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康敬皇后

明孝宗皇后(1470年—1541年),河北兴济人,父为国子监生张峦,母金氏。成化二十三年二月,张氏选立为太子妃;十月,立为皇后。孝宗笃爱皇后,不立妃嫔,帝后宫中同起居,如民间伉俪。

明武宗无子而终,张太后和首辅杨廷和定策立兴王世子朱厚熜为新君,即嘉靖帝,由此引发了争夺名分的惨烈大议礼。嘉靖获胜后,打击报复张太后,借故杀死其弟,张太后凄凉去世。谥号孝康靖肃庄慈哲懿翊天赞圣敬皇后。

中文名:孝康敬皇后张氏
别 名:孝成敬皇后
所处时代:明朝
民族族群:汉族
出生地:河北兴济
出生日期:1470年3月31日(农历2月29日)
逝世日期:1541年8月28日(农历8月8日)
主要成就:一夫一妻;维稳定策
职 业:太子妃→皇后→皇太后
信 仰:道教
配 偶:明孝宗朱祐樘
享 年:70岁
谥 号:孝康靖肃庄慈哲懿翊天赞圣敬皇后
陵 寝:北京明泰陵

人物简介

孝康敬皇后张氏(1470-1541),明孝宗皇后,兴济人。父国子监生张峦。生明武宗朱厚照、蔚悼王朱厚炜和太康公主朱秀荣。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选为太子妃。弘治明孝宗朱祐樘即位,册立为皇后。明武宗登基,尊为皇太后。正德五年(1510年),上尊号“慈寿皇太后”。明世宗嘉靖帝入继大统,称“圣母”,加尊号“昭圣慈寿”。嘉靖三年(1524年),加“昭圣康惠慈寿”,改称“伯母”。十五年(1536年),复加上“昭圣恭安康惠慈寿”。二十年八月八日去世,谥“孝康端肃庄慈哲懿翊天赞圣敬皇后”,十月九日葬泰陵。

张皇后,兴济(今河北沧州市北)人。按照明代中期以后选后的制度,皇后一般都出身于平民之家。张氏的父亲张峦,原只是一个秀才,以乡贡的名义进入国子监,也就是说从地方学校保送进了国立最高学府读书,成为国子监生。张氏出身于这样的读书人家庭,家教自然还可以。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二月初六日,张氏与时为皇太子的孝宗成婚。同年的九月,张氏被正式立为皇后。

身处粉黛成群的后宫中,孝宗这样的情形的确让人费解。原因可能有以下几种:

第一,张后本人的性格较为活泼,对孝宗有足够的吸引力和约束力。史称张后“骄妒”,从后来她在政治斗争中扮演的角色来看,张后确实绝非庸常之辈。

第二,大臣谢迁的劝谏。本来,皇帝广纳嫔妃是极正常的事情,一般情况下大臣也不会反对。例如,成化朝的时候,群臣因为宪宗二十八九岁还没有儿子,竟纷纷上书要求皇帝广纳嫔妃。那么,谢迁何以会多此一举呢?事情是这样的。弘治元年(1488年)二月,御马监左少监郭镛请预选淑女,等孝宗服除后在其中选两名女子为妃。当时的左春坊左庶子兼翰林院侍读谢迁就上言说:“六宫之制,固所当备。而三年之忧,岂容顿忘。今山陵未毕,谅阴犹新,奈何遽有此事?”意思是说,皇帝选妃,自然是应当的。但是,宪宗的陵墓尚未完工,皇帝居丧的草庐还是新的呢,怎么就谈起选妃的事来了?孝宗号称以孝治天下,曾经定下了为宪宗皇帝守孝三年之制——“三年不鸣钟鼓,不受朝贺,朔望宫中素服”。因此,谢迁既有这么一说,选淑女以备嫔妃之选的事情就搁置下来了。

虽然明孝宗朱佑樘对张皇后非常好,但她的结局非常悲惨,她的儿子明武宗朱厚照死后因为没有子嗣,奸臣江彬等心怀不轨,太后与大学士杨廷和定策禁中,迎立明武宗朱厚照的堂弟朱厚熜为帝,史称明世宗。正德十六年(1521年)三月世宗入继,称张太后为圣母,上尊号曰“昭圣慈寿皇太后”,也同时尊他的亲祖母邵氏为寿安太后。日子一久,世宗对张太后的淡薄态度就慢慢展露出来,他尊封自己生母祖母,对张太后并不十分礼遇,如有臣子上奏还降罪,又改称圣母为伯母。张太后弟弟犯罪,张太后苦跪求情不果,一病不起。终于,晚景凄凉的张太后于嘉靖二十年(1541年)八月崩,谥号为孝康靖肃庄慈哲懿翊天赞圣敬皇后。而她刚刚死后,世宗就把她弟弟处死了。崇祯十七年(1644年)十二月乙卯朔丙寅(十二日),改谥张氏曰孝成靖肃庄慈哲懿翊天赞圣敬皇后,盖后本谥“孝康”,与兴宗常皇后谥号“孝康”字相犯而改也。

史籍记载

分三部分介绍

六宫虚设

弘治元年。太监郭镛。请选女子于宫中。或诸王馆。以待上服阕。册封二妃。广衍储嗣。左庶子谢迁谏止。谓六宫当备。而三年未终。山陵未毕。谅阴犹痛。不宜遽及此事。焦泌阳秉史笔。谓谢进此谀词献谄。以误孝宗继嗣之不广。

王弇州考误中驳焦云。此泌阳怼笔。盖阴刺中宫之擅夕。而讥谢公之从臾。时上圣龄甫十九。中宫何以有擅夕之声耶。谢疏议甚正。焦乃小人无忌惮耳。此说固不谬。

然次年礼科右给事韩鼎。又以皇嗣未广为忧。上言古者天子一娶十二女。以广储嗣。重大本也。今舍是弗图。乃信邪说。徒建设斋醮以徼福。不亦惑乎。上感其言。优诏答之。次月。鼎又言。臣有立天下大本之言。仰承温诏。今几五十日。而圣断杳然。伏望慎选良家以充六宫。为宗庙长久计。上曰。立大本之言诚有理。但未宜遽行耳。

按韩之疏。正与谢牴牾。但据韩疏细味之。则是时中宫已擅宠。专以祈祷为求嗣法。上虽是鼎言。终不别广恩泽。盖为后所制也。以故后自再举蔚悼王后。孝宗更无他子。泌阳之讥谢文正。诚属无稽。

然而谢之为圣孝计。韩之为宗祧虑。俱忧国谠言。未可偏废也。至弘治三年。荆王见潚。亦请上博选良家女。以广胤嗣。而上终不从。盖中宫之擅夕。已著闻于宗藩矣。

至弘治四年。吏部听选监生丁巘者。又疏言内庭妃嫔之选。上用谕德谢迁言而止。所以保护圣躬者至矣。今恐左右谗巧之人。或以皇储未建为言。移上初意。乞慎终如始云云。是时去谢疏时已阅四岁。且上亦从无采择之诏。其意不过迎合中宫。结欢张氏。为进用地也。然时武宗已在孕矣。

昵爱皇后

【蒹葭堂杂著摘抄 明·陆楫】

孝康敬皇后张氏,孝皇配也。孝皇平生无别幸,与后相得甚欢。后二弟俱封爵,势倾中外。有仇家奏其侵民业为庄田者,上命司礼太监萧敬、刑部侍郎屠勋、大理寺丞某往勘之。敬与勋等俱秉公将二张家奴数人依律问处,敬复命于内廷。适当上与后方对膳,后闻甚怒曰:“外边官人每无状,犹可。汝狗奴亦若是耶?”上亦佯怒且骂。及后退,呼敬曰:“才所言非我本意,汝得无泄此语耶?恐外边官人每闻之惊破胆也。”敬力辨未尝闻于外,上犹不信。即遣人各以白金五十两赏二勘官。且云:“偶与后有怒言,特戏耳。恐尔等惊怖,以此为压惊。”

张后尝患口疮,太医院进药,宫人无敢传者。院使刘文泰方受孝宗宠顾,忽得密旨选一女医入视。帝亲率登御榻传药,又亲持漱水与后。宫人扶后起坐,瞪目视帝。少顷,帝趋下榻。盖将咳,恐惊后也。其厚伦笃爱若此。

张后母金夫人至宫中。既设燕,帝后二席在正殿,夫人席在旁殿。帝与后亲往视之,所用器皆银。帝问内竖曰:何故器用银?对曰:旧制也。帝欲特用金器。燕毕,尽赐之。后曰:母已领恩赐,吾父则未尝君食也。帝命即撤后膳一席赐之。令张氏世世为美谈也。

旧制,帝与后无通宵宿者,预幸方召之。幸后,中人前后执火炬拥后以回,云避寒气。惟孝庙最宠爱敬皇后,遂淹宿若民间夫妇。

王问曰: “皇帝视朝,有早晩乎?处纶:“皇帝视朝,或平明、或日高,早晩无节。中朝人有云。 ‘昵爱皇后, 视朝常晏。’”

子女爱重

明孝宗朱佑樘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只有一个老婆(张皇后)的皇帝。孝宗和张皇后是患难之交,一对恩爱夫妻。两人每天必定是同起同卧,读诗作画,听琴观舞,谈古论今,朝夕与共。孝宗和张皇后有一个独子就是后来荒唐透顶的武宗朱厚照。孝宗先天不足,身体积弱,晚年曾想革除积弊,畅导新政,可惜天不假年,英年早逝,孝宗临死前曾叹到,再给我几年太子就能成熟了,可惜他这个独子太爱玩了,给明朝的发展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长子明武宗朱厚照

次子朱厚炜(1495年1月1日-1496年3月9日),孝宗次子,生母为孝康敬皇后张氏。是明武宗正德帝朱厚燳唯一的弟弟。早夭折,孝宗追封为蔚悼王

女:太康公主,弘治十一年薨,未满2岁,未下嫁。

母为孝康敬皇后张氏

太康公主朱秀荣,今上皇帝之女、皇后所出,以弘治十年正月十四辰时生,弘治十一年九月十六日亥时薨。公主聪慧娟秀,以上所锺爱,薨之日,悼惜不已,乃追封为太康公主,凡诸恩典皆从厚,以卒之年十月十一日奉敕葬於都城西金山之原。

一门父子皆侯爵

弘治五年三月

○封寿宁伯张峦为寿宁侯

弘治五年六月

○甲子 升授寿宁侯张峦勋阶为特进光禄大夫柱国,岁加禄米二百石,封号仍旧赐诰券,并三代妻室封赠。

弘治五年十二月

○丙辰 命故寿宁侯张峦之子鹤龄袭封寿宁侯,并升通政使司经历。高禄为本司右参议,禄,峦妹壻也。

○复升故寿宁侯张峦次子延龄为都督同知中军都督府,带俸。并升张嶙为正千户、张岳张麒俱为副千户、张伦张纯张恪俱为百户锦衣卫,带俸。嶙,峦义兄、岳从弟、伦从侄、纯餋子、恪义侄。麒之妻则峦妻夫人金氏之妹也。

弘治八年四月

○乙丑 敕封中军都督府都督同知张延龄为建昌伯

弘治十六年九月

○加太保庆云侯周寿太傅、瑞安侯王源、寿宁侯张鹤龄、长宁伯周彧俱太保。进封建昌伯张延龄为建昌侯。

夫逝子亡冷深宫

· 《明史列传第二》

孝宗孝康皇后张氏,兴济人。父峦,以乡贡入太学。母金氏,梦月入怀而生后。成化二十三年选为太子妃。是年,孝宗即位,册立为皇后。帝颇优礼外家,追封峦昌国公,封后弟鹤龄寿宁侯,延龄建昌伯,为后立家庙于兴济,工作壮丽,数年始毕。鹤龄、延龄并注籍宫禁,纵家人为奸利,中外诸臣多以为言,帝以后故不问。

武宗即位,尊为皇太后。五年十二月,以寘鐇平,上尊号曰慈寿皇太后。

世宗入继,称圣母,加上尊号曰昭圣慈寿。嘉靖三年加上昭圣康惠慈寿。已,改称伯母。十五年复加上昭圣恭安康惠慈寿。二十年八月崩,谥曰孝康靖肃庄慈哲懿翊天赞圣敬皇后,合葬泰陵,祔庙。

武宗之崩也,江彬等怀不轨。赖后与大学士杨廷和定策禁中,迎立世宗,而世宗事后顾日益薄。元年大婚,初传昭圣懿旨,既复改寿安太后。寿安者,宪宗妃,兴献帝生母也。廷和争之,乃止。三年,兴国太后诞节,敕命妇朝贺,燕赉倍常。及后诞日,敕免贺。修撰舒芬疏谏,夺俸。御史朱淛、马明衡、陈逅、季本,员外郎林惟聪等先后言,皆得罪。竟罢朝贺。

初,兴国太后以藩妃入,太后犹以故事遇之,帝颇不悦。及帝朝,太后待之又倨。会太后弟延龄为人所告,帝坐延龄谋逆论死,太后窘迫无所出。哀冲太子(朱载基)生,请入贺,帝谢不见。使人请,不许。大学士张孚敬亦为延龄请,帝手敕曰:“天下者,高皇帝之天下,孝宗皇帝守高皇帝法。卿虑伤伯母心,岂不虑伤高、孝二庙心耶?”孚敬复奏曰:“陛下嗣位时,用臣言,称伯母皇太后,朝臣归过陛下,至今未已。兹者大小臣工默无一言,诚幸太后不得令终,以重陛下过耳。夫谋逆之罪,狱成当坐族诛,昭圣独非张氏乎?陛下何以处此!”冬月虑囚,帝又欲杀延龄,复以孚敬言而止。亡何,奸人刘东山者告变,并逮鹤龄下诏狱。太后至衣敝襦席藁为请,亦不听。久之,鹤龄瘐死。及太后崩,帝竟杀延龄,事详《外戚传》。

· 《彤管拾遗》

张皇后,孝宗后也。兴济人,父峦,母金夫人梦月入怀,生后。后当适人,其所当适者,忽大病。及选为太子妃,则前所当适者病已。孝宗即位,立为后。笃爱,宫中同起居,无所别宠,有如民间伉俪然者。峦自都督同知封寿宁伯,其卒也,加赠昌国公,子鹤龄嗣,而鹤龄弟延龄亦从都督同知,进封建昌伯并加保傅。其他群从以后故,受中书舍人及锦衣百户诸官者不可胜数。

帝又为后立家庙于兴济,土木闳丽。明世外戚之盛,无过张氏者。后知大体,不干预政事,而外家稍盛,多侧目,帝阴为之解。山东副使杨茂元,以河决论事,言水阴象失职以后故。后怒甚,必杀茂元。上为后徼茂元至,薄谪之。而御史胡献论延龄、鹤龄上,下之狱竟解。户部主事李梦阳言二龄,二龄奏梦阳谤讪母后当斩。金夫人入泣诉上,下梦阳诏狱。他日上与后夜游南宫,二龄侍酒半,上召鹤膝前解之曰:“毋使我以外戚杀谏臣。”鹤龄免冠谢,乃已。帝之所以内应后而外处群臣若此。后生武宗及蔚王厚炜。至武宗即位,尊为皇太后。正德五年,加慈圣皇太后。武宗崩,太后委政杨廷和,散豹房,收江彬、神周下狱,罢威武团练官军,革皇?校,而遣各边镇守。太监之在京者,凡喇嘛、哈密诸属国留侍者,皆使还国。一切政务皆整饬储备,以侍世宗。世宗入嗣,加称圣母昭圣慈寿皇太后。已而复进圣帝昭圣康惠慈寿皇太后。上初母太后已用璁议,母本生太后,而以后为皇伯母,居仁寿宫。

十五年,进昭圣恭安康惠慈寿皇太后。二十年八月辛巳崩,谥曰孝康靖肃庄慈哲懿翊天赞圣敬皇后,合葬泰陵,主?庙。后正位中宫,侍孝宗者十八年,历武宗朝为太后十六年,及世宗嗣位,又二十年。其长年享尊,宫中比之孝诚张太后。独太后定策,迎立世宗,而世宗事之不以礼。

初兴国太后迎入宫,后尚以藩妃相视,稍抑之。及上入朝后,后颇倨,上以此衔后。当大婚时初传昭圣旨,而即以寿安易之。及三年二月,兴国太后诞期,敕命妇朝贺。燕赉倍常,至后诞,独免贺。修撰舒芬具疏言:“昭圣诞节,乃陛下承欢之会。所当聚天下欢心,以奉事其亲者也。今处传免贺,远近惊疑。宜别降纶音,以彰至孝。”敕夺俸三月。御史朱浙言:“昭圣手携神器,亲授陛下母子至恩,天日昭见,幸值千秋,义应请贺。纵母后固辞,陛下犹宜敦请,岂可以传免之旨,出自陛下。”命建诏狱。又御史马明衡言:“暂免朝贺,在平时则可。

当此议礼纷更之时,忽闻报罢,安得无疑。使此旨出自太后,则必有因事拂郁,生今昔之感,此不可不有以慰之。若出圣意,则母后在宫,恩同一体。岂可以本生嗣统分等杀哉。“下北镇抚拷讯。已而御史陈逅季木、员外郎林惟聪又言:”陛下以宫闱之故,罢及言官。其于本生正统之义,轩轾已极。忠臣义士,尚敢慷慨言天下事乎。“并逮讯之。会后递延龄为人上变以杀人谋逆坐族诛,(原评曰:世宗隐仁,大不可问。此篇芝芝具良史笔意)刑部尚书聂贤覆言:”无左证,即有谋,亦未成。“世宗怒曰:”论谋逆者,谋不谋耳。以成否耶?“诘责贤等使急促穷治,太后惶恐无所出。会哀冲太子生,太后请入贺。上知太后欲有言,谢不见。太后使人请,亦不许。阁臣张孚敬乃上奏曰:”延龄,过恶有之,顾实未反。且孝宗皇帝,献皇帝兄也。延龄其懿亲,陛下宜推献皇帝友爱之情,以全椒房之义,毋伤伯母心。“世宗降手书曰:”亲不过同姓。同姓为逆,其能免乎?

天下者,高皇帝天下,孝宗皇帝守高皇帝之法者。卿虑伤皇伯母心,亦虑伤高孝二庙心耶。“孚敬复奏曰:”臣何敢为延龄游说,但臣受恩重,不敢不对。当陛下嗣统时,昭圣太后欲子陛下。在朝诸臣,亦曾多设谬妄惑误太后。陛下独用臣言,排破众议,孝隆所生始尊太后曰伯母,然而朝士归过陛下,至今未已。兹者延龄被罪,大小臣工,嘿无一言。岂以为延龄果可诛,太后不足顾哉?诚幸太后一旦不得所安,以深陛下之过耳。夫谋逆之罪,灭人种类。必欲成狱,当坐族诛。

昭圣皇太后,独非张氏人乎?臣又不审陛下可以处此。“世宗乃第坐延龄杀人罪绞,降鹤龄南京锦衣卫指挥。会冬月虑囚,上欲即诛之,令考问汉薄昭故事,孚敬又奏曰:”明律:皇家袒免以上亲,太皇太后、皇太后缌麻以上亲,皇后小工以上亲,皇太子妃大功以上亲,犯罪当议,公侯誓券有免死文。延龄戚,则皇太后亲也,爵则侯也,宜缓与否,似应议。“上曰:”且为卿已。“既而有男子班明者,奏鹤龄私通益庄王,造符咒压帝星。上逮鹤龄道死。而市人刘东山者,阴贼人也。以他事系狱,与延龄居。延龄久系怨望,时采扩故事写成帙,题其端曰”君道不明“,东山窃取之。他日,牢吏弛延龄钳,系绁东山。东山不受绁,吏笞焉。东山忿,因挟延龄手书上奏。奏及吏,上复大怒曰:“死革无君果矣。”

召赦东山,加延龄罪斩,而罚诸刑部官前后弛系者。东山出,益伪张疏草,持喝延龄家。日鲜衣怒马,恣行长安中,百官畏之。大学士夏言曰:“谁能治此。”

御史陈让曰:“让能。”一日东山怨其父,弯弓射之不中。父告让,让穷捕东山。

东山急,反诬让诸子与延龄通,并为压星图压镇圣母皇上。其图凡五十,向年班明所言皆实。延龄家人往来仁寿宫,盗内藏,伺上动静,皆御史让阴主之。上大怒,逮让等与延龄俱移系诏狱。东山因益株引所不快,定国、京山诸公侯俱坐系。

太后至衣敝襦席藁为延龄请,上犹不许。陈让从狱中上书曰:“东山等结构奸党,渎毁圣躬,妄连宫禁。陛下有帝尧既睦之德,而东山敢言汉武巫蛊之祸。陛下有帝舜底豫之孝,而东山敢言暴秦迁母之事。若复赦不诛,则将睚眦杀人如郭解,离间骨肉如江充矣。且天下未有忍于弑父,而可以预人家国事者,唯陛下详察。”

书奏不省,会按诏狱者指挥王佐,谬与东山知。次第饣舌之得其情,牍上反坐。

乃始械死东山,出让等,而延龄竟长系不释。暨后崩,而延龄诛矣。始峦故宦族乡,贡入太学。父为夔州守有声。从兄歧为都御史负侃侃名。独二龄以外戚故,堕其家,闻者悲之。

后世评价

明孝宗张皇后性格活泼,一生得到孝宗的宠爱,和孝宗是古代社会下的一夫一妻制,但张皇后晚景也凄凉。

孝康敬皇后的历史故事
    数据加载中,请稍后...

Copyright © 2019 48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十八史 版权所有

鲁ICP备18030091号-2

返回顶部 关注四十八史新浪微博 添加快捷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