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璘

吴璘(1102年-1167年6月6日),字唐卿。德顺军陇干县(今甘肃静宁)人。南宋初年名将,四川宣抚使吴玠之弟。吴璘早年随兄长吴玠抵御西夏,自建炎二年(1128年)起领兵抗金,以勇略知名。

乾道元年(1165年),入朝进拜太傅、新安郡王,兼判兴元府。乾道三年(1167年),吴璘病逝,年六十六。追赠太师、信王,谥号“武顺”,位列七王之。自撰有兵书《兵要》,今已佚。

本 名:吴璘
别 称:吴武顺、吴信王
字 号:字唐卿
所处时代:南宋
民族族群:汉族
出生地:德顺军陇干县
出生时间:1102年
去世时间:1167年6月6日
主要作品:《兵要》
官 职:奉国军节度使、少傅、四川宣抚使等
爵 位:新安郡王→信王(赠)
追 赠:太师
谥 号:武顺
主要成就:四川抗金,保卫陇蜀

人物生平

少年征战

吴璘为德顺军(今甘肃静宁)陇干县人。他自少喜欢骑射,于北宋末年跟随兄长吴玠抵御西夏进攻,攻城野战,多次立下战功,累官至閤门宣赞舍人。

崭露头角

宋高宗绍兴元年(1131年)的箭箐关之战中,吴璘切断金国将领没立和乌鲁、折合所部的联系,迫使金军撤退。在此战中,吴璘功劳最多,被越级提拔为统制和尚原(今陕西宝鸡西南大散关东)军马。当时吴玠在河池(今甘肃徽县)驻军,吴璘专守和尚原。等到金国大将完颜宗弼兀术)大军进入,吴玠兄弟拼死守卫。金军布阵“分合三十余(次)”,吴璘都随机应变,金军至神坌时,宋军伏兵四起,大败金军,完颜宗弼被流箭射中,匆忙撤退。之后,川陕宣抚处置使张浚承制授吴璘为泾原路马步军副都总管、康州(今甘肃成县)团练使。

绍兴二年(1132年)三月,金军进犯陇安县,被吴璘等击退。

绍兴三年(1133年),吴璘被任命为荣州(今四川荣县)防御使、知秦州(今甘肃天水),管辖阶州(今甘肃武都县)、文州(今甘肃文县)。同年,金将完颜撒离喝进攻饶风关(在今陕西石泉西),吴玠率军驰援,激战数日后,被金军从险道绕至饶风关之上偷袭,遭遇失败。

饶风关之战后,吴玠命令吴璘放弃和尚原,退保仙人关(今甘肃徽县东南),防备金军深入。完颜撒离喝孤军深入,补给困难,只得被迫放弃汉中。随后,吴玠调整防御策略,一面加强仙人关的战备,一面修筑名为杀金坪的营垒,以便在和尚原失手的情况下,另有一道阻碍金兵入蜀的铜墙铁壁。同年冬,完颜宗弼再次攻蜀,和尚原粮尽失守,吴璘退守川口。

绍兴四年(1134年),完颜宗弼等率领十万大军猛攻仙人关。吴玠派兵万余人守杀金坪,以挫败金军锐气。吴璘闻讯,率精兵自武州(今甘肃武都县东南)、阶州驰援,并向吴玠去信,认为杀金坪地方宽阔,前方布阵散漫,需要从后方布阵阻挡,才可一战取胜。吴玠听从其建议,急忙在杀金坪修筑第二道隘砦。吴璘转战七昼夜,方才在仙人关和吴玠会师。

三月,金军首先攻打吴玠军,被击退。于是转攻杀金坪,用云梯攻打吴玠军的营垒,凭借人数优势,猛攻不息。吴璘拔刀划地,对诸将道:“死则死此,退者斩!”将军杨政也表示此处为四川门户,宁死不可失守,由此坚定军心。金军分为两支,完颜宗弼统军列阵于东,勇将韩常列阵于西,呈左右夹击之势。吴璘率敢死队冲入二军之间,“左萦右绕,随机而发”。

在长时间的血战后,宋军不能支撑,被迫退守第二道防线。诸将中有人请求选择别的地形来把守,吴璘慷慨陈言:“我军刚一交战就退下,这是不战而逃,我想金军很快就会离去,各位请坚持。”此时金军援军到来,吴璘命“驻队矢”轮射,箭下如雨,金军伤亡惨重,“死者层积,敌践而登”。次日,金兵进攻宋军营垒西北角楼,将军姚仲登楼酣战,吴玠及时派遣统领田晟率军突入金阵,以长刀左右击杀。相持到夜晚,宋军“明炬四山,震鼓动地。布火四山,大震鼓随之”。第三日,吴玠遣右军统领王庆及王武等诸将分紫白旗杀入金营,金军惊溃,趁夜遁逃。吴玠等趁胜收复凤、秦、陇等州。史称此役之后,完颜宗弼、完颜撒离喝“不敢窥蜀者数年”。

七月,高宗赏仙人关之功,任命吴璘为定国军承宣使、熙河兰廓路经略安抚使、知熙州(今甘肃临洮)。

绍兴五年(1135年),吴璘、杨政进兵收复秦州,擒获伪齐的秦州守臣胡宣。

百战全蜀

· 地位渐升

绍兴六年(1136年),宋廷新设置行营两护军,吴璘为行营右护军统制军马。次年,被擢升为陕西诸路都统制。

绍兴九年(1139年)春,吴玠病重,吴璘改任行营右护军都统制,节制阶、岷、文、龙四州。六月,吴玠逝世后,吴璘被拜为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成为右护军最高长官。七月,被拜为秦凤路(今陕西风翔)经略安抚使、马步军都总管、知秦州。

这时,金国废黜伪齐君主刘豫,商议归还南宋河南、陕西一带土地。高宗派文臣楼炤出使陕西,允许其便宜行事。楼炤准备命令三帅分别把守陕西,即:吴璘统帅秦凤路、郭浩统帅鄜延路(今陕西延安)、杨政统帅熙河路(今甘肃临洮)。除此之外,再将蜀口(位于川、陕交界处)的各部迁到陕西。吴璘反对楼炤的布局,他认为:“金人反复无常,不能相信他们,恐怕有别的变化。现在把军队都迁移到陕西,蜀口一带防备空虚,金军如果从南山截击我们陕西军队,径直奔向蜀口,我军将不战而屈。应当靠山扎寨,控制险要地带,观望金军的情况,看见他们力量衰弱,再考虑向前推进。”楼炤同意吴璘的建议,于是令吴璘和杨政两部驻扎在内地,以保卫四川;郭浩所部驻扎在延安,以守卫陕西。

不久,四川制置使胡世将暂管四川宣抚司事。宋廷在与金朝达成第一次和议后,想撤去仙人关的守备。吴璘拜见抵达河池的胡世将说:“金人大军驻扎在河中府(今山西永济),离大庆关(今陕西大荔县朝邑镇东黄河上)只有一桥之隔,金人骑兵奔驰,不过五天就可以到达蜀口。我军远在陕西,紧急情况下不能立即汇集援救,关隘不整修,后勤供应中断,这真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啊。我的家族不值抚恤,可国家该怎么办呢!”因此胡世将上奏建议说:“应当对金国巩固和议,对内加强防御。现在措置军队,应该使陕西、四川相连,近日士兵宫贺仔侦察了解到完颜撒离喝曾密谋说:‘要进入四川并不难,只要放弃陕西不顾,三五年宋军必来占据,陕西山川道路我已全部了解,一旦出兵必然夺取四川。’敌情如此,万一果真像他所说的,那我们就应该做破坏敌人谋略的准备,仙人关不应立刻放弃防御,鱼关仓也应该积存粮食。”因此吴璘仅派三队牙校奔赴秦州,留下主力守卫阶州、成州的山寨,告诫诸将不要擅离守备。

· 麾师反击

绍兴十年(1140年)五月,金国背盟,入侵南宋,高宗命吴璘节制陕西诸路军马。完颜撤离喝渡过黄河进入长安(今陕西西安),直奔凤翔,右护军近一半军对被金军隔绝在陕北,“远近震恐”。这时,杨政在巩州(今甘肃陇西),郭浩在鄜延,只有吴璘随胡世将在河池。胡世将闻知金军南下,急忙召集众将商议对策,仅有杨政与泾原(今甘肃泾川)守将田晟前来。在会议中,参谋官孙渥建议退保仙人原,吴璘厉声反驳:“用怯懦的话瓦解军心之人,可杀!我以举家百口性命保证,定能击破金军。”胡世将为之感染,指着军帐说:“我一定战死在这里!”随即指挥布置各部,命孙渥赶赴泾原,田晟率领三千人出凤翔,郭浩出奉天,杨政由赤谷回驻河池。吴璘也派部将姚仲在石壁寨及扶风(今陕西扶风)分别击败金军。隔在陕北的右护军部得以撤回川陕边境 。同月,高宗授吴璘为同节制陕西诸路军马。

六月,吴璘写信约金将交战。金将鹘眼郎君率领三千骑兵来犯,吴璘命令部将李师颜率领骁骑击退金军,并趁胜攻克扶风,俘获金将三人及“女真百十有七人”。完颜撒离喝大怒,亲自攻至凤翔城西的百通坊,布阵二十里,吴璘派姚仲奋战,击破金军。闰六月,吴璘因功建节,被授为镇西军节度使,升为侍卫步军都虞侯。

· 鏖战剡家湾

绍兴十一年(1141年)九月,吴璘再度攻克秦州,招降守将武谊。不久后,率姚仲等在丁刘圈再破金军。此时,杨政、郭浩二路也接连告捷,收复陇、华等州,“破岐下诸屯”。同月,吴璘使用以步制骑的“叠阵法”,与金国统军胡盏、习不祝所部五万在剡家湾交战,大破金军。

胡盏与习不祝久经战阵,首先占据险要地点防守,前临近高山,后控腊家城。他们认为宋军一定不敢轻易进攻。交战前一天,吴璘会集各位将领询问怎样进攻,姚仲说:“在山上战斗便能获胜,在山下便会失败。”吴璘认为他说得对,于是向金军请战。金军不以为然,反倒嘲笑宋军。吴璘在半夜时派遣姚仲和王彦衔枚(古时袭击敌军时,常令士兵衔枚在口中,以防喧哗)在山坡上截击,约定二位将领登上山岭后才发动进攻。二人到达山岭后,全军悄然无声,军队的行阵已经排列完毕,宋军上万火把同时点燃。金军惊慌失措说:“我们的行动失败了。”习不祝善于谋略,胡盏善于征战,二人意见不统一。吴璘首先派兵挑战,激胡盏出战,使用叠阵法轮番进攻,他身穿轻便的皮衣骑马指挥作战,宋军拼死奋战,金军大败,有上万人投降。

剡家湾之战后,胡盏逃到了腊家城,吴璘趁势围城。就在腊家城即将被攻时,朝廷却派驿使给吴璘送信,命令他班师回朝。次年,“绍兴和议”达成,宋廷竟将吴氏兄弟百战而守的和尚原割让给金国。

置司兴州

绍兴十二年(1142年)六月,入朝觐见的吴璘被高宗加拜为检校少师及阶、成、岷(今甘肃岷县)、凤四州经略使,并获赐汉中的五十顷田地。

绍兴十四年(1144年)九月,宋廷将利州路(今陕西汉中)分为利州东、西两路,吴璘被授为利州西路安抚使,在兴州(今陕西略阳)开置官署,管辖阶、成(今甘肃成县)、西和(今甘肃西和)、凤、文、龙(今四川平武)、兴等七州。当时“绍兴和议”已经完成,但吴璘治军训兵,仍如从前一样保持警戒。

绍兴十七年(1147年)七月,吴璘改任奉国军节度使,原任的行营右护军之职改为御前诸军都统制,兼知兴州,其安抚使之职照旧。

绍兴十八年(1148年)三月,高宗命吴璘、杨政招抚关陕地区的流民,以补充殿前司的军力。

绍兴二十一年(1151年)五月,吴璘因“守边安静”,武阶官被进为最高的太尉。

绍兴二十六年(1156年),吴璘兼领兴州驻扎御前诸军都统制职事,改判兴州。自南渡(南宋建立)以来,还没有任命使相为都统制的例子,当时吴璘已授开府仪同三司(使相官衔)之官,所以被重新改派。

绍兴二十九年(1159年)二月,吴璘被加授少保之官。

力疾登关

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七月,金国皇帝完颜亮在迁都南京(今河南开封)后,决意分兵四路,大举侵宋。高宗得讯后,拜吴璘为四川宣抚使。而金国西路元帅徒单合喜率军三万,自凤翔(今属陕西)经大散关(今陕西宝鸡西南)入川。九月初五,金军在攻取大散关后,派骑兵进攻黄牛堡(今陕西凤县东北黄牛铺)。吴璘带病乘肩舆,由兴州北上杀金坪,驻于青野原,增调四川腹地各军分道前进,分授方略,取得了一定的战果:

· 高松等救援黄牛堡;

· 彭青趁夜于宝鸡渭河袭破金军所立的桥头营寨,随后收复陇州;

· 刘海收复秦州,降服守将萧济;

· 曹㳜收复洮州。

四川制置使王刚中(四川地区官阶最高的文臣)前来与吴璘会合,一同商量计策。不久后,吴璘奉诏遣使向契丹、西夏及金国占领的山东、河北等地军民送去檄文,声讨金人的罪行,让他们举兵讨伐。

十月,吴璘获兼陕西、河东招讨使,随后派第五子吴挺及统制向起于德顺军治平砦击破金军。同月,被封为成国公。

十一月,吴璘的病情加重,自仙人原退回兴州,留姚仲节制诸军。总领王之望五次派人驰马致信于朝廷,认为吴璘多病,为防不测,请调其侄、湖北京西制置使吴拱(当时南宋中部防线的主要军事统帅)来四川,以协助西军作战。但朝廷均未答复,吴璘于同月扶疾再登仙人原,继续指挥作战。

十二月初五,宋廷乘完颜亮被杀、金军北撤之机,命吴璘率军反攻,收复所失州县。吴璘旋即派部将收复水洛城,并攻克治平砦。

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正月,吴璘指挥部将,以攻为守,发动对西线金军的主动攻势,主要如下:

· 兴元都统制姚仲率步骑六千余人,出秦亭(今甘肃张家川东)取巩州(今甘肃陇西);

· 王彦屯驻于商州(今陕西商县)、虢州(今陕西虢镇)、陕州(河南三门峡市旧陕县)、华州(今陕西华县);

· 惠逢攻取熙河路。

但宋军各路进展不顺,金军据守大散关六十多天,与宋军对峙。姚仲围攻巩县三昼夜未克,退守甘谷城,转攻德顺军四十余日,因金军据城坚守,故久攻不克。吴璘于是命知夔州(今四川奉节)李师颜接替姚仲,与吴挺共同节制诸军攻城。同时,徒单合喜遣军增援,吴璘命吴挺率军阻击,与金军相遇于瓦亭(今宁夏隆德东北)。宋军冒矢石进击,金军被迫弃马步战。宋军乘机多路突击,将其击退,生擒千户耶律九斤等百余人。

在此同时,吴璘及其部将相继克复镇戎军、大散关、环州等地。

三月初五,吴璘亲自率兵到达德顺军城下,守城金军听到下面呼唤“相公(指吴璘)来了”,都观望赞叹,不忍射箭。他视察各屯驻军,处决违令者。鉴于城坚难攻,预先修治黄河战地,占领有利地形。随后派数百骑兵挑战,诱金军倾城而出。吴璘事先已修好了战地防线,宋军奋勇冲杀,无不以一当十。双方激战至夜间,吴璘忽然喊到“有的将领作战不力”,士兵听到后更加奋力拼搏,金军因此大败,退入城中固守。黎明,宋军再次出战,金军坚守不战。十二日夜,金军趁风雪弃城逃遁,宋军仅用八天便攻下此城。吴璘入城后,安抚百姓,使“市肆不惊”。城中父老乡亲围住他的马,叩拜不断。不久后,他留副将张中守城,自己率军还屯河池。

自闰二月姚仲收复原州(今甘肃平凉)至五月间,原州一直遭受金军的围攻,姚仲领兵援救,吴璘亦亲自奔赴凤翔巡视。宋军诸将虽然奋力拼杀,但金军不退反进,且增兵至七万人。五月,姚仲率军与金军在原州的北岭激战,遭遇大败,损失三十多位将领。同时,吴璘派兵收复熙州。

六月,吴璘前往大幽岭,夺去姚仲的兵权,将其囚于河池狱中,命李师颜代其掌兵。同月,宋孝宗即位,赐信褒奖吴璘,令他兼任陕西、河东路宣抚招讨使。

吴璘猜测金军一定会再来争夺德顺军,立刻驰马奔赴城下,而金将完颜悉烈等果然于八月统领号称十数万的大军来攻;金国万户豁豁又率领精兵从凤翔到达。吴璘命吴挺率军于城东将其击退。德顺城北有北岭,东有东山,两山地势相接,互为犄角。吴璘遂据北岭,吴挺据东山,深沟高垒,严阵以待。九月初,徒单合喜命陕西都统完颜璋、副都统完颜习尼列率兵两万,复攻德顺军。两军激战于城东,接战数次,宋军稍稍退却,金军追至城下。吴璘命北岭兵与城中守军,用弓弩夹射,击退金军。徒单合喜又遣统军都监泥河领兵七千,与完颜璋合兵,企图攻取东山。吴璘令军依险列阵,环列剑盾、拒马,多次击退金兵进攻。时北岭宋军已扼金军退路,夺其粮饷。十月,徒单合喜率兵四万来援,吴璘分兵袭击,双方伤亡甚众。由于宋军控扼东山、北岭,金军难以攻克,遂移师德顺军东南水洛城,企图切断宋军粮道。

当时,主和派认为宋军驻扎在外,离川口很远.担心金军偷袭,想放弃三路(指秦凤、熙河、永兴三路)地方。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十二月,宋廷为向金朝乞和,下诏命吴璘班师回河池。吴璘为避猜忌,于隆兴元年(1163年)正月仓促下令撤军,金军尾随其后进攻,宋军死伤两万余人,此前收复三路、十三州、三军又被金军占有。

隆兴二年(1164年)冬,金军入侵岷州,吴璘提兵至祁山御敌。金军闻讯后撤回,派使者告诉吴璘说:“两国(宋、金)已经讲和了。”这时朝廷诏书也已到达,吴璘于是撤离。

在争夺川陕的期间,吴璘的官衔自少傅加至少师。

入朝封王

自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沈介任四川安抚制置使以来,常常与吴璘意见不合,兵部侍郎胡铨也曾在奏章中攻击吴璘。在此情况下,吴璘抗章请求入朝觐见,孝宗赐亲笔信,表示同意。他在入朝途中上表,请求辞去宣抚使之职并致仕,孝宗都不准。

乾道元年(1165年)四月,吴璘抵达临安府。入宫觐见时,孝宗派宦官予以慰劳,并在偏殿召见。随后,又允许他去德寿宫朝见高宗。高宗看见吴璘,感叹地说:“朕与你,是一对老君臣啊,你可以经常到朕这来。”吴璘叩头感谢。两宫(指高宗、孝宗)分别派来使者多次慰问吴璘,又令皇太子拜见吴璘。五月,进拜太傅、新安郡王。不久后,孝宗下诏,仍任吴璘为四川宣抚使,改判(宋制,凡以高级别出任州长官,均称判而不称知)兴元府。吴璘即将返回四川时,两宫都设宴为他饯行,倍极荣宠。吴璘至德寿宫向高宗告别,感伤落泪。高宗也为之怅然,解下自己所佩带的刀赐给吴璘,说:“想起朕时,看一看这把刀就可以了。”吴璘回到汉中(今陕西汉中)后,修复褒城废弃的塘堰,灌溉数千顷田亩,便利了当地的农业生产。

此年八月,吴璘再度改判兴州。

吴璘麾下精锐,史称其“精兵为天下冠”。但他步入晚年后,“既老且病”,健康状况极差。乾道二年(1166年)时,朝廷采纳四川制置使汪应辰的建议,传下密旨:如果吴璘遭遇不测,由四川制置司暂领其职任。

病逝川蜀

乾道三年(1167年)四月,宋廷合利州东、西路为一路,授吴璘为“知兴元府、充利州路安抚使、四川宣抚使”。五月十七日(6月6日),吴璘病逝,享年六十六岁。孝宗闻讣讯后“震悼”,赐给置办丧事的银千两、绢千匹、钱五百万,又为其辍朝两日;太上皇高宗亦赐银千两。六月,追赠太师、信王,位列南宋异姓七王之一。乾道七年(1171年)六月,赐谥号为“武顺”。

宋宁宗时,吴璘之子吴摠请求以吴璘配享宋孝宗庙廷,但此议未获朝廷允准。

开禧二年(1206年),吴璘之孙吴曦发动叛乱,最终被杀。吴曦的党羽及妻儿、叔父、弟弟等都被处死,吴璘的后裔也被朝廷迁往湖广、浙江一带,只有吴玠的子孙免于连坐,以供奉吴璘。

主要影响

吴璘为人刚勇,通读史书,在国家大节方面从不退避,而不拘小节,重视人才。他与兄长吴玠相继保卫川蜀,长达三十余年,“隐然为方面之重”,为一时干城,其威名仅次于吴玠。

军事

· 屡抗金军

吴璘在北宋末年随兄长吴玠抵御西夏,屡立战功。南宋初年,吴璘与兄长配合,于箭箐关战役击退金将没立和乌鲁、折合军,又在和尚原、仙人关等地屡败金军。

吴玠死后,吴璘与郭浩、杨政等三大将协力抗金,保卫四川。绍兴十年(1140年),金国背盟南侵,吴璘力主坚守,与西线金军主将完颜撒离喝大战于凤翔、扶风,又破金将鹘眼郎君三千骑兵,趁胜攻占扶风,大败完颜撒离喝于凤翔城西百通坊,隔在陕北的右护军得以撤回川陕边境。次年,在秦州以北的剡家湾之战中大败金军胡盏等部,收复秦州及陕西各州郡,声振关中。

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金废帝完颜亮背弃盟约,率大军入侵南宋。金军西线由徒单合喜领军南下。吴璘带病驰赴前线,指挥作战,取得一定战果。并联系契丹、西夏及山东、河北等地军民,号召各方一同反抗金国。次年,他以攻为守,命姚仲、王彦等分路出击,主动发起攻势,亲征攻克德顺军,接连收复秦凤、熙河、永兴三路。吴璘所率西线宋军与金军互有胜负,长期对峙,直至“隆兴和议”签订,方才撤回。

· 军事思想

根据长期在西线与金军作战的经验,吴璘曾用八个字总结自己克敌制胜的方法,即“弱者出战,强者继之”。宋高宗闻言后,评价此法与战国名将孙膑的“三驷之法”(即孙膑赛马)相同,“一败而二胜也”。

详细来说,吴璘认为“金人有四长(“四长”指骑兵、耐力、重甲、弓箭),我有四短”,应扬长避短。所以,他对比吸取彼此的优点,以分队的方式克制其骑兵;以“番休迭战”(即车轮战)的方式挫其锐气;以强弓劲弩射穿其重甲;以“以远克近”、“以强制弱”的方式应对其弓箭。

在剡家湾之战与金将胡盏、习不祝交战时,吴璘创立了以步制骑的“叠阵法”。具体指:每次交战时,“以长枪居前”,长枪士“坐不得起”;其次是强弓,再次是强弩,命弓弩手跪膝等待;接着是神臂弓。如与敌人相持百步内,则是神臂弓先发;如已距七十步,则弓弩齐发;以此布阵时,用一排拒马保护步兵,以铁钩相连,待到步兵受伤时便进行替换,替换时以击鼓为令。骑兵分布于两翼,在前方掩护布阵,待到阵成后撤退。当诸将有疑虑时,他又解释“此古束伍令也,军法有之,诸君不识尔”。正是这种方法,使得吴璘在对抗金军时屡次获胜。

在择将方面,吴璘重视实战军功,他认为“兵官非尝试,难知其才”,如果因为其人立下“小善”就随意任用,那将使投机取巧之人得志,长年征战戍边的“边人宿将之心怠”。

政治

吴璘晚年改判兴元府(今陕西汉中)时,留心民间疾苦。他修葺褒城的塘堰,灌溉田亩数千顷,促进当地农业生产;又废除冗赋,惩治贪赃官吏。甚有政声。

历史评价

杨存中:和尚原,陇右之藩要也。敌得之,则可以睥睨汉川;我得之,则可以下兵秦雍。曩议予金人,吴璘力争不从。今璘在远,不及知。臣若不言,非特负陛下,亦有愧于璘。(《宋史》引)

洪迈:吴氏以功握蜀兵三十年……。(《宋史》引)

吴挺:臣之先臣璘,奋身边部。自太上光皇帝朝都车之事,率先请行。肆我陛下即位,一心事君,匪躬宣力,积劳西南,洊被褒厚。(《吴武顺王璘安民保蜀定功同德之碑》引)

赵昚:①、昔在旧邸,每共定省。侧闻太上皇帝圣训,谓今日元勋旧德、同国休戚,无如卿者。②、惟汝父璘,勤劳王家,积四十年。英风义声,燀耀显明。九命二伯,淑旗绥章。高其名器、崇其物采矣。(均引自《吴武顺王璘安民保蜀定功同德之碑》)

王曮:王雄姿正志,刚毅静深,喜大节,略苛细,不严于刑而人自畏之。读史传晓大义,幕府文书,轻重之间,亦时自窜定。其爱君忧国之诚,得之于天,虽造次不能忘也……其治军如其治家,而恩威兼之……知人之明,尤为当世所重……平居军旅之外,家事一不问舍,俸入不营一钱……王每出师指麾诸将,风采凛然,不敢仰视。士宁死敌,无敢犯令,故用兵未尝败。尤长于持胜。(《吴武顺王璘安民保蜀定功同德之碑》)

吕中:是时北方人乱,内有耶律之变,而我师之出,兴州路得十二郡,金州路得四郡。吴璘复大散关,入德顺军,父老拥拜,几不可行。(《大事记讲义》)

脱脱:①、吴璘刚勇,喜大节,略苛细,读史晓大义。代兄为将,守蜀余二十年,隐然为方面之重,威名亚于玠。高宗尝问胜敌之术,璘曰:“弱者出战,强者继之。”高宗曰:“此孙膑三驷之法,一败而二胜也。”(《宋史》)②、吴玠与弟璘智勇忠实,戮力协心,据险抗敌,卒保全蜀,以功名终,盛哉!(《宋史》)③、初,吴玠、吴璘俱为宋大将,兄弟父子相继守西土,得梁、益间士众心。(《金史》)

黄道周:吴璘玠弟,战功多利。散漫难攻,隘击容易。立第二关,以张形势。血战破之,窥蜀无计。金人败盟,众欲退避。璘怒斥之,战守两济。金屯刘园,璘请讨致。叠阵攻之,以强乘蔽。再战山上,敌忧败毙。势已垂危,班师诏至。秦桧为奸,复主和议。战胜转惊,败已成例。可惜英雄,空生其际。虽赠太师,不胜短气。(《广名将传》)

王夫之:盖江东据江、淮以北拒,而巴、蜀既失,横江而中溃,方卫首而中折其腰膂,未有不殒者也……南宋之得仅延,吴玠、吴璘捍之也。(《读通鉴论》)

朱轼:宋之南渡,巴蜀最为上游,所以藩蔽荆襄、控御关陇者也。二吴兄弟实经营之,始保和尚原,继守仙人关,设形势、据险阻,使金人不得轶越,而下流安矣。及和议既成,将遂分兵撤备,而璘与胡世将力陈其不可,终以保蜀。兄弟相继数十年,绥辑人民,辅宁国家,可谓悉心以勤其事者,贤于张俊、杨沂中辈远矣。(《史传三编》)

蔡东藩:①、一门竟出两名臣,伯仲同心拒敌人。莫怪蜀民崇食报,迄今庙貌尚如新。 (《宋史演义》)②、惟吴玠兄弟,保守陇蜀,迭建奇功,乃不与韩、岳并称,殊令后人无从索解。(《宋史演义》)③、(李)显忠勇号无敌,尤一时干城选,而西北且有吴璘、王刚中等人,济以虞允文智勇兼优,俱足深恃,奈何内厕一史浩,外厕一邵宏渊,西北十三州三军,既得而复弃之,灵壁、虹县及宿州相继收复,淮西一带,将成而又隳之。(《宋史演义》)

李震:①、再次,陕西方面作战,由于胡世将对诸军抚御有力,指挥适切,及吴璘等诸将之勇敢善战,故颇能予金人以打击,逼使金人困顿于永兴凤翔之间,而一筹莫展。尤其世将一面保据蜀口,一面使郭浩等诸将在敌后展开攻势,此种战略指导,更足称道。总而言之,建炎以来,宋军之真能战胜攻取,而予金人以真正打击者,前有吴玠,后则世将及吴璘诸将也。(《中国历代战争史》)②、尤其吴璘之在秦凤,看破金兵在陕西只有自守之力后,即发动广泛攻势,收复十余州之地,逼使金人困守泾渭之间,金人之所以终于言和,而不敢再起灭江南之念,璘与有力焉。吴璘固一善战之将,然川陕方面忠义军之善战,其功亦不可没也。(《中国历代战争史》)

主要作品

吴璘曾经自撰有兵书两篇,取名为《兵要》,分析金军的优劣之处及提出自己的应对方法。但在阵法的部分,则是“有图而无书”。宋人李心传评价该书:“其说甚备。”然早已佚失。

轶事典故

德顺军之战期间,吴璘带病领军与金国西路元帅徒单克宁长期对峙,收复秦凤、熙河、永兴三路。但宋孝宗即位后,听从朝中主和派意见,下诏要求吴璘撤军。当时幕僚中有人劝他“苟利社稷,专之可也”,不能马上撤退,吴璘神色愀然,说出了自己的理由:“但主上即位之初,璘握重兵在远,朝廷俾以诏书从事,璘敢违诏耶?”为了避免朝廷对他的猜疑,吴璘只得仓促撤军,最终损失惨重,且力战争夺的陕西土地也尽皆沦丧。

吴璘在临终前,命幕客为他准备遗表,请求孝宗“无弃四州(指宋廷割让给金的唐、邓、海、泗四州),无轻出兵”。随后封存遗言交给家人,让他们在他死后再封。吴璘逝世后数日,家人打开查看,发现他也只是交待了关于家庙祭祀等几件事,再无他言。

人际关系

曾祖父:吴廉,累赠太师、魏国公。

曾祖母:李氏,追封魏国夫人

祖父:吴遂,累赠太师、楚国公。

祖母:齐氏,追封楚国夫人。

父亲:吴扆,累赠太师、鲁国公。

母亲:刘氏,追封鲁国夫人。

兄长:吴玠,官至四川宣抚使。累赠少师、涪王,谥号“武安”。

妻子:王氏,封吴国夫人,先于吴璘八年去世。

妾室:刘氏,曾被封为淑人。

袁氏,曾被封为硕人。

李氏,曾被封为硕人。

长子:吴援

次子:吴掖

三子:吴扩

四子:吴揔

五子:吴挺,官至兴州都统制、太尉。卒赠少师、开府仪同三司,谥号“武穆”。

六子:吴拭

七子:吴拯

八子:吴掞

九子:吴抦

十子:吴扬

十一子:吴揆

幼子:吴撙

孙子:吴曦,吴挺之子,官至太尉、昭信军节度使,后因叛乱被杀。

后世纪念

甘肃

甘肃省存留有与吴璘相关的多处庙祠,如庄浪吴王庙、天水名将庙、徽县忠烈祠,这些庙祠、遗址、遗迹至今大都保存完好。

吴玠、吴璘纪念馆位于甘肃省平凉市庄浪县城紫荆山上,为紫荆山标志景点之一。

2019年7月20日,徽县召开中国·甘肃·徽县“吴玠吴璘暨仙人关战役”学术研讨会。

陕西

陕西省亦留有与吴璘相关的庙祠,如宝鸡吴公祠、凤县涪王祠等。

吴王坟位于陕西省汉中市略阳县南坝村,疑为吴璘墓。据称有宋孝宗御书“安民保蜀定功同德之碑”墓碑,今已夷平,仅存一大碑座和残缺石人、石马及石羊各一。

江苏

吴璘庙位于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横泾镇北部。当地百姓尊吴璘为本方土地的守护神。每年的农历四月初二传说是他的生日,此时都会举办庙会。

吴璘的历史故事
    数据加载中,请稍后...

Copyright © 48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十八史 版权所有

鲁ICP备18030091号-2

返回顶部 关注四十八史新浪微博 添加快捷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