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高煦

朱高煦(1380年12月30日—1426年10月6日),明朝宗室,成祖朱棣次子,仁宗朱高炽同母弟,徐皇后所生。

朱高煦最初被封为高阳郡王,后随父亲起兵靖难,累立战功。成祖即位后,封为汉王,藩国云南。他却一直留居南京,不肯就藩,多次谋取太子之位,永乐十五年(1417年),被强令就藩乐安州,但仍不悔改。宣德元年(1426年),明宣宗朱瞻基继位后,朱高煦起兵造反,却在明宣宗亲征后投降,被废为庶人,囚禁在西安门内。后与诸子相继被杀。

本 名:朱高煦
所处时代:明朝
民族族群:汉族
出生地:北平府
出生日期:1380年12月30日
爵 位:汉王
逝世日期:1426年10月6日
主要成就:随父靖难,屡立战功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朱高煦是燕王朱棣的嫡次子,作为明太祖朱元璋的第十个孙子,在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获封高阳郡王。

朱高煦早年曾和秦王世子朱尚炳、晋王世子朱济熺、燕王世子朱高炽(朱高煦长兄)、周王世子朱有炖以及四府年长的王子一同在南京就学。但他生性狡黠、狠愎,和晋府王子朱济熿、周府王子朱有爋皆言行轻佻,不为祖父朱元璋所喜爱。

靖难建功

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明太祖驾崩,建文帝继位,朱高煦与兄长朱高炽一同入朝奔丧。舅舅徐辉祖见他游手好闲,品行不端,便暗中告诫他。朱高煦非但不听,还盗走徐辉祖心爱的宝马,渡江返回北平(今北京)。归途之中,朱高煦经常杀死官民,还在涿州击杀驿丞,朝臣都因此指责燕王。

建文元年(1399年),燕王朱棣起兵靖难,命世子朱高炽留守北平。朱高煦随军出征,经常作为前锋。

建文二年(1400年),朱高煦参加白沟河之战,并率精骑冲阵,斩杀都督瞿能父子。后来,朱棣兵败东昌(今山东聊城),大将张玉战死。朱高煦率军赶至,击退南军,将朱棣救出。

建文四年(1402年),朱棣在浦子口被南军击败,朱高煦率军赶到。朱棣大喜道:“我已精疲力竭了,我儿应当奋勇再战。”又抚摸着他的背部道:“努力罢!世子常常生病。”朱高煦亲率军队力战,终于将南军击退。

参与夺嫡

靖难之役时,朱棣多次濒临危难,在朱高煦的力战下方转败为胜,因此认为他很像自己。朱高煦也以此自负,并恃功骄纵,多行不法之事。后来,朱棣继位,是为明成祖,命朱高煦率军前往开平防守边境。

当时,朝廷正商议立储之事。淇国公丘福、驸马王宁都喜欢朱高煦,常在成祖面前称赞他的功劳,请求立朱高煦为太子。成祖难以决断,最终还是认为世子朱高炽仁贤,又是太祖所立,而朱高煦过失太多,没有同意。

永乐二年(1404年),成祖立朱高炽为皇太子,封朱高煦为汉王,藩国云南。朱高煦道:“我有何罪,要被赶到万里之外。”不肯前往藩国。随巡北京时,朱高煦极力请求与儿子返回南京。成祖无奈,只得同意。后来,朱高煦索取天策卫为汉王护卫,并常以唐太宗自比。不久,朱高煦又请求增加两护卫,行事更加放纵。他自负勇武,又常跟随成祖左右,便多次挑拨是非,陷害太子,致使解缙冤死、黄淮入狱。

永乐十三年(1415年),朱高煦被改封到青州,但仍不愿前往,怏怏不乐说:“我有何罪,置我瘠土”。明成祖这才疑心他有夺嫡之意,下诏催他就藩。朱高煦还是不肯动身,并私自挑选卫士,招募精兵三千人,又击杀兵马指挥徐野驴,僭用御用车马器物。

就藩乐安

永乐十四年(1416年)十月,成祖返回南京,得知朱高煦违法之事达数十起,对其予以痛斥,剥夺冠服,囚禁在西华门内,准备将他废为庶人。太子朱高炽念及兄弟之情,在成祖面前极力请求。成祖削去朱高煦的两护卫,将他的亲信诛杀。

永乐十五年(1417年)三月,成祖将朱高煦徙封到乐安州(今山东惠民),并命他即日起程。朱高煦到达封地后,心怀怨念,更加着急地策划谋反。朱高炽虽多次致书劝诫,朱高煦仍不肯悔改。

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明成祖在北伐回军途中病逝,太子朱高炽在北京继位,是为明仁宗。而朱高煦则遣心腹入京,伺机叛乱。但明仁宗却将朱高煦召回京城,增加其俸禄,赏赐宝物数以万计,随后命其归藩乐安。十月,明仁宗他又封朱高煦的嫡子朱瞻坦封为世子,其余儿子均封为郡王。

洪熙元年(1425年),明仁宗病逝,太子朱瞻基从南京赶往北京奔丧。朱高煦打算在半路设伏,截杀朱瞻基,但由于行动仓猝,没有成功。不久,朱瞻基继位,是为明宣宗,对朱高煦与赵王朱高燧的赏赐厚于其他王府。后来,朱高煦向宣宗提出请求,敷陈利国安民四事。宣宗命有关官员将其建议予以实施,又复信答谢。此后,凡是朱高煦提出的请求,宣宗都按照他的意见一一照办,朱高煦却认为宣宗软弱无能,更加骄横狂妄。

起兵造反

宣德元年(1426年)八月,朱高煦起兵造反,联合山东都指挥靳荣,又在卫所散发刀箭、旗帜,掠夺周边郡县的所有马匹,设立前后左右中五军,任命王斌、朱恒等为太师、都督、尚书等官职。朱高煦还企图勾结英国公张辅为内应,但被张辅告发。

当时,御史李浚在家守孝,得知朱高煦谋反,改名换姓,由小路赶往北京告变。明宣宗仍不忍用兵,派宦官侯泰赐书信给朱高煦。朱高煦部署重兵压阵,面南而坐会见侯泰,并道:“永乐年间皇帝听信谗言,削去我的护卫,把我封到乐安,仁宗也仅用金帛引诱糊弄我,我怎能这样郁郁不乐地长居于此?你回去告诉皇帝,将奸臣夏原吉等人送来,然后再慢慢商议我的要求。”侯泰非常恐惧,只好返回京师。宣宗问起朱高煦所言,侯泰不敢据实回答。

同月,朱高煦派百户陈刚上疏,又给公侯大臣写信,多有指斥之词。宣宗叹道:“汉王果然谋反了。”于是派阳武侯薛禄率军讨伐,大学士杨荣却劝宣宗御驾亲征。张辅奏道:“请给臣二万兵马,擒拿朱高煦献给陛下。”宣宗道:“你确实可以平定叛乱,但我刚刚继位,也许还有心怀二意的小人,若不亲征,便不能安定小人的反叛。”

朱高煦起初听闻薛禄率军,非常高兴,认为容易对付,及至得知宣宗亲征,方才害怕。后来,宣宗致信给朱高煦道:“张敖失国,始于贯高,淮南被杀,成于伍被。现在大军压境,你只要交出怂恿谋反之人,朕就可免除你的过失,恩惠礼遇与原先一样,不然的话,一开战你必然被擒,或者你的部下把你当成奇货绑了献于朕,到那时,你后悔也来不及了。”

征讨大军前锋到达乐安后,朱高煦下战书,约定明晨开战。宣宗命大军疾行,驻军在乐安城北,包围四门,并发射神机铳箭,震慑叛军,又不顾众将请求,再次把劝降书信射入城内,朱高煦仍不理会。这时,城内叛军都想抓住朱高煦献给宣宗。朱高煦大惊,暗中派人到行营面见宣宗,打算明日出降,得到允许。当夜,朱高煦把兵器与通谋书信全部烧毁。次日,宣宗移驻城南。朱高煦打算出城,被王斌等人劝阻,只得假意回到汉王府,暗中从小路出城投降。

被杀

这时,群臣纷纷上奏,请求将朱高煦明正典刑。宣宗不许,还把弹劾奏章给朱高煦看。朱高煦叩首道:“臣罪该万死,惟听陛下处置。”朱高煦余党全部被擒后,宣宗赦免城中守军之罪,改乐安州为武定州,命薛禄与尚书张本留守,然后班师回朝。

返回北京后,宣宗将朱高煦父子废为庶人,关押在皇城西安门内,还亲自把平息朱高煦叛乱一事编写成《东征记》,昭示群臣。逆党王斌等人伏诛,同谋伏诛者六百四十余人,因故意放纵和藏匿反贼而被处死或戍边的计一千五百余人,发配到边远地区的计七百二十人。

后来,宣宗去探视朱高煦,却被朱高煦故意绊倒。宣宗大怒,命人用三百斤重的铜缸将朱高煦扣住。朱高煦勇武有力,竟将大缸顶起。宣宗又命人在铜缸周围点燃木炭,把朱高煦活活炙死在铜缸内。朱高煦的几个儿子也全都被杀。

历史评价

徐辉祖:三甥中,独高煦勇悍无赖,非但不忠,且叛父,他日必为大患。

高岱:高煦之征,役不逾时,兵不血刃,而罪人斯得者,何成功之速哉?盖鉴前事之失而得处置之宜也。……使宣宗不决计亲征而命将出师,人将惩往策而持二端,天下事未可知矣。

焦竑:其凶横、淫荒、狡黠、险狼、跋扈,不可御久矣。靖难兵起,仁宗居守,庶人有膂力,善骑射,从行颇有功。

陈懿典:高煦材武,胶西、任城之流,一将之任也。靖难虽功多,亦以所从者武,所摧者瑕,然较于居守,则根本为钜。且闻是时,四年间所破城邑,旋破旋守,独仰给北平、永平,则国本之定,盖亦城守有功焉,非独嫡长也。而煦竟妄意天策上将之事,自取大僇。自是之后,国家永绝吴濞之谋,独正德两见而两败矣。夫以康陵而摧二凶如拉朽,况宣庙之英特哉。

钱谦益:高煦,太宗第二子,倚恃靖难功,倾动东朝,太宗几为所惑。……煦在藩邸,制《拟古感兴诗》二十八篇,其臣僚镂版行之,盛称其英资睿智,雄才盖世,合二圣之规模,成一代之制作。盖其夺嫡深谋,颇见于此。而史称其日事游嬉,不肯学问,史家严辞溢恶,或未可尽信也。

查继佐:魏国辉祖请留汉煦京师,意良善。嗣北平勇索子,何以应?是与燕以兵名也。宜明告燕:吾令辉祖善师傅教尔煦,必玉成之,随曲与恩谊,而微诫辉祖毋纵煦归,一再不率,然后持之,曰:“父不能教,吾乃善燕后而不能也。”且质子事,古有之矣。他日燕即起,亦或瞻顾。即不念其子,而无策胡骑后至者。煦白沟小河不力,可无人物便入金川。洪武时,外防切,故雄燕北平。永乐末年,内防急,遂狭汉乐安。幸文皇久,不作恶监国,倘酷爱煦,即不入丘福、王宁之谮,而仍王煦汉,或真比皇考之于建文矣。然而煦残无谋,不能用人,寡助,徒一往为伸足之计,即汉无能为也。

谷应泰:高煦为文皇第二子,强力善骑射。燕藩兵起,摧锋陷敌,从征有功。而仁宗之在青宫也,性仁柔,体肥足壖,高煦轻之,以为可取而代也。于是潜谋夺长,飞语倾危,私造兵器,阴养死士,中伤东宫官属,自比天策上将。而驸马王宁、淇国公丘福,亦复官府交通,阴图翼戴。自非居守功高,嫡长分定,又且张妃执爨,阴教克修,则成师名子,如意类吾,文皇之意亦未保其克终也。然而煦者,不过骜不臣,非有深图远算,特以成祖喜其猛鸷,昭帝曲加友爱,于时父兄见骄,恃爱肆奸。封云南,则恚怒不去,封青州,则托故不行。支解无罪,僭用乘舆,逆节所萌,有自来矣。然而煦之谋,非有湘东刻檀之狡也;煦之才,非有曹植自试之铭也;地不过乐安,煦非有吴、楚七国之强也;人不过王斌、朱烜,煦非有贯高、伍被之佐也。乃以宣宗初御,轻其年少,陈兵踞坐,声罪朝廷。所幸神机内断,亲督六师。煦不先争济南,转躏河北,而困守孤城,束身就缚,岂非外多夸诈,内实怯懦,宣宗料敌真神算也。……其后逍遥城中,煦婴锁絷。槛猿未尝不牢,缚虎未尝不急,而忽伸一足,勾上踣地,以致铜缸燃炭,身首为灰。彼岂真有阍戕戴吴,筑击秦庭之智哉!要不过桀骜不臣,适以杀其躯耳。虽然,高煦之后,朱寘鐇、宸濠,反者踵起,岂前车之鉴,不足慑以天诛,抑靖难之风,若或贻以家法。盖观于汉庶人之变,而叹蜾蠃之类我也。

蔡东藩:①、庸材也欲逞强梁,暴骨扬灰枉自伤。莫向釜中悲煮豆,追原祸始是文皇。②、高煦不道,竟欲上效乃父,藉口除奸,幸宣宗从谏如流,决意亲征,六师一至,煦即失措,出城乞降,席藁待罪,彼才智不逮成祖,而君非建文,臣非齐黄,多见其速毙已也。厥后铜缸燃炭,身首成灰,何莫非煦之自取乎?

张永山:朱高煦不过是一个在政治上怀有野心,居功自傲,蓄意制造叛乱,违逆军心民意的野心家。在军事上,朱高煦是无谋无断、无深图远算之人。他在违逆形势的情况下发动叛乱,既在政治上负叛乱之名,又在军事上仓促盲动,困守乐安,自取灭亡。

轶事典故

兄弟不和

朱高煦在靖难之役中屡立战功,多次营救朱棣于危难之中。朱棣曾抚摸着他的背,勉励道:“吾病矣,汝努力,世子多疾。”朱高煦因此萌生夺嫡之心,对朱高炽很不恭敬,常在朱棣面前说其坏话。朱允炆曾在方孝孺的建议下,命人持书信前往北平,策反负责留守的朱高炽,以离间朱棣、朱高炽的父子关系。朱高炽收到书信并不封,直接将书信连同信使一同送往朱棣军前。但宦官黄俨素与朱高炽不睦,早已抢先密报朱棣,称“世子且反”。朱棣犹疑不定。朱高煦趁机进言:“世子以前在京城,确与皇太孙(指朱允炆)交好。”就在这时,朱高炽的使者来到,呈上书信。朱棣大叹:“嗟乎!几杀吾子!”

但朱棣即位后,仍旧册立朱高炽为太子,其中一条理由便是朱高炽仁孝。朱高煦为此不满,曾作诗称“申生徒守死,王祥枉受冻”,有讥讽朱高炽且挟恨朱棣之意。后来,朱高煦和朱高炽同去拜谒孝陵。朱高炽身体肥胖,又患有足疾,由两个太监搀扶着行走,不慎跌了个跟头。朱高煦在后讪笑道:“前人失跌,后人知警。”朱瞻基当时正跟在朱高煦身后,应声答道:“更有后人知警也。”朱高煦回顾失色。

父子交恶

朱高煦的次子朱瞻圻因追憾其母为父所杀,故屡次向朱棣上奏其父的过恶,皆外人所不得闻者。朱棣为此称“尔父子何忍也”,朱高煦对此也都知道。

朱棣病逝时,朱瞻圻正在北京,凡朝廷之事辄潜遣人驰报朱高煦,一昼夜六七行,内有称“朝廷将发兵征乐安”之语,意在挑唆朱高煦起兵造反。但朱高煦却在朱高炽面前称朱瞻圻不孝,并拿出了朱瞻圻向其通风报信的数十封密件。朱高炽召朱瞻圻,指责道:“汝尚凭虚离间吾兄弟,况他人乎?”朱高煦则称:“我其父也,尚于大行(即大行皇帝,指朱棣)前谮毁我,况陛下乎!其罪当诛!”但朱高炽却以“稚子不足诛”,只是将朱瞻圻废为庶人,贬到凤阳看守皇陵。

人际关系

妻妾

正妃韦氏,出身不详,朱高煦早年所娶,在永乐二年(1404年)时获封汉王妃,最终和朱高煦一同被杀。

庶妃郭氏,武定侯郭英的孙女,仁宗郭贵妃(即恭肃贵妃)的妹妹。

儿子

朱瞻壑,封汉王世子,永乐十九年(1421年)病逝,赐谥懿庄。

朱瞻圻,后因不孝被废为庶人,贬往凤阳守皇陵,朱高煦死后亦被杀。

朱瞻坦,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十月嗣封汉王世子,先于朱高煦而死。

朱瞻垐,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十月封济阳王,最终和朱高煦一同被杀。

朱瞻域,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十月封临淄王,最终和朱高煦一同被杀。

朱瞻垶,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十月封昌乐王,最终和朱高煦一同被杀。

朱瞻墿,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十月封淄川王,最终和朱高煦一同被杀。

朱瞻坪,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十月封齐东王,最终和朱高煦一同被杀。

朱瞻壔,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十月封任城王,最终和朱高煦一同被杀。

朱瞻㙊,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十月封海丰王,最终和朱高煦一同被杀。

朱瞻垹,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十月封新泰王,最终和朱高煦一同被杀。

史料索引

大明宣宗章皇帝实录·卷二十》

《弇山堂别集·卷三十三》

《国朝献徵录·卷二·宗室二·汉庶人传》

《名山藏·卷三十九·分藩记四》

《罪惟录·卷四·诸王列传·太宗二王》

《明史·卷一百十八·列传第六·诸王三》

朱高煦的历史故事
    数据加载中,请稍后...

Copyright © 48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十八史 版权所有

鲁ICP备18030091号-2

返回顶部 关注四十八史新浪微博 添加快捷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