本 名:武氏
别 名:武惠妃,贞顺皇后,武皇后
所处时代:唐朝
民族族群:汉族
出生地:并州文水
出生日期:699年
逝世日期:737年
地 位:宫女→婕妤→惠妃→皇后(追封)
谥 号:贞顺皇后
主要成就:生育四子三女、追赠皇后

人物生平

少年相遇

武惠妃是恒定王武攸止(武则天堂侄)之女,因年幼时父亲病逝,按惯例被送入宫中抚养。唐玄宗即位时,武惠妃已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引起了唐玄宗的注意。武氏性情乖巧,善于逢迎,很快就博得唐玄宗的欢心。

赐号惠妃

武惠妃初封婕妤,为玄宗诞育四子三女。其所生子女皆因母宠得到唐玄宗的偏爱。不过,武氏虽得到唐玄宗的专宠,当时朝廷上下却正处在一致反武的高潮下。武氏身为武三思的侄女,难免受到牵连。开元十二年(724年),赐号惠妃。虽只将她封为妃,但宫中对她的礼节却等同皇后。其母杨氏被封为了郑国夫人,弟弟武忠与武信也都分别被加官晋爵。

封后不成

玄宗对惠妃宠爱始终不衰,并且想立她为皇后。御史潘好礼上疏表示武惠妃的远房叔公武三思与远房叔父武延秀都是干纪乱常之人,世人所共恶之;而且当时玄宗立的太子李瑛不是惠妃所生,惠妃自己也有儿子,一旦以惠妃为皇后,恐怕她会基于私心而使太子的储位不安。于是玄宗纳谏,没有立惠妃为皇后。

唐玄宗的潜邸宠妃赵丽妃、皇甫德仪与刘才人,分别生太子李瑛、鄂王李瑶、光王李琚。因惠妃得宠,三妃相继失宠。于是李瑛、李瑶与李琚三人常为母亲不得宠而不乐,多有怨言。惠妃之女咸宜公主的驸马杨洄揣摩惠妃的心意,便每天观察李瑛有何短处,并向惠妃报告毁谤。惠妃向玄宗哭诉太子结党营私,想要谋害她们母子。玄宗震怒,欲废太子。中书张九龄骊姬、江充、贾南风独孤皇后等人故事劝谏玄宗不能废太子,此事遂作罢。

陷害三王

不久,张九龄罢官,以李林甫取代其位。李林甫揣摩惠妃的心意,时常对她说寿王的好话,惠妃深德之。开元二十五年(737年)四月,杨洄再次向惠妃构陷三位亲王,说他们与太子妃薛氏之兄薛锈共谋异事。惠妃便设计派人去召三王入宫,说是宫中有贼,想请他们帮忙,而他们也答应了。惠妃接着又告诉玄宗:“太子跟二王要谋反了!他们穿铁甲进宫了!”玄宗派人察看,果真如此,便找宰相李林甫商议。李林甫说:“这是陛下的家务事,不是臣等应该干预的。”玄宗便下定决心,废三王为庶人,赐薛锈死。不久,三位庶人皆遇害,天下人都为他们感到冤枉。

惊吓而死

自从陷害了太子等人之后,武惠妃害了疑心病,屡次看到他们的鬼魂,竟一病不起。请巫师在夜里作法、为他们改葬,甚至用处死的人来陪葬,各种办法都用尽了,可全都没用。最后,还是被自己吓死了,年仅38岁。她过世后,玄宗非常伤心,追封她为皇后,谥贞顺。玄宗之子李琮请示是否需要按照皇后丧仪,皇帝所有子女都要为其服丧,玄宗没有准许,而是沿用妃嫔丧仪仅让其亲生子女服丧。葬于长安以北40多公里的敬陵。

值得一提的是,李隆基后来的那位宠震天下的杨贵妃,原是惠妃之子李瑁的王妃。

身后荣辱

武惠妃死后,玄宗虽追赠她皇后之位,谥曰贞顺皇后,葬于敬陵,并立庙祭祀,然其谋害三皇子之事人尽皆知。乾元年间,被唐肃宗废去一切皇后祠享,唐代宗即位,废除其贞顺皇后谥号。

后世纪念

武惠妃死后,玄宗追赠贞顺皇后,葬于敬陵,并立庙祭祀。

2004年5月至2005年6月,武惠妃“敬陵”被盗,墓内文物基本被盗空,一具彩绘石椁被走私出境。

2006年2月,陕西省、西安市警方联手成功破案,抓获以杨彬为首的特大文物犯罪团伙,收缴文物100余件。

2010年4月30日,流失美国长达6年之久的武惠妃石椁,在陕西省警方历经四年追索后回国。由公安机关正式移交给陕西历史博物馆。这具石椁面阔3间、进深两间,呈仿宫殿造型,由31块石材组成,包括5块椁顶、10块廊柱、10块椁板和6块基座。

亲属成员

先辈

高祖:武华,隋朝洛阳郡丞,追封太尉、太原郡王。

曾祖:武士让,追封楚郡王。

祖父:武弘度(武怀运),魏州刺史、九江郡王。

父亲:武攸止,绛州刺史、恒定王。

母亲:弘农杨氏,郑国夫人。

同辈

夫君:李隆基,唐玄宗。

兄弟:武信,国子祭酒;武忠、秘书监。

儿女

李一,夏王,早夭,谥号为悼。

李敏,怀王,早夭,谥号为哀。

李瑁,初名李清,益州大都督、剑南节度使、寿王。

李琦,原名李沐,扬州大都督、淮南江东河南节度大使、盛王,赠太傅。

上仙公主,早夭。

咸宜公主(?—784年),下嫁唐中宗外孙、长宁公主与驸马杨慎交之子卫尉卿杨洄,再嫁博陵崔嵩。

太华公主,嫁给杨贵妃的叔叔杨玄珪之子、驸马都尉杨锜(银青光禄大夫、卫尉卿、侍御史)。

孙子

李偿,真定王;

李佩,武都王;

李俗,徐国公;

李系,许国公。

史书记载

《旧唐书·卷五十一·列传第一》

贞顺皇后武氏,则天从父兄子恒定王攸止女也。攸止卒后,后尚幼,随例入宫。上即位,渐承恩宠。及王庶人废后,特赐号为惠妃,宫中礼秩,一同皇后。所生母杨氏,封为郑国夫人。同母弟忠,累迁国子祭酒;信,秘书监。

开元初。产夏悼王及怀哀王、上仙公主,并襁褓不育,上特垂伤悼。及生寿王瑁,不敢养于宫中,命宁王李宪于外养之。又生盛王李琦,咸宜、太华二公主。惠妃以开元二十五年十二月薨,年四十余。下制曰:“存有懿范,没有宠章,岂独被于朝班,故乃施于亚政,可以垂裕,斯为通典。故惠妃武氏,少而婉顺,长而贤明,行合礼经,言应图史。承戚里之华胄,升后庭之峻秩,贵而不恃,谦而益光。以道饬躬,以和逮下,四德粲其兼备,六宫咨而是则。法度在己,靡资珩佩;躬俭化人,率先絺纮。夙有奇表,将加正位,前后固让,辞而不受,奄至沦殁,载深感悼,遂使玉衣之庆,不及于生前;象服之荣,徒增于身后。可赠贞顺皇后,宜令所司择日册命。”葬于敬陵。时庆王李琮等请制齐衰之服,有司请以忌日废务,上皆不许之。立庙于京中昊天观南,乾元之后,祠享亦绝。唐代宗即位,废黜其贞顺皇后谥号。

《新唐书·卷七十六·列传第一》

贞顺皇后武氏,恒定王攸止女,幼入宫。帝即位,寝得幸。时王皇后废,故进册惠妃,其礼秩比皇后。

初,帝在潞州别驾,赵丽妃以倡幸,有容止,善歌舞。开元初,父兄皆美官。及妃进,丽妃恩亦弛,以十四年卒,谥曰和。生太子瑛。而皇甫德仪生鄂王,刘才人生光王,皆籓邸之旧,后爱薄,而妃乃专宠。封所生母杨郑国夫人,弟忠国子祭酒,信秘书监。将遂立皇后,御史潘好礼上疏曰:“《礼》,父母仇,不共天。《春秋》,子不复仇,不子也。陛下欲以武氏为后,何以见天下士!妃再从叔三思也,从父延秀也,皆干纪乱常,天下共疾。夫恶木垂廕,志士不息;盗泉飞溢,廉夫不饮。匹夫匹妇尚相择,况天子乎?愿慎选华族,称神祇之心。《春秋》:宋人夏父之会,无以妾为夫人;齐桓公誓葵丘曰:‘无以妾为妻。’此圣人明嫡庶之分。分定,则窥竞之心息矣。今人间咸言右丞相张说欲取立后功图复相,今太子非惠妃所生,而妃有子,若一俪宸极,则储位将不安。古人所以谏其渐者,有以也!”遂不果立。

妃生子必秀嶷,凡二王、一主,皆不育。及生寿王,帝命宁王养外邸。又生盛王、咸宜太华二公主。后李林甫以寿王母爱,希妃意陷太子、鄂光二王,皆废死。会妃薨,年四十馀,赠皇后及谥,葬敬陵,唐代宗即位,废黜其贞顺皇后谥号。

《全唐文·卷二十四·赠武惠妃贞顺皇后制》

存有懿范,没有宠章,岂独被於朝班,故乃亚於施政。可以垂裕,斯为通典。故惠妃武氏,少而婉顺,长而贤明,行合礼经,言应图史。承戚里之华胄,昇后庭之峻秩,贵而不恃,谦而益光。以道饬躬,以和逮下。四德粲其兼备,六宫咨而是则。法度在已,靡资珩珮,躬俭化人,率先絺绤。夙有奇表,将国正位,前后固让,辞而不受,奄至沦殁,载深感悼。遂使玉衣之庆,不及於生前;象服之荣,徒增於身后,可赠贞顺皇后。宜令所司,择日册命。

《全唐文·卷三百五·贞顺皇后哀册文》

维开元二十五年岁次丁丑十二月庚子朔七日丙午,惠妃武氏薨於兴庆宫之前院,移殡春宫丽正殿之西阶。粤翌日,乃命有司持节册,谥曰贞顺皇后,以旌德饰终也。洎明年春二月己亥朔二十二日,将迁座於敬陵,礼也。攒涂於春禁,候重门於初旭,转灵卫於金根,缅哀怀於上国。亦既有命,铭於贞王。其词曰:

《风》之始者,关雎备内。职选才淑,政兼翊戴。化锡丕祉,繁华锺美。我天后之从孙,周桓王之季子。於渭之?,重开戚里。千鸾飞翔,万玉锵锵。自婕妤而三命,乃率先於雁行。出言有章,彤管有光。孝慈之心,谅自天启。鞠育孙幼,恩流恺悌。七子既均,六宫有礼。贵主三分於外馆,贤王两辟於朱邸。彼阴教兮惟微,承日月之光辉。辅圣人之至德,故动用而无违。骊谷汤泉,天行暮律。属车之内,陪游之日。孰谓荡邪,兹焉遇疾。(阙)焚香山,以邀元吉。却届重城,弥留永毕。思勿药之有喜,痛还年之无术。呜呼哀哉!览旧馆兮洞开,践芳尘兮徘徊。指甘泉之画像,谓德容之在哉!自昔层城之宫,椒风之殿,获遇明主,是矜邦媛。有平生之渥恩,无沦没之馀眷。况贞顺之宠锡,伊往古而莫见。卜兆考常,三龟既良。园陵苍苍,在国之阳。傍芙蓉而左转,怨桃李之春芳。风卷旌旆,繁笳委咽。中使护道,懿亲辞诀。山藏玉衣,地留金穴。惟清灞之永矣,流国风而不竭。呜呼哀哉!

靳翰《谏立武惠妃为皇后疏》

臣尝闻《礼记》曰:「父母之雠,不共戴天。」《公羊传》曰:「子不复父雠,不子也。」昔齐襄公复九世之雠,丁兰报木母之恩,《春秋》美其义,汉史称其孝。陛下既不以齐襄为法,丁兰为戒,岂得欲以武氏为国母?当何以见天下之人乎?不亦取笑於天下乎?非止兮损礼经,实恐污辱名教。又惠妃再从叔三思、从父延秀等,并于乱朝纲,递窥神器,豺狼同穴,枭獍同林。至如恶木垂阴,志士不息;盗泉飞液,正夫莫饮,良有旨哉。且匹夫匹妇欲结夫妻者,尚相拣择,况陛下是累圣之贵,天子之尊乎?伏愿陛下详察古今,鉴戒成败,慎择华族之女,必在礼义之家,称神?之心,允亿兆之望,为国大计,基在於兹。且惠妃本是左右执巾栉者也,不当参立之数。《春秋》书宋人夏父之会,无以妾为夫人;齐桓公誓命於葵邱,亦曰无以妾为妻:此则夫子恐开窥竞之端,深明嫡庶之别。又汉成帝欲立赵氏为皇后,刘辅极言;汉桓帝欲立薄氏於中宫,李云切谏。又见人?盛言,尚书左丞相张说,自被停知政事之后,每谄附惠妃,诱荡上心,欲取立后之功,更图入相之计。伏愿杜之於将渐,不可悔之於已成。且太子本非惠妃所生,惠妃复自有子,若惠妃一登宸极,则储位实恐不安。皇太子既守器承祧,为万国之主本,何可轻易辄有摇动?古人所以见其渐者,良以是也。昔汉高祖戚夫人之故,将易太子之位,时有商山四皓,虽不食汉庭之禄,尚能辅翼太子,况臣愚昧,职参宪府,慷慨关心,感激怀愤。陛下留神省察。

贞顺皇后武惠妃的历史故事

Copyright © 48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十八史 版权所有

鲁ICP备18030091号-2

返回顶部 关注四十八史新浪微博 添加快捷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