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八史 > 历史人物 > 小说神话 > 白素贞简介

白素贞(中国古代民间爱情传说《白蛇传》中的女主角)

白素贞中国古代民间爱情传说《白蛇传》及其衍生作品中的女主人公。出生于四川成都青城山,是一条修行千年的白蛇精,与青蛇精小青结拜为姐妹。传说为黎山老母的女弟子,她在青城山与峨眉山修炼得道,法术高强。

经观音点化,与许仙邂逅于西湖断桥,而后一见钟情,结为夫妻。后被法海镇压在雷峰塔下。二十年后许仙与白素贞的儿子许仕林(文曲星转世)中状元孝感动天,白素贞终得出塔,飞升大道,位列仙班。

中文名:白素贞
别 名:白娘子、白娘娘
外文名:Lady white snake
饰 演:赵雅芝、王祖贤、黄圣依、刘涛等
配 音:张主蕙
性 别:女
年 龄:1800岁左右
出生地:成都
妹 妹:小青
丈 夫:许仙
儿 子:许仕林
敌 人:法海
原 形:千年白蛇
师 父:黎山老母
结 局:得道成仙
登场作品:白蛇传(及其衍生作品)

身世传说

据明末《警世通言》记载,传说南宋年间,绍兴地区有一千年修炼的蛇妖化作美丽女子白素贞,及其侍女青青(也称小青、青鱼、青蛇)在杭州西湖与药店之王主管许宣(或名许仙)邂逅相遇,同舟避雨,一见钟情,白蛇逐生欲念,欲与书生缠绵,乃嫁与他。遂结为夫妻

婚后经历诸多是非,白娘子屡现怪异,许不能堪。镇江金山寺高僧法海赠许一钵盂,令罩其妻。白、青被罩后,显露原形,乃千年成道白蛇、青鱼。法海遂携钵盂,置雷寺峰前,令人于其上砌成七级宝塔,名曰雷峰,永镇白、青于塔中。

众僧买龛烧化,造一座骨塔,千年不朽,临去世时,亦有诗八句,留以警世,诗曰:

祖师度我出红尘,铁树开花始见春。
化化轮回重化化,生生转变再生生。
欲知有色还无色,须识无形却有形。
色即是空空即色,空空色色要分明。

后世根据此传说又添加了一些情节,使得故事更加平民化,符合大众的口味,得以流转至今,内容大致如下:在宋朝时,白素贞是千年修炼的蛇妖,为了报答书生许仙前世的救命之恩,化为人形欲报恩,后遇到青蛇精小青,两人结伴。白素贞施展法力,巧施妙计与许仙相识,并嫁与他。婚后金山寺和尚法海对许仙讲白素贞乃蛇妖,许仙将信将疑。后来许仙按法海的办法在端午节让白素贞喝下带有雄黄的酒,白素贞不得不显出原形,却将许仙吓死。

白素贞上天庭寻遍起死回生的仙药,还在南极仙翁处盗取仙草灵芝将许仙救活。法海将许仙骗至金山寺并软禁,白素贞同小青一起与法海斗法,水漫金山寺,却因此伤害了其他生灵。白素贞因为触犯天条,在生下孩子后被法海收入钵内,镇压于雷峰塔下。后白素贞的儿子许仕林长大得中状元,到塔前祭母,将母亲救出,全家团聚。还有可爱的小青也找到了相公。

相关文学

据相关资料显示,有文字记载的白娘子最早的成型故事是冯梦龙的《警世通言》第二十八卷《白娘子永镇雷峰塔》。关于白蛇化身为人,蛊惑男人的故事虽然可以上溯到唐代的传奇小说,但是,真正将白蛇写成一个很有人性的女妖,却是从这篇《白娘子永镇雷峰塔》才开始。

清代初年黄图珌的《雷峰塔》(看山阁本),是最早整理和创作的戏曲版本。他只写到白蛇被镇压在雷峰塔下,并没有产子祭塔。后来又出现的梨园旧抄本(可能是陈嘉言父女所作,现存本曲谱已不全),是广为流传的本子,有白蛇生子的情节。

清朝乾隆年间,方成培改编了三十四出的《雷峰塔传奇》(水竹居本),共分四卷,第一卷从《初山》《收青》到《舟遇》《订盟》,第二卷是《端阳》《求草》,第三卷有《谒禅》《水门》,第四卷从《断桥》到《祭塔》收尾。《白蛇传》故事的主线纲架自此大体完成。而这出戏的本子,在乾隆南巡时被献上,因此有乾隆皇帝御览的招牌,社会各个阶层的人,没有人不知道白娘子的传说了。

嘉庆十一年,玉山主人又出版了中篇小说《雷峰塔奇传》。嘉庆十四年,又出现了弹词《义妖传》。至此,白素贞已经完全由单纯迷惑人的妖怪变成了有情有义的痴情女性

清代中期以后,《白蛇传》成为常演的戏剧,以同治年间的《菊部群英》来看,当时演出《白蛇传》是京剧、昆曲杂糅的,但是还是以昆曲为主,同时可以看出,《白蛇传》中祭塔的情节产生的时代较晚。

人物原型

由于赵雅芝版《新白娘子传奇》太过深入人心,很多人并不知道冯梦龙先生《警世通言》第二十八卷《白娘子永镇雷峰塔》中白娘子的原型。这时白娘子形象已基本成型,但还有待发展,以下是冯梦龙小说的故事简述:

杭州药商许宣(确实是许宣,电视剧上的许仙可能为口音之误)西湖渡船,偶遇一妇人携一丫鬟搭船,妇人自称姓白,先嫁的官人姓张,业已病逝,不久天下雨,许宣借伞给白娘子,索伞时,许宣被白娘子勾引成婚。

此后,许宣屡次使用白娘子赠送的财物,但都是官府失盗之物,许宣多次入狱,白娘子几次欺骗,后被人识破,白娘子以全城人性命威胁。最后,法海用法力制服了白娘子和丫鬟小青,逼她们显出原形,并把两妖压在雷峰塔下,救了许宣。

情节出入

冯梦龙先生所记载的这个故事,与我们熟悉的影片情节有很大的差异:

  1. 白娘子是结过婚的:“奴家是白三班白殿直之妹,嫁了张官人,不幸亡过了,见葬在这雷岭。”而影视剧中的白娘子还是个未婚女子
  2. 小青原本是条雄性的青鱼精,而影视剧中却改成了一条雌性的青蛇妖。
  3. 最大的差别,就是影视作品之中设定了一个报恩情节:白娘子到许仙身边是为了报恩,法海成了一个拆散其夫妻的恶僧;而在原著内容中则反,白娘子完全是祸害许仙,法海则是救人于水火的一个好人。

我们没必要去争论哪个形象才是“对”的,只是作为原故事中的形象和情节,亦有必要了解。

《白蛇传》的故事在清代话本《义妖传》等书中经过不断修改加工润色,逐渐形成《新白娘子传奇》中的情节,也就是说该剧的主体情节是古已有之。《新白娘子传奇》中所采用的情节最终定型于清乾隆年间,又加了川剧《白蛇传》等戏曲剧本的影响。

后来在一些以白素贞为主角的古籍记载之中,写书作者时常会将白娘子的权力设定得很高,甚至能够轻易召唤四海龙王为自己所用,水漫金山事件的来源也正是四海龙王所为,民间则将这份强大的法力编成了白素贞独有的神通,但最后却还是败在了一个叫法海的高僧和尚手里。

角色形象

原文描述

《警世通言》第二十八卷《白娘子永镇雷峰塔》描写白娘子“头戴孝头髻,乌云畔插着些素钡梳,穿~领白绢衫儿,下穿一条细麻布裙。”白娘子的外貌描写非常简单、粗略,她给人留下的最深刻印象是一身“白”,点明了她孝妇的身份。头戴“孝头髻”,插着“素钗梳”。

孝头髻又称孝髻、白<髟狄>髻,是明代妇女<髟狄>髻的一种,用于丧礼或守孝期间,因此为白色。“素钗梳”是银质的头面首饰,取其素白洁净,可与孝髻相配。

原文里的白娘子并非一直穿着白色衣服,白娘子往李员外家祝寿时,“上着青织金衫儿,下穿大红纱裙,戴一头百巧珠翠金银首饰。”织金衫、大红裙、满头珠翠首饰,正是明代妇女在节日或吉庆场合时的“吉服”装束。

而当白娘子以“妖”的身份示人时,仍是一袭白衣,如临安府大尹因盗银之事差人搜捕白娘子,众人看到的是“一个如花似玉穿着白的美貌娘子”,许宣到金山寺烧香,白娘子和青青驾船来找他,也是一个穿白、一个穿青。

92版形象

容貌秀美无双,秀丽典雅,静静的一身银光闪闪白衣绸缎,艳美绝伦的面容,明眸善睐,肌肤皓如凝脂,滑腻似酥。清纯可人,清丽出尘,美若天仙,出水芙蓉,螓首蛾眉,貌美如花,俊美异常,双目之间自有一份俏、美、柔,越发越出落成绝代美人,比那名花倾国又倾城。面莹如玉,双瞳剪水,笑意盈盈,不单艳丽多姿,还自有一番说不尽的娇媚可爱,时而又显出一派温柔美丽。娇羞时,脸上晕红流霞,顾盼生姿,登现喜色,有如鲜花初绽,娇美无限,好似天仙。举止间那份俏丽之韵,当真是个天上人间少有的极其美貌之女子。(出自该版剧本之人物形象分析,非公开出版物,中国国家图书馆中文特藏)

06版形象

清雅绝俗,清逸如仙,淡雅超群,宛如冰山上冰清玉洁的雪莲花,神情神似仙女胜似仙女,美丽无比,娇美无限,犹似晓露中的鲜花;巧笑嫣然,美目流盼,如花似玉,花容月貌,好似九天玄女下凡尘。(出自该版剧本之人物形象分析,非公开出版物,中国国家图书馆中文特藏)

人物性格

善良、仁爱,有一颗悲天悯人、救苦救难的菩萨心肠!温柔友善,明辨是非,嫉恶如仇,足智多谋,知性痴情。

白娘子发展到《新白娘子传奇》,已完全扫除了妖怪气象。纵观整个剧情,都绝难把这样一个温柔美丽的白娘子同妖怪联系在一起,即便是第一集的幻化人形和第七集的端阳现形,也只是理所当然地认为那是情节发展的需要。白娘子确实是一条千年蛇妖,虽然剧中也宣扬着一种观点倾向,即妖不一定不好,有时人不如妖,但每一个观众在观看时都会不知不觉地忘记娘子是妖怪,而是仙子。

白娘子宛如一个活菩萨,是中国人心目中最理想的贤妻惠母。白娘子之于许仙,虽说有前世恩情的姻缘,但她以身相许,却不是“报恩”二字了得。可以说,白娘子在亭中看见断桥上的许仙那一刻起,她就已经违背了当日在菩萨面前许下的报恩了缘以求升天的誓言。在娘子还完全不知道许仙就是前世恩人的情况下,已深深地为许仙的憨厚老实和俊俏所打动,已对他有了意思,就怕他不是前世恩人,以至不敢推算其前世。前世恩情只是一个引子,一根千年的红线,娘子和许仙婚后那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爱情才更令人称羡,令人赞叹。

白娘子对许仙的爱是伟大的,她以自己一千八百年的修行作为最丰盛的嫁妆,真心地爱着许仙,全力支持许仙。白娘子帮助许仙开业,并依靠种种神奇的法术和心计使保安堂生意兴隆,一举成名,以致几乎要许仙成为三皇祖师会的会首了。家有贤妻,许仙真是造化之极,幸福之极,得妻如此,夫复何求。有这样一位贤良美惠的娇妻,还真担心会把丈夫给宠坏。

白娘子全心全意地呵护着官人,不忍让他受一点委屈。钱塘库银事发,在发配苏州途中,娘子见许仙披枷带锁,就已痛心不已。端阳惊变后,她更是义无反顾地闯天宫,赴灵山,冒着生命的危险,也在所不辞,正应了她喝下三杯雄黄酒前所唱:感谢官人一片情,粉身碎骨也甘心。白娘子为了许仙,早已把修行成仙的事忘诸脑后,“只要官人福寿全,姐姐宁愿不成仙”,比什么山盟海誓都来得真诚。

白娘子又是善良的,她与许仙悬壶济世,又岂是仅仅因为帮助官人,夫唱妇和,还不是她自己本身就有一颗善良的心,众人称之为活菩萨,实不为过。白娘子温柔善良,却完全不是娇弱的小女人形象。她法术高强,聪明多智,可以为争取与官人的自由爱情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这也是白娘子倍受喜爱的另一方面。除了对许仙,白娘子对小青也是有情有义,一直把她当作手足姐妹看待。而对仕林儿,也是慈母连心,依依不舍,为了仕林的一声哭,中了法海的陷阱,留下二十年的遗憾。

总之,白娘子是中国女性的理想,集中了中国女性所有的优点。

相关作品

戏曲作品

京剧白素贞扮相

《白蛇传》是中国戏曲名剧,全国几乎所有的剧种,甚至包括木偶戏、皮影戏都有《白蛇传》的演出。其中以文武开打、唱做并重的京剧《白蛇传》最有特色。

最早的《白蛇传》,第一折戏叫《双蛇斗》,是用京剧、昆曲同台合演的“风搅雪”演法。青雄白雌。青蛇要与白蛇成婚,白蛇不允,双蛇斗法,最后白蛇战胜青蛇,青蛇甘愿化为侍女,姐妹相称,而后下山。

该剧是清末名演员余玉琴(饰白蛇)、李顺德(饰青蛇)的拿手好戏。戏中有对双剑、走旋子、大开打等技艺,还置有砌末,并配火彩,此剧今已失传。

1950年,田汉曾将传统神话剧《白蛇传》改编为25场京剧《金钵记》;1953年再度修改剧本,恢复原剧名《白蛇传》,突出了反对封建主义的主题,发展了故事的神话色彩,唱词流畅优美。京剧《白蛇传》都是按田汉本演出。

京剧四大名旦都曾扮演过白素贞,除荀慧生以《白娘子》命名演全剧外,其他三位都不演全剧。梅兰芳以昆曲演《金山寺》和《断桥》两折。他先在北京向乔蕙兰、陈德霖等戏曲界老先生学习,迁居上海后,又向昆曲前辈丁兰荪学身段,与俞振飞等研究唱腔,经过梅兰芳在唱腔、身段、化装等各方面注入许多新的因素,其成为梅派艺术的精品。尚小云以《雷峰塔》为重点,大段“反二黄”唱腔,优美动听,情感动人;程砚秋也只演《金山寺》和《断桥》。

越剧《白蛇传》、川剧《白蛇传》与其它剧种相较更注重武打和做工,其中《游湖借伞》、《水漫金山》、《断桥》等折戏常单独演出。剧中青儿根据情节分别由男女角扮演,在文戏时是妩媚的丫鬟,武戏时则变为勇武的男将,这是川剧所特有的。另外,戏中穿插变脸、踢慧眼等绝活,场面宏大。

婺剧《断桥》被誉为“天下第一桥”,其中的文戏武唱极具特色。

豫剧、评剧、越剧、秦腔、粤剧、河北梆子等剧种都有该剧的传统版本。

2000年10月,台湾吴佩倩舞极舞蹈团应第六届中国艺术节邀请,在南京演出了以爵士舞的形体语言排演的爵士舞剧《白蛇传》。

相声中的“唱”是太平歌词,《白蛇传》是其中一个老段子。

台湾明华园戏剧团的白蛇传歌仔戏露天表演,常在端午节前后演出,故事内容无较大的改编,但在舞台设计上与传统戏剧表现的设计,有许多突破,其中水淹金山寺的桥段更出动消防队的洒水车,还有吊钢丝的设计,制造出白蛇与青蛇腾云架雾的感觉。

小说作品

2012年,天衍先生在民间传说《白蛇传》的故事原型的基础上,续编了奇幻小说《精灵传说:许仙和白素贞》,该小说的主要故事背景设定在公元1924年9月25日西湖雷峰塔崩塌之后的民国时期,除了加入新的角色和故事情节以外,同时也对许仙、白素贞、小青、法海四人的命运纠葛,做了完善和创新的处理。

在小说《精灵传说:许仙和白素贞》中,白素贞依旧是主角,故事讲述:白素贞被法海镇压在雷峰塔下,小青在峨眉山经过数十年的修炼,与法海西湖决战,终战败法海,但依旧无法救出姐姐白素贞;而许宣出家为僧拜在法海门下,法号“戒空”,他守护在雷峰塔下,终其一生,未能再见妻子一面,最后郁郁而终。

许宣死后,突然天降异象,他奇迹般重生。重生后的他依旧默默地守护着雷峰塔和塔内的妻子白素贞,千年不离不弃……千年之后,公元1924年9月25日下午一点半左右西湖雷峰塔轰然崩塌,如今的许宣有了新的名字叫做“许仙”,许仙和白素贞断桥重聚,隐身西湖群山之间,过着平静幸福的生活,不料,许仙身上隐藏了千年的秘密,却被新的邪恶势力盯上,也因此引发了法海、小青陆续重临人世,许仙和白素贞将面临新的挑战……

舞台剧作品

1972年舞台剧《白娘娘》,潘迪华饰白素贞,鲍立饰许仙,森森饰小青,乔宏饰法海。

1982年舞台剧《白蛇传》,汪明荃饰白素贞,罗文饰许仙,米雪饰小青,卢海鹏饰法海。

新白篇

奇幻的法术,神秘的精灵,缤纷的仙界,高贵的神仙,朴实的人性,无情的法则……穿越了日夜更迭的地平线,我们一同跑过时间,在人海茫茫中他们向我们走来,带着春夏秋冬的阳光和细雨,更带着沉淀在心里的那一份感动。

白素贞

角色介绍:在山中岁月她洗涤自身的灵魂,用千年风霜换来高超的法术,在纷繁复杂的人间她真诚地行走,始终不忘一份恩情。谁能够聚集世间女子所有的美德和智慧,谁能够将华丽的外表和美丽的心灵结合得如此完美?她,赢得了所有人虔诚的尊敬,宿命给予的摧残最终却让她涅磐在天际,留给世间所有善良的人们,最深刻的敬意。

许仙

角色介绍:一间保和堂,成就天下最温暖的医院,瘦弱的肩膀,担负起十里八乡的健康。而对于情义,他更是超脱轮回,文弱的他勇敢地担负着一场跨越自然法则的绝恋。心目中重于一切的“我家娘子”让所有的法则见鬼去!他是敢爱敢恨的强者!

小青

角色介绍:一场顽皮的邂逅,她在心灵深深印上“姐妹”二字。放下千年道行,潇洒与姐姐一同浪迹人间。她义无返顾将命运托付给一个自己为之感动的家庭。收起自己的不羁,保持一份清丽,优秀的她成就了一段故事当中最伟大的配角。

李公甫

角色介绍:所谓责任,就是未必做得成但必须去做的事。他像泥土一样朴实,淹没在喧闹的人群中,和千千万万普通的男人一样,奔波、忙碌、拉家带口过着平常的日子。但在几十年如一日的付出中,在历经坎坷的家庭里他用有限的能力维系着无限的承担中,他的善良、正直、憨厚、直爽,造就了世间男人承担责任的典范。

许姣容

角色介绍:无数次在观音面前的祈祷,承载着她深深的祝愿。为两个心心相印的家庭润物无声的奉献,她的贤良,在朴实的人性中把母性之美发挥到了极致。

许仕林

角色介绍:他是天地间最有智慧的精灵的化身。面对歧视和孤独,他没有选择报复和堕落。他坦然面对命运的捉弄,他勇敢地用自己的才华担负起力挽狂澜的重任,只因不忘那珍贵的生身之恩。

胡媚娘

角色介绍:本来是无忧无虑的精灵,在突如其来的爱情面前,她在挣扎中品味人性。不对她的结局有任何的欣喜或是感伤,只是对生命祝福。

采茵

角色介绍:在凡人眼中她同样拥有神奇的法术,但是在所有的精灵中,她却如此弱小。于是她用她的弱小生命诠释了对好姐妹的爱情的最大付出。

陈伦夫妇

角色介绍:清廉为官,心系百姓。文弱却不失魄力,在权势斗争中坚持原则,在世态炎凉中保留善心。为官当如此。

戚宝山

角色介绍:俊逸潇洒的翩翩少年。对亲情,他与年迈的爹娘相濡以沫;对爱情,他选择远远地祝福最心爱的人;对友情,他豪气干云义薄云天。然而他又用他的放浪形骸将一切深藏内心,人间至情至性之男子,莫过于此。

相关报道

看过央视版《白蛇传》(简称央白)都应知道,央白有条重要而明晰的线索就是白素贞为成仙而到人间收集的八滴眼泪。这是传统白蛇传及以往影视版白蛇传所没有的情节,有必要拿出来作一简要分析,一窥央白创新的得失。

八滴眼泪的缘起

央视的白素贞,修练千年的白蛇,因为修练有道,且不伤生灵(如不像魔道圣君那样采阳回补之术)得到慈悲的观音的两次渡化。第一次指点白素贞还是在白素贞只有七百年道行的时候,白素贞降服顽劣的小青并治好小青行雨大水,遇上化为卖水大娘的观音。观音见白素贞成仙心切,且治雨有功,便赠仙丹一颗,指点仙剑一把。观音让白素贞三百年后放出小青,了却俗事,到半步多客栈接受点化。这第一次的指点引出了半步多的离奇故事。

这半步多之战是后面故事的铺垫,不过很多人认为它像聊斋故事或倩女幽魂,而且有五集之长的故事,占全剧六分之一,窃以为长了点。在半步多白素贞为与大开杀戒的法海争斗,折断了仙剑,为了护送许仙与八两回人间,用仙丹换了两张船票,由此白素贞失去了第一次成仙的机会。

白素贞梦入滴泪宫接受观音的第二次点化,观音允诺重赠白素贞仙丹,重铸仙剑,再让她收集人间的八滴眼泪,便可成仙。那是魔道与天庭都不会拥有的至情至善的宝贝,真正的眼泪,水流不融,风吹不散,而虚情假意的眼泪,只能是水。于是白素贞与小青步入人间,收集眼泪,才开始央白的主体故事。

八滴眼泪的故事

第零滴眼泪——眼泪的神奇

八滴眼泪,是“生老病死,爱恨别离”,似乎代表人间的八种真情,对应央白的八个小故事。半步多作为央白的铺垫,其实也为这八滴眼泪作了铺垫,就是许仙见白素贞不顾危难来救自己,感动地流下一滴泪,消解了魔道圣君的兵刃,从而解救了白素贞的危险。这不妨称之为“第零滴眼泪”,由此可以看到央白对人间真情的眼泪赋予了多大的神奇,多大的意义。

第一滴眼泪——生

第一滴眼泪在第八集,白素贞悄悄寻到了宝芝堂想找许仙,却遇到了小青。慌乱中,白素贞假说因为药铺是人间眼泪的汇集之地。小青闯进了宝芝堂,歪打正着的碰到了来求顺产药的李二。白素贞和小青用体内的仙丹帮难产的产妇顺利生下一子。新出生孩子发出第一声啼哭,一滴眼泪飞进了白素贞的手掌心,凝成了一颗透明的珠子……

第二滴眼泪——病

第二滴眼泪的故事发生在第八、九集,白素贞与小青救下要投湖的李公子,得知李公子与张家小姐有情有意,张家小姐因为相思成病,已无药可治了。许仙因还伞未见白素贞,得了脚冷手冷口冷心冷的怪病,月老赠了一副奇怪的药方给他,随即许仙为张家小姐问诊,猛然间发现自己的病症竟与那张家小姐如出一辙,月老的药方派上了用场。

白素贞和小青随着李公子到了断桥桥西,桥东头许仙护送着张小姐也赶来了。有情人终成眷属,两人流出的眼泪,成了白素贞得到的第二滴眼泪。前两个故事大致是说白素贞助人为善的故事,而第二滴又比前一滴更复杂些,它不但促成他们有情人成眷属,也促成了许仙与白素贞的再遇,使许仙有机会向白素贞表白。后面六滴开始讲述主要人物的眼泪,是一滴比一滴沉重,基本上可说是递进的发展关系。

第三滴眼泪——别

第三滴泪也发生在第九集。小青在白府门口,挂起了招牌,三两银子买一斤眼泪。一个小居士十天告诉小青,这些虚情假意的眼泪不是泪,只是水,并打翻了小青买来的一盆“眼泪”。小青动怒,要打十天,十天反而在小青身上发现娘的影子,流了一滴真正的眼泪给小青。小青要把这滴眼泪据为已有,十天向她提出了交换条件,第一个条件就是像娘一样抱他……

这滴泪剧中并没有明确指出对应于八个字中的哪一个,不过经过排除法,只剩下“别离”二字。小生愚昧,一时不能参悟“别”与“离”到底有什么不同。突然想起“生离死别”这个成语,十天此泪本起因于他对死去的娘亲的思念,可能可以归于“死别”吧,就妄加揣测把它划到“别”字下。我想这滴泪更多的是代表十天与小青、白素贞之间的感情关系与故事吧。十天是法海的徒弟,自小无父母,甚至可以说是“鬼之子”,他没出生母亲就死了,是法海超渡其母,生下了他。但法海更多的可能是在利用十天的天生的天眼,以弥补法海在半步多失去的双眼。

十天渐渐感到师父的不通情理,就倾向于白素贞与小青,她们也多次救助过十天。后来小青甚至想把十天带下金山寺,做他娘! 十天的故事固然可感,但我对这次的流泪,仍有些微词。小青在央白的定位显然是妖性未改的小青蛇,何以能做到母亲风范。那时姐妹俩入世不久,连白素贞也还对情弄不太明白,还没做妻子,更没做母亲,那么小青就更不懂了吧。再说十天,他能一眼就认出小青是蛇妖啊,而他自小受的又是法海的熏陶。所以,除了小青与十天的装束打扮都很有现代风格外,我实在想不到他们之间有什么内在的因素能够使其 “一见钟情”——母子情,这似乎不太符合人情妖理。

第四滴眼泪——死

这是由于许仙为白素贞跳试情崖,在第十四集。白素贞在成仙与许仙之间难以决择,假托吃了忘情丹,对许仙冷漠,希望许仙能够死心。但许仙不改痴情,甚至甘愿跳下试情崖以明志。许仙义无反顾地跳下试情崖,白素贞因此得到了为此伤情的卦婆婆的一滴眼泪,这滴眼泪是“由于一个男人为我死了”,白素贞感动了,飞下崖底救了许仙,并接受了许仙,订下三天之约。在白许成亲前,共收了四滴眼泪,刚好一半。

这滴眼泪,充分表明了许仙对白素贞的痴情。许仙所谓痴情,就是痴人的爱情,痴人是不怕被辜负的——许仙的痴情当然换得美人抱,在试情崖底是许白爱情的一个重要转折,但离许仙抱得美人归却又还差很远。法海破坏了他们订下的三日之约,编剧让连翘趁虚而入,生出一段纠缠不清,绵绵绯测的“三角恋”……第五滴眼泪直到第二十二集才再现。

第五滴眼泪——恨

当初在“半步多”一战中,白素贞救过的鲤鱼精红姑,随着相公俞七郎和儿子小豆子冒险到人间奔丧,遇到了法海师徒。法海为了收鲤鱼精,缚去俞七郎和小豆子。红姑幸被小青搭救,被藏于宝和堂的柴房中。白素贞小青与法海斗智斗勇,最终带着俞七郎和小豆子得胜而归,却没想到红姑离开水源太久,变成了半人半妖的怪物。红姑被众人拖出柴房,受到唾骂与痛打,俞七郎不能忍受孩子见到娘亲半人半魔的惨状,跪求法海收了他的娘子。

红姑被收,俞七郎留下一滴含恨的眼泪,成为了白素贞来到人间收集到的第五滴眼泪。俞七郎此“恨”,是恨法海,还是恨人,或者是恨天?那是一种很难说清楚的恨吧。央白演这么个鲤鱼精的故事,显然是对白许爱情起预警、对照作用。但此处有句话不明白。当时白素贞坚定而自信地对法海说:“许仙不是俞七郎,我也不是红姑,我的许仙永远不会背叛我……”,言下之意像是俞七郎背叛了红姑,剧中应该不是。

第六滴眼泪——离

第二十三集,天降瘟疫,快速蔓延,许仙奋力救人,却无回天之术。姐姐、杜仲等人接连倒下,最后,许仙也倒在了白素贞的怀里,流下一滴眼泪。白素贞大吼:“为什么妖就不能动情?爱一个人错了吗?”……后来是白素贞去南海求药方,破六魔阵,取六魔散,解去瘟疫

这滴眼泪,我也是不太确定地用排除法归之于“离”字,甚至不能确定这时候白素贞是否还有心情把这滴眼泪装进葫芦里。对于这场天遣瘟疫,我也不能理解其逻辑,就算人妖恋有错,要惩罚也就惩罚他们好了,为什么整个钱塘县都要遭殃呢?若说是对白素贞的考验吧,拿一城的性命作为试题,老天也太不慈悲了吧。

第七滴眼泪——老

这是连翘与大胡子八两父女的故事,流泪流在第二十七集。在连翘小的时候,当大胡子教会他捕蛇,能养活她娘后,就离开了她母女,去闯荡江湖找师父惩恶扬善。小连翘没能留住她爹,最后父女决裂,约定一个往东,一个往西,永远不再见面。

连翘一直记恨她爹,在故事的后来,她与大胡子认出了对方,但连翘还是不能原谅大胡子。争强好胜的连翘为了打败白素贞,拜法海为师,学会吹凤凰令,引来冰火凤凰攻击白素贞。大胡子为救白素贞,去挡那凤凰,连翘误伤亲爹,终于醒悟,也认了爹。只是大胡子虽然伤愈,却失忆了,记忆只停留在与小连翘分开前的时光。大胡子刮了胡子,领养了一个与连翘小时候很相像的孤女,而与连翘却形同陌路。连翘宛如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与年轻时的爹,但通过大胡子的背景,却能明显看出,他老了……由此,连翘为自己的爹流下一滴眼泪。

平心而论,央白对连翘与大胡子的塑造是相当成功的。或许央白的本意就是把连翘当作其中的一滴眼泪来写,只是把连翘写成与白素贞争风吃醋,还大肆渲染,就显得不太高明了。第四滴眼泪与第五滴眼泪相隔八集之长,其中很大篇幅就是说连翘鸠占鹊巢,对许仙死缠烂打——事实上,从连翘一出场到这第七滴眼泪,她与许仙就是那种极其暧昧的关系。

第八滴眼泪——爱

这最后一滴泪是白素贞所流,据央白说,妖是不会流泪的,白素贞流泪了,说明她已经成为了人!剧末,白素贞不想回南海避难,为了许仙,她宁愿做人,自愿走进雷峰塔,以报当初违背的誓言,长禁于彼。在入塔前,白素贞与许仙的话别,平静中自有其一种摄人的感动力量。白素贞爱许仙一生,流下一滴泪。白蛇传本是讲爱情的,把这滴“爱”泪放在最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有关八滴眼泪

央视的八滴眼泪的情节结构,有它的成功之处,也有失败之处。然而我觉得最苦笑的失误是最后这八滴眼泪与泪葫芦竟然不知所踪,下落不明。白素贞曾想送给小青,助她成仙,但小青拒绝了,所以白素贞仍留着。但后来呢……这么重要的物事,居然交待不清,不知是编剧、导演还是剪辑的错。

撇开这不说,这八滴眼泪的结构还算是比较紧凑的。每滴眼泪的酝酿并不是霎那间的,所以这八滴眼泪的故事不完全是线性串联的,而是有所穿插,也没有明显分裂的小标题。再从其内容与分布上看,也是比较严谨合理的。如前也述,开始是两个比较单纯的行善故事,后面就主要讲述重要人物的情节了,而且除了绝情绝义的法海外,几乎涉及了全部的主要人物。所以央白的情节还是比较丰富的,具有较强的可看性,也设置了不少引人的悬疑。

但是,这样的情节结构也显然是反传统的。除了最后白素贞流的那第八滴泪外,其他都不是从传统白蛇传故事而来的,现代气味过浓。

白蛇传最经典的情节单元如端午现形盗草水漫金山断桥相会合钵入塔,都被压缩在最后两三集中,感觉就像嫁接在另一个复杂的故事的结尾。确切地说,好像是在收了第七滴泪后,连翘对许仙宣告:“许仙,让我告诉你,你娘子她不是妖,她叫白素贞,是我见过的天下最好的女人。”

前面七滴泪的情节,紧凑铺排,接踵而至,后来几乎揭穿白素贞蛇妖的身份,但似乎就是连翘这句话,把前面发展而来的挑起的激烈矛盾冲突嘎然折断,然后粘上白蛇传“真正”的故事,然而,“真正”的故事刚刚开始,央白就结束了。使人觉得前面拖沓,后面收尾却匆促起来。还有据我的理解,觉得“生老病死,爱恨离别”这八个字对这这八滴泪故事的概括不是那么确切。或者这八个字另有玄机,比如有什么佛教教义,就不敢妄断了。

白素贞的历史故事
搜古人 - Soguren.com

Copyright © 48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十八史 版权所有

鲁ICP备18030091号-2

返回顶部 关注四十八史新浪微博 添加快捷桌面