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辽

张辽(169年—222年),字文远,雁门马邑(今山西朔州市)人。汉末三国时期曹魏名将。马邑之谋发起者聂壹的后人。黄初元年(220年),张辽进封晋阳侯。

建安二十年(215年),合肥之战,张辽率领八百将士冲击东吴十万大军 ,一直冲杀到孙权的主帅旗下,令东吴军队披靡溃败、闻风丧胆。又率领追兵,大破孙权、凌统、甘宁等人,差点活捉孙权。经此一役,张辽威震江东。 “张辽止啼”成为流传千古的典故。

本 名:张辽
字 号:文远
所处时代:三国—曹魏
民族族群:汉族
出生地:雁门马邑(今山西朔州)
出生时间:公元169年
去世时间:公元222年
主要成就:阵斩蹋顿,大破乌桓;合肥之战,威震江东
官 职:前将军、征东将军
爵 位:晋阳侯
谥 号:刚侯
持麾经历:白狼山之战
典 故:张辽止啼
好 友:关羽

人物生平

颠沛奔波

张辽出生于并州雁门郡马邑县,其家乡位于汉朝的北方边陲,人习戎马,畜牧於野。张辽本是聂壹(马邑之谋的发起者)的后人,其家族为了避怨而改为张姓。

张辽出生时,塞外的胡人已经在檀石槐的统治下而变得非常强盛。因此,张辽所在的雁门郡经常遭到胡人的杀掠洗劫。熹平六年(177年),雁门郡的军民曾与一些匈奴人联合反攻檀石槐,却大败而还,死伤惨重。张辽自幼就经历了大量的边塞战乱,少年时便成为雁门郡的郡吏。

中平五年(188年)三月,并州刺史张懿在抵御胡人的进攻时,战败被杀。

继任为并州刺史的丁原因为张辽武力过人,召其为从事,命他带兵赶赴京城,去接受大将军何进的领导。大将军何进又派遣张辽前往河北募兵。张辽在河北共募得千余人,然后,返还京城向何进复命。何进被宦官所杀。愤怒的将士们攻杀宦官。幸存的宦官劫持汉少帝。最终,董卓立下了救驾的大功,回京后,便掌握朝中大权。由于何进已死,张辽作为大将军何进的直属部下之一,便像何进的其他部属一样,统兵从属于董卓。后来,董卓败亡。张辽统兵从属于吕布,迁任骑都尉。张辽虽然“以兵属吕布”,但他以北地太守或鲁相的名义,在吕布军中仍保持相对的独立地位。

不久,李傕、郭汜、樊稠等人攻打长安,击败吕布。北地太守张辽(北地位于凉州,在吕布向东逃亡之前,张辽就已经被朝廷授予此职)跟从吕布向东奔逃,漂泊辗转于关中、荆州、豫州、司州、并州、冀州、兖州,在兖州鏖战曹操之后,又前往徐州。

建安二年(197年),张辽任职为鲁国的国相,时年二十八岁。

建安三年(198年),吕布的部下奉命用金子购买军马,但在途中,金子都被刘备军队抄掠走了。张辽虽然与关羽交好,但依然奉命出战,与高顺一起攻打刘备军队。曹操派遣夏侯惇救援刘备。张辽与高顺先击败了夏侯惇,随后又攻破了刘备据守的沛城,使刘备军队溃散。

建安三年十二月癸酉(199年2月7日),吕布的嫡系将领侯成、宋宪、魏续三人绑缚陈宫向曹操投降,并打开城门使得曹操军队急速冲入下邳城。然后,曹操使吕布彻底破灭于下邳城中。然后,张辽率领自己的军队归降曹操。曹操将张辽拜为中郎将,并赐爵关内侯。而张辽的鲁国国相的职务则由毕谌来接替。

建安五年(200年),袁绍颜良袭击白马,曹操命张辽与关羽为前锋去救援白马,击破袁军。数有战功,迁裨将军。等到曹操击败袁绍的主力部队后,另派张辽平定鲁国诸县。

劝降昌豨

建安六年(201年),张辽与夏侯渊同围昌豨于东海郡,历经数月,粮秣将尽,众人商议都认为应该引军而还。但张辽审时度势,认为昌豨有投降的想法,于是向夏侯渊说:“这些天以来,每当我巡视围城的军情时,昌豨就两眼盯着我看。而且,他的士兵所发射的箭日益稀少,

此种迹象必定是因为昌豨心怀犹豫,所以才没有力战。我希望能挑试一下他,并与之洽谈,倘若可以成功诱使昌豨投降,岂不是更好吗?”

于是,张辽派遣使者向昌豨传话:“曹公有命令,让张辽来对你传达。”昌豨果然走下来与张辽对话。张辽便说:“曹公神智武勇,正在用他的仁德感化四方各派的势力,先归附的可以受大赏。”于是昌豨便答应投降。张辽知其肯降,于是只身上三公山,入昌豨家中,并拜候其家人。昌豨见张辽如此坦诚相对,心中欢喜,便随之往见曹操。

曹操先遣昌豨返还东海郡,随后责备张辽道:“只身赴敌巢穴,这不是大将所为。”张辽拜谢了曹操的关怀,并回答道:“凭着明公达于四海的威信,我拿着圣旨,昌豨必然不敢害我。”

通过张辽的成功劝降,东海郡在此后保持了长达5年的平静。此时,黄河以北的袁氏势力依然很强大。直到5年之后,曹操平定了冀州并打垮了袁氏,统治东海郡的昌豨才再次发起叛乱。

从攻袁氏

建安七年(202年),张辽从讨袁谭、袁尚于黎阳时,累有功劳,行中坚将军。

建安八年(203年),曹操攻袁尚于邺城,袁尚坚壁守垒,曹军久攻不下。因此曹操采纳郭嘉之计让二袁自行内斗而先还许都,同时令张辽与乐进攻拔阴安,把当地百姓迁移到黄河以南。

建安九年(204年),张辽再次随曹操攻打邺城,这次终于攻破邺城。张辽奉命别巡赵国、常山,招降了那些靠近太行山边缘的诸多贼众及黑山孙轻等。此后,再度随曹操攻击袁谭。

建安十年(205年),袁谭败亡后,张辽受命安抚海滨一带,征破辽东军阀公孙度所置的营州刺史柳毅。又与长广太守何夔合兵平定了矣平的从钱等人。曹操上表汉献帝,称张辽、于禁、乐进说:“武力强大,计谋周全,品性忠正,操守高洁,每次征战,身先士卒,勇猛顽强,无坚不摧;亲自擂动战鼓,忘了疲倦。他们单独领兵征讨,统率全军,抚慰将士,纪律严明,秋毫无犯;临敌决策,没有失误。论功记职,应该给予显要荣宠。”收复东莱诸县后的张辽引军还邺城,曹操亲自出城迎接,邀请他同乘一辆车,任命他为荡寇将军。

建安十一年(206年),张辽率军攻打荆州,平定江夏诸县,在临颍县屯兵,受封为都亭侯。

大破乌桓

建安十二年(207年),曹操要征讨在柳城的袁尚、袁熙与乌桓。张辽进谏:“许都,是天子所在的地方。现今,天子就在许都,曹公北征甚远,若刘表派遣刘备攻击许都,占据它而号令四方,明公您大势去矣。”曹操推测刘表必不能任用刘备,于是,大军出征。

八月,曹操带领先锋部队登上白狼山,突然与敌兵遭遇。敌人的数量很多。当时,曹操军队的主力重兵还在后方,尚未到达前线,而曹操身边只有少量的军队。曹军将士们希望等待后续部队,并对当前的危险局面都感到恐惧。

在“左右皆惧”的曹军氛围中,张辽力排众议,反对畏敌不前,极力劝说曹操应当趁着胡虏的阵势不整,立刻进行交战,而不是等待后援。张辽劝战时的语言、神态皆是壮气奋发。曹操十分欣赏张辽的雄壮斗志,又看见乌桓的军队尚未排好战斗阵形,于是,采纳了张辽的建议。曹操亲自将自己所持的麾,授予给张辽暂用,下令由张辽指挥先锋部队出战。张辽率军突击,大破乌桓军队,并临阵斩杀了以“骁武”著称的乌桓单于蹋顿。(根据《魏武军令》,“麾前则前,麾后则后,麾左则左,麾右则右。不闻令而擅前后左右者斩。”在白狼山之战中,曹操的麾被张辽使用,因此,所有的参战将领都必须受张辽的指挥。也因此,《三国志·武帝纪》关于白狼山之战的记载,只写张辽,没必要写其他的参战将领,也没必要写“等”字。)此役,虽然敌众我寡、左右皆惧,并且,“蹋顿又骁武,边长老皆比之冒顿”,但是,张辽极力主张迅速进攻,终于,其疾如风,虏众大崩,胡、汉降者二十馀万。

智平叛乱

建安十三年(208年),当时,荆州尚未安定,人心尚未归附。曹操新组建了许多军队。张辽率领其中一支新组建的军队,屯驻于长社。军队临出发之际,军中忽有谋反者起事骚动,半夜惊乱起火,全军尽受其扰。此时,张辽经过审时度势,对左右说:“不可乱动。这一定不会是全营尽反,必然是引起叛变之人,想藉此惑乱他人而已。”于是,张辽传令军中,只要不是反乱者就安坐勿动。而张辽则带领亲兵数十人,守立于阵中。不久情况稳定下来,军中随即擒获首谋者,并将其杀除,动乱亦告平定。张辽此举,被《通典》评价为:“张辽审计,立擒贼首,亦同料敌之义”。

赤壁之战时,曹操徙赵俨为都督护军,督护于禁、张辽、张郃、朱灵、李典、路招、冯楷七军。

勇者得前

建安十四年(209年),庐江豪强陈兰、梅成(陈兰等人曾聚集数万兵马)占据氐等六县作叛,曹操于是遣于禁、臧霸等讨伐梅成,又命张辽督领张郃、牛盖等讨伐陈兰。当时,于禁的军队率先到达,梅成诈降于禁。于禁中计,轻率地回军。梅成旋即复叛,带其军众往投陈兰,二人又率众转入灊山自守,占据了地利。灊山(今为安徽省潜山县)中有天柱山,高峻约有二十馀里,道路险狭,陈兰等众避于其上,山下进军难通。张辽意欲登山进兵,诸将皆说:“此山道路险恶,我军兵少,很难可以深入用兵。”张辽却说:“此所谓一与一,勇者得前耳(只有勇者可以前进)。”于是进至山下安营,起兵上山攻击,终于斩下陈兰、梅成首级,尽虏其众。曹操论诸将功劳,说:“登上天柱山,踏过险峻,成功讨取陈兰、梅成,都是荡寇将军张辽的功劳。”于是增其邑,假节。

守卫合肥

建安十八年(213年),与臧霸同为征濡须口的前锋,后攻破孙权江西营,擒获孙权都督公孙阳。

建安十九年(214年)五月,孙权亲征皖城,张辽从合肥向皖城驰援,在增援途中得知皖城失守。于是,张辽在硖石的南面迅速筑起了一座堡垒,作为合肥的前哨。

同年七月,曹操征伐孙权。同年十月,曹操无功而返,自合肥还。

曹操在离开合肥时,带走了大批部队欲作西征之用,给屯驻合肥的张辽与乐进、李典等将领只留下了七千余人。张辽得知曹操有西征之意,认为合肥即将孤立无援,孙权必会趁机来攻,于是开凿了藏舟浦,用来隐藏舟船。

建安二十年(215年),曹操率领重兵西征张鲁,让护军薛悌送去一封信函,信函边还写明,要在有敌人来攻时再打开来看。

不久,东吴首领孙权率领十万大军进围合肥,张辽与诸将打开信,信中说:“若孙权军来到,张、李将军出战;乐将军守,护军不得与战。”曹操只在信中明确了3位将领的分工,但是,完全没有提及何时出城、何时撤退、出城人数、攻向哪里、如何接应等具体措施,况且,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因此,合肥诸将们都充满疑虑。在“诸将皆疑”的氛围中,张辽审时度势,根据曹操远征汉中而合肥缺乏后援的现状,做出了分析,提出在合肥城还没有被孙权大军完成合围之前,率先出击,“折其盛势,以安众心”,然后就可以守住城池。张辽此番分析消除了诸将的疑惑。李典也对张辽所说的话表示赞同。

于是,张辽在当夜募集敢于出城迎战的精锐将士八百人,开剥牛支让将士饱食,准备明日大战。天色刚亮,张辽被甲持戟,亲自先登直陷敌阵,撕裂了东吴军队的防线。在他率军冲入东吴的中军营垒之前,张辽就已经亲自斩杀了数十名东吴士卒和两名东吴将领。他一边大声呼喊着自己的名号,一边登锋陷阵,冲入东吴的中军营垒。此后,张辽率军继续猛攻,一直冲杀到孙权的主帅旗之下。孙权见状大惊,东吴众将士也因惊慌失措而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于是,孙权等人逃跑到一座较高的山冢上,用长戟来自卫。张辽见敌方主帅退避,便叱喝孙权,挑衅他下来对战。但孙权没有轻举妄动,随后孙权发现张辽所率领的士兵非常少,于是聚拢东吴军队将张辽的部队重重包围。张辽在吴军阵中左冲右突,终于打开包围圈,率领部下们突围。但在第一次突围时,仅有数十人突出重围。阵中仍然有没出突围出来的将士们向张辽大喊呼道:“将军舍弃我们了吗!”张辽在危难之际而不忘其众,又杀入重围,救出被围困的众人。孙权军队皆望风披靡,没有人敢抵挡张辽。从早晨战至日中,吴军锐气为张辽所夺。张辽还城修业进行守备,众心于是安定下来,李典、乐进等合肥诸将们都对张辽表示叹服。(注意事项1:根据“辽被甲持戟,先登陷陈,杀数十人,斩二将,大呼自名,冲垒入,至权麾下”的顺序, “被甲持戟,先登陷陈”是张辽的单人动作, “大呼自名”也是张辽的单人动作,因此,夹在两者中间的“杀数十人,斩二将”也必然是张辽的单人动作。并且, “杀数十人,斩二将”是张辽在“冲垒入”之前的单人斩杀数据,并不包括“冲垒入”之后的单人斩杀数据。)(注意事项2:东吴猛将陈武每逢作战皆是所向无前,但是却战死于此次战役。《甘宁传》的名单有“唯”字、无“等”字,因此,陈武的阵亡地点一定是远离津北的地方。但是,对于陈武的阵亡时间,史学界没有定论:可能发生在张辽800人冲阵;也可能发生在张辽追击东吴。详见下文的“排除津北组”、“后期津北组”、“后期津南组”。)

此前,张辽亲自提出“折其盛势,以安众心”的作战方略,至此,完全实现目标。战果描述分别是:敌方的“吴人夺气”、己方的“众心乃安”。此外,《武帝纪》的“孙权围合肥,张辽、李典击破之”、《张辽传》的“权人马皆披靡,无敢当者。自旦战至日中,吴人夺气”、《魏书》的“孙权率十万众围合肥,辽募其敢死者八百人,登锋陷阵,大破之”、《魏略》的“张辽为孙权所围,辽溃围出,复入,权众破走”都表明张辽800人是破敌之后的获胜而归。

在张辽800将士成功以少胜多之后,合肥城内因为军心稳定而守则必固。反观孙权的军队则“吴人夺气”,丧失了斗志。孙权虽然首战失败,但在收拢败兵之后,仍然凭借着明显的兵力优势,继续围攻合肥十馀日。然而,孙权军队因为士气低落,始终攻不下来,于是退兵。张辽率领诸军乘势追击,几乎再次捉住孙权(“几复获权”的“复”,表示再次)。同时,张辽又统筹了战局,准确预估了孙权的逃生路线,并分兵绕过东吴军队进行毁桥。而孙权与甘宁蹴马趋津,又有谷利鞭马助势,才得以跃过断桥,死里逃生。张辽因为不知道孙权的相貌而错失了活捉孙权的机会。曹操闻此,对张辽的表现大加赞许,并拜张辽为征东将军。

当时,曹魏军队的主力远在汉中,而曹魏江淮一带的兵力则非常空虚,无法派遣援兵。正是所谓的:“公远征在外,比救至,彼破我必矣”。因此,曹操非常看重张辽在此战中立下重大功劳,史载“太祖大壮辽”,“大壮”两字在《三国志》里仅用过两次,分别是在《张辽传》、《徐盛传》,可见分量之重。

张辽在此次战役中,前后共发起两次进攻,皆大胜东吴。虽然,孙权本人在这两次突袭中,分别以“走登高冢”、“蹴马趋津”的方式逃离危险,但是,东吴军队却遭受了重创。

此役震惊东吴,以致于在东吴一方的记载中,计《三国志·吴书》连裴注中,述及此次战役的列传多达9篇。在这些记录中,排除津北组有3篇、后期津北组有5篇、后期津南组有1篇。这3组描述的各自特点如下:

排除津北组包括陈武、宋谦、徐盛、潘璋、贺齐,所涉及的3篇本传共有0句撤军、0句津北、3句合肥。并且,《甘宁传》的名单有“唯”字、无“等”字,将陈武、宋谦、徐盛、潘璋、贺齐5人彻底排除在“津北”之外;

后期津北组包括孙权、吕蒙、蒋钦、凌统、甘宁,所涉及的5篇本传共有5句撤军、4句津北。可以确定时间是在合肥之战的后期,地点是“津北”(他们无法挡住张辽,但且战且退,延缓了张辽的进攻速度);

后期津南组只有贺齐,所涉及的1篇裴注共有1句撤军、1句津北、1句津南。合肥之战的后期,贺齐退兵到津南。张辽已经分兵毁桥,断桥阻隔了津南、津北。因此,裴注《江表传》只有贺齐的接应而没有贺齐的参战。

以上3组中,时间的疑点在于“排除津北组”。所以,吴书的描述可能有以下2种的情况:

第1种可能情况,如果,排除津北组是战役前期的描述。那么说明:在战役前期(张辽800人冲阵),陈武在合肥城外被杀,宋谦部、徐盛部在合肥城外溃退,徐盛本人受伤并掉落长矛。贺齐拾到徐盛的长矛。潘璋杀逃兵遏制溃退。但最终还是“吴人夺气”。在战役后期(张辽追击东吴),早已“吴人夺气”的东吴主力纷纷“兵皆就路”。张辽直接攻向了津北,同时分兵去毁桥。权与甘宁蹴马趋津,谷利著鞭使得孙权的马跳过断桥。后期并未参战的贺齐,到津南接应孙权。由于桥已被毁,张辽便在津北,与津南的贺齐隔河相望。凌统游到津南后在河边痛哭。

第2种可能情况,如果,排除津北组是战役后期的描述。那么说明:在战役后期(张辽追击东吴),陈武在合肥城外被杀,宋谦部、徐盛部在合肥城外溃退,徐盛本人受伤并掉落长矛。潘璋杀逃兵遏制溃退。后来,合肥城外的吴军还是败退了。在合肥城外的吴军败退后,张辽又攻向了津北,同时分兵去毁桥。权与甘宁蹴马趋津,谷利著鞭使得孙权的马跳过断桥。贺齐从合肥城外败退,又到津南接应孙权。由于桥已被毁,张辽便在津北,与津南的贺齐隔河相望。凌统游到津南后在河边痛哭。

虽然,孙权是一位善于纳谏的君主,并且有吕蒙、甘宁、凌统、蒋钦、陈武、宋谦、徐盛、潘璋、贺齐等许多将领一起出征。但是,在遭遇张辽的两次突袭之前,东吴将领们并未做出任何在战败之前的预先提示(例如,张郃提示袁绍,李典提示夏侯惇,蒋济提示曹仁,聂友提示诸葛恪,张翼提示姜维),说明张辽观察到的作战机遇,是东吴诸将们都没有观察到的。

在战役前期(张辽800人冲阵),已经突出重围的张辽又回身去拔出余众,体现了甘苦与共的道德信念。在战役后期(张辽追击东吴),正在猛攻敌军的张辽又分兵去毁桥,体现了统筹兼顾的指挥艺术。

《武帝纪》、《乐进传》都没有乐进在合肥之战的贡献记载。《李典传》中李典对张辽所说的“顾君计何如”表明了张辽制定决策。在不计列传传主的影响时,《武帝纪》、《温恢传》、《乐进传》、《李典传》的江淮地区军务都是张辽名列在乐进、李典之前。而《吴书》在合肥之战的所有列传更是只记录张辽,却无乐进、李典。这些史书记载都体现了张辽在合肥的主导作用。

此役之后,若江东小儿啼哭不止,其父母只要吓唬说:“张辽来了,张辽来了!”孩童就不敢再哭泣了。

建安二十一年(216年),曹操再征孙权。到合肥后,曹操循行视察昔日张辽作战的地方,赞叹良久。于是,给张辽增兵(“乃增辽兵”意味着张辽因为征东将军之职而在216年显著增加兵权),多留诸军,徙屯居巢。

建安二十二年(217年),曹操攻濡须口,孙权派遣徐详向曹操请降。曹操留夏侯惇、曹仁、张辽等屯居巢。

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关羽围曹仁于樊城,适时孙权称藩于魏,为了让孙权安心攻打荆州,于是曹操召张辽及诸军悉数回救曹仁。张辽素来知晓曹操的用意,虽然他收到诏令较晚,但向樊城的进军速度却很快 。而张辽尚未到达,徐晃就已经打败关羽。张辽便与曹操会师摩陂,曹操乘车出来慰劳他,并派他屯于陈郡。

转官晋爵

建安二十五年(220年),曹操去世,曹丕即位魏王,张辽从征东将军平级转任为前将军,又分封其兄张汛(或作“张泛”)及一子列侯。同时,赐给张辽的帛多达千匹,谷多达万斛。

不久孙权再叛变,张辽还屯合肥,并进爵都乡侯。曹丕赐舆车予其母以示荣宠,并派兵马送其家人到他驻军的地方,又预先在当地告示张辽家人将要到临,命令所有守军出迎,众军士将吏都列队出候拜迎张辽家人,看见此景的人均认为这是十分荣耀的事。

同年,曹丕称帝,再封张辽为晋阳侯,增邑千户,并前二千六百户。

黄初二年(221年),张辽到洛阳皇宫朝拜,曹丕便引张辽会晤于建始殿,亲问其昔日破吴时的情状。张辽述说过后,曹丕向左右叹息道:“简直是古代的召虎啊。(召虎,即召穆公,是与方叔、尹吉甫、南仲等齐名的西周大将。他曾平定淮夷,所以被曹丕借作比喻。)”于是,曹丕下令为张辽建造屋舍,替其母兴建殿室,当年跟从张辽突破吴军阵线、直冲孙权帅旗而临时应募的一众步卒,都被封虎贲。

病逝江都

黄初三年(222年),孙权再次向曹魏称臣。张辽奉命还屯雍丘,却在此得病。曹丕遣侍中刘晔带著太医审视其疾,并令虎贲卫士们往来传达张辽病况,为张辽问病的使者经常在路上互相遇见。梁章巨《三国志旁证》中提到“汉三公病,遣中黄门问病。魏、晋则黄门郎,尤重者或侍中。(张)辽位未至公,而遣侍中,盖宠之也。”可见曹丕如何重视张辽。

张辽之疾久未痊愈,曹丕命人把他接到自己的行营,自己则车驾亲临,握着他的手,赐给他御衣,太官每天来送御膳。病情稍有好转后,张辽便返回其屯军之所驻军,忠于职守。

正当其时,孙权再次背叛曹魏,曹丕派张辽乘舟,与曹休到海陵临江驻防。此时,虽然张辽受到曹休(曹丕的族兄)的督领,但孙权得知张辽至此,甚为忌惮,敕令诸将道:“张辽虽然抱病,但仍是勇不可当的,千万要谨慎在意!”同年,张辽与王凌等人进军至广陵。一天夜里,吕范等人的东吴水军漂至北岸。张辽与王凌等人出战,大破吴将吕范等人,并缴获了大量舟船。 [95]  但张辽的病情却也日渐严重,最后终于在江都逝世,一代名将就此陨落。曹丕为之流涕,谥曰刚侯。其子张虎嗣任其爵。

黄初六年(225年),曹丕追念张辽、李典在合肥之功,诏曰:“合肥一役中,张辽、李典仅以步卒八百人,破贼十万之众,自古用兵,未见如此。他们使贼众至今仍气为之所夺,真可谓国之爪牙。现分封张辽、李典的家族各增邑百户,对他们两人各自的一个儿子赐爵为关内侯。”

正始四年(243年),张辽得享从祀于曹操庙庭。

历任官职:郡吏,骑都尉,北地太守,鲁相,中郎将,裨将军,行中坚将军,荡寇将军,征东将军,前将军。

人物评价

曹操:武力既弘,计略周备,质忠性一,守执节义,每临战攻,常为督率,奋强突固,无坚不陷,自援枹鼓,手不知倦。又遣别征,统御师旅,抚众则和,奉令无犯,当敌制决,靡有遗失。论功纪用,宜各显宠。

曹丕:此亦古之召虎也。

孙盛:以致命之兵,击贪墯之卒,其势必胜;胜而后守,守则必固。

孙权:张辽虽病,不可当也,慎之!

《魏略》:张辽为孙权所围,辽溃围出,复入,权众破走,由是威震江东。儿啼不肯止者,其父母以辽恐之。

陈寿:太祖建兹武功,而时之良将,五子为先。

温恢:辽等素知王意,后召前至。

杜佑:张辽审计,立擒贼首,亦同料敌之义。

张仲宣:张辽运筹之方,可以归之於先轨;关羽搴旗之效,可以论之於后尘。

《全唐文》:张文远身先士卒,果立殊功。

《旧五代史·列传五·李存孝传》:(李)存孝每临大敌,被重铠橐弓坐槊,仆人以二骑从,阵中易骑,轻捷如飞,独舞铁楇,挺身陷阵,万人辟易,盖古张辽、甘宁之比也。

《智证传》:魏将张辽,唐将王彦章皆有威名。当时小儿啼不止。其母呼两人者名。而儿啼止。”

张预:“设若奋寡以击众,驱弱以敌强,又不选骁勇之士使为先锋,兵必败北也。凡战,必用精锐为前锋者,一则壮吾志,一则挫敌威也。故《尉缭子》曰:‘武士不选,则众不强。’曹公以张辽为先锋而败鲜卑,谢玄以刘牢之领精锐而拒苻坚,是也。

《十七史百将传》:“孙子曰:‘以利动之。’辽谕以先附受赏,而昌果降。又曰:‘以静待哗。’辽安坐中阵而定军中之乱。又曰:‘三军可夺气。’辽折权盛势,以夺吴人之气是也。”

王文郁:贼众我寡,正当折其锋以安众心,然后可守,此张辽所以破合肥也。

苏籀:错捐金带子舆台,李典张辽安在哉。济溺我应知大略,摧锋人自得高才。

洪迈:张辽走孙权于合肥,郭淮拒蜀军于阳平,徐晃却关羽于樊,皆以少制众,分方面忧。

叶适:孙权十万攻合肥,守者七千。旁无近援,固已不自保。而辽乃募士八百,击其未合,以至尾追,几获大丑。非操之智,无以使张辽;非辽之勇,而明亦不能自任。胜负成败,盖诚以人,不在众寡。士常如此,则立于积衰甘弱之地,为预怯莫前之说,以自附于明哲者,可察矣。

陈元靓: 天造草昧,君子经纶。笃生晋侯,为魏元臣。千载嘉会,一代伟人。风云千载,孰继后尘。

郝经:张辽、徐晃诸将壮猛有谋,亦关张之亚匹;然失身于操,终为勇而无义。

朱元璋王保保以铁骑劲兵,虎踞中原,其志殆不在曹操下,使有谋臣如攸、彧,猛将如辽、郃,予两人能高枕无忧乎。

罗贯中:諕杀江南众小儿,张辽名字透深闺。才闻乳母低声说,夜静更阑不敢啼。

黄道周:魏围昌豨,粮尽欲归。辽请少缓,当中有机。屡视以目,发矢又稀。似可挑诱,因示德威。先附大赏,豨降不违。军中忽乱,绝不惊疑。不反安坐,反者自知。有顷有定,首谋杀之。魏恐贼至,封教相遗。贼来开教,教意颇微。唯辽有识,力战破围。孙权败走,安守合肥。为将若此,方称出奇。

袁枚:然而公始则霁云断指,继乃公孙洞胸。小白未僵,大黄犹射。又典韦临危之戟,横贯数人。冲张辽已出之围,再呼残卒。浅色黄衫,盖棺之衣早备。玄緌新箧,归元之面如生。可以谓之勇矣,可以谓之烈矣。

毛宗岗:张辽之守合淝,其真大将之才乎!大将之才三:既胜而能惧,是其慎也;闻变而不乱,是其定也;乘机以诱敌,是其谋也。宜其为关公之器重欤!惟大将不惧大将,亦惟大将能知大将。

赵翼:其以少击众,战功最著者,如合肥之战,张辽李典以步卒八百,破孙权兵十万。

曾国藩:孙仲谋之攻合肥,受创于张辽;诸葛武侯之攻陈仓,受创于郝昭;皆初气过锐,渐就衰竭之故。

郑观应:古之所谓将才者,曰儒将、曰大将、曰才将、曰战将。英布、王霸、张辽、刘牢之、曹景宗、高敖曹、周德威、扩廓贴木儿等,战将也。

王歆:曹魏多名将,而张辽为第一。从征柳城,格斩蹋顿;并镇合肥,突权麾下。以八百破十万众,贲育不过其勇也。合肥之战,胜不侥幸,乃得‘急’、‘裂’二字。急者,料敌于先,乘敌不备,破敌未合。权以重兵来犯,以为当者披靡,城守皆深沟高垒,不敢出应,是以惰将统骄卒。逆而击之,安得不破?裂者,募敢死士,以寡凌众,以强践弱,前指渠魁,立夺三军气也。设权杖槊当道,被矢不退,小大之势在,则辽必无功矣。不体天,不察地,不知我,不料敌,是权在合肥之谓也。辽既破贼,长屯居巢,以慑吴人,是魏武之能用人也。世多名将,鲜能终始,时移势易,胜负难以逆料。而‘张辽虽病,不可当也’语,是真畏敌也。辽能全功,或端赖权之功耶?一笑。

梅公毅:为将之道,胆欲大而心欲细;胆大则勇,心细则智,所以能战胜攻取,即有不利,亦不至一败涂地。三国时将材,可当此者,魏之张辽,汉之赵云而已。

韩兆琦:不仅智勇双全,而且为人忠厚坦诚。在曹魏武将群中,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格典范。

轶事典故

张辽止啼

在公元215年的合肥之战,虽然孙权带领十万大军,以及吕蒙、甘宁、陈武、徐盛、宋谦、潘璋、贺齐、凌统、蒋钦等众多的东吴名将一起进攻合肥。但是,张辽率领800人冲阵东吴十万大军,使得孙权以“走登高冢”的方式逃命,张辽突出重围之后,为了救援那些身陷重围的将士们而再次冲进入东吴十万大军。猛将众多的东吴军队都无法挡住张辽,最终,被张辽击破而败走。从此,张辽威震江东。每当江东地区的小孩们啼哭不止,小孩们的父母就会说“张辽来了”来吓唬小孩们。

唐朝李翰所作的《蒙求》收录了“张辽止啼”的典故。该典故也被《太平御览》收录多达3篇(卷二百七十九,即兵部十;卷四百三十四,即人事部七十五;卷四百八十八,即人事部一百二十九)。

而在日本,民间流传着“辽来来(辽来々)”的俗语。该俗语,是缘于唐朝、宋朝的中日文化交流,使得“张辽止啼”的典故传入日本,并在日本民间兴盛了数百年之久。直到1274年的文永之役,该俗语在日本民间的地位才被“蒙古来袭”所取代。

公私分明

当年,关羽暂时投于曹操营下,张辽与关羽为好友,曹操便派张辽以关羽私交好友的身份去寻问关羽的去留之心。关羽表明只会跟随刘备。因为是曹操要问,所以,张辽不得不回复,并因此感到为难:若说实话,怕曹操杀关羽;若说假话,不是事君之道。张辽沉思良久,叹息道:“曹公,是君父;关羽,是兄弟(君父是对君主的尊称,与臣子相对应)。”最终,张辽在担忧关羽安危的同时,依然坚持履行臣子的责任,而且,张辽还为关羽担保“必立效报公而后去也”。

张辽此举,不但使得他与关羽之间的私人情谊得到了后世文人的千古传颂,而且还被后世认为是臣子们恪守责任、能识大体的榜样,如南朝宋左仆射刘穆之曾说:“我蒙公(指刘裕)恩,义无隐讳,此张辽所以告关羽欲叛也。”尚书右仆射何尚之亦曾言:“臣思张辽之言,关羽虽兄弟,曹公父子,岂得不言?”

捐弃前嫌

张辽曾与护军武周不和,后来,张辽虚心地接受了胡质的劝解,便主动与武周和好。

张辽与李典、乐进素来不睦,甚至与李典有旧日的仇怨(李乾等人是李典家族的长辈,但被吕布集团所杀),但在合肥城面对东吴大军来袭之际,张辽依然能够不计前嫌地邀请李典共同出战。

后世地位

张辽的军事表现受历代所尊崇。唐代李翰所撰《蒙求》中有“张辽止啼”一语。

建中三年(782年),礼仪使颜真卿向唐德宗建议,追封古代名将六十四人,并为他们设庙享奠,当中就包括“魏征东将军晋阳侯张辽”。同时代被列入庙享名单的只有关羽、张飞周瑜、吕蒙、陆逊、邓艾、陆抗而已。

及至宣和五年(1123年),宋室依照唐代惯例,为古代名将设庙,七十二位名将中亦包括张辽。在北宋年间成书的《十七史百将传》中,张辽亦位列其中。另外,日本俗语中有所谓“辽来来(辽来々)”一语,正是来自张辽止啼的典故。

墓址

张辽墓位于安徽省合肥市逍遥津公园内湖中岛上,为衣冠冢,现存墓冢,张辽陈列馆、逍遥阁和渡津桥,园中有张辽持刀立马的青铜塑像。

另外,据《宋高僧传·卷十·唐扬州华林寺灵坦传》载:“元和五年相国李公墉之理广陵也……召居华林寺,寺内有大将军张辽墓。”此段记载则称张辽墓位于广陵(今扬州市广陵区)一带的华林寺内。

Copyright © 2019 48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十八史 版权所有

鲁ICP备18030091号-2

返回顶部 关注四十八史新浪微博 添加快捷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